舌尖上的童年

 
舌尖上的童年
2014-05-12 21:17:07 /故事大全 /点击:65099℃

烘柿

小时候,烘柿是我一秋的仰望。

夏日里,庭院里的柿树结满黄色的小花,它们默默开放,几乎没人注意。直到某天秋风乍起,黄色的花变成纽扣样的绿色果实。它们由绿变黄,由小到大。记忆中每年每年,庭院里的柿树都是硕果累累,沉重的果枝不堪重负,几乎要匍匐在地。

转眼即是深秋。奶奶踮着小脚,把半熟的柿子一一采摘,她要用大锅和开水,把柿子变熟。这是多少年来农家的土方子,适度适时的高温会让半熟的柿子不再麻口,而只剩了爽滑的甜腻。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或下一篇】

天气渐寒。用土方做熟的柿子早已下肚,院里的柿树只剩了光秃秃的桠枝。偶见一两点红,那是烘柿。

奶奶说,留着让它自己成熟,那味道才是真正的柿子。如果被霜打过,还能治疗你多年不愈的咳。

我于是细细地数过,孤单的枝桠上挂了三个烘柿。看看那红色,离成熟应该已差不多了,于是便求助于爷爷。爷爷总是说:“不着急,摘早了麻口。”

一个下午,放学回家,豁然看见一个烘柿掉在树底下。那模样,早被摔成凌乱不堪。我的心大疼着怪罪爷爷:明明已经熟了的,偏不让摘,看,自己落了吧。看我气急败坏,爷爷颇不以为然:“这是些没耐性的家伙,还没熟好就往下掉,准是有了毛病。”我仔细观察,果见烘柿上面有黑色的瘢痕。于是舔舔嘴唇,悄没声的继续等待。

终于有一天,放学归来刚进家门,奶奶便说:烘柿熟透了。我忙不迭地奔向窗台。果然,烘柿蹲在窗台上,晒着秋阳。薄薄的透亮的皮下,透出水晶晶的瓤。没能亲眼见证烘柿的离枝,我很是耿耿于怀。我眼巴巴望了它一秋,怎么着也得目睹它的瓜熟蒂落吧。

不想了,先咬一口再说。用手指轻轻拈破薄薄的皮,露出红软的瓤。轻舐一口,是凉凉的甜腻。不由的打一个激灵,想起了夏天吃的冰棍儿。

奶奶说,慢慢吃,让那霜打了的甜浸润喉咙,你以后就不再咳了。

我总是带着无比的虔诚,吃下我等待了一秋的烘柿。

可惜,没有出现奇迹。我依然在童年里沉重的喘息。

黏豆包

黏豆包是我逃荒岁月里唯一的甜蜜。

四岁的时候,爸爸妈妈为了生我的小弟弟,把只有六岁的姐姐放在老家,带着更小的我去了东北。

所属专题:

更多精彩,请点击:童年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