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爱

 
母亲的爱
2014-05-12 19:59:23 /故事大全 /点击:57621℃

我奔跑,拚了命地奔跑。从美国跑到中国,跑到上海,跑到淮海中路,跑进那条魂牵梦萦的大弄堂,上气不接下气地扑上那扇陈旧到了发黑的小门,大声呼叫:“妈妈,我回来了——”

母亲走了。她直挺挺地平躺在卧床上,我则扑倒在她昨天还乘坐的轮椅上,感觉着她身体上的余温。我用尽全力抓住床上雪白的被单,被单底下是母亲僵直的身体。我不能相信,一床被单就可以把我和母亲分割成两个世界。

眼睁睁地观望着送行的红烛高高竖起,两粒烛火,照亮了火盆里褐色的泥土,我看见母亲,踏着她这一辈子踏熟了的土,走上了不归的路。我哭天抢地,她就是不回头,一步一步向着另外一个世界走。这就好像是她一贯的行为:一旦作出决定,便不会患得患失,独立果断地坚持走自己的道路。

母亲你去到了哪里?我怎么可以这么粗心,从来都是追寻父亲,寻找父亲的故事,却忽略了身边的你?我以为世界不变,你永远都坐在那里,为我守候着一个温暖的家;我以为天地永恒,你永远都坐在那里,要为我讲述那个你最隐蔽的故事。

“回来啊,来听妈妈讲那过去的故事!”

“我在美国,我忙啊!”

“回来啊,来听妈妈讲那过去的故事!”

“我在英国,我忙啊!”

我没有回去,于是母亲带着她的故事永远地离开了,她再也不会呼唤我,从此留我孤儿一人。我疚心疾首,追悔莫及。

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异乡冰冷的寓所,古铜色的邮箱底下孤零零地躺着一个牛皮纸信封,拆开封口,里面跌落出来一个黑色的拍纸簿,这种老式拍纸簿现在已经看不见了。最上面还有一封儿子的英文信,翻译成中文是这样的:

妈妈:

我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呈现出好婆:年轻——好像照片里的好婆;漂亮——好像生活里的好婆。最早的记忆是:她的手臂围着我,坐在藤椅上为我读老书,那些古老的被人遗忘的老书里的故事,从她的嘴巴里吐出来就好像活过来了一样,没有第二个人会像她那样读故事。最特别的是她一边读一边还会加入各式各样的象声词,让我看到了一部最精彩的电影。

我是好婆的外孙,一个心里怀着好婆的精神的外孙。虽然好婆的身体已离我远去,但是身上带着好婆的基因的我,会让好婆的生命延续下去,我会带着好婆一起去到我去过的每一个地方,就好像这些年我一直带着这本簿子从耶鲁到牛津

我现在要告诉你,这本簿子是好婆在十七年以前交给我的,那时候我刚刚十岁,她说这是我和她两个人的秘密,其实只是她一个人的秘密,因为她知道我不会读中文,她要我保存好,一直保存到有一天

好婆没有告诉我这个“有一天”是哪一天,她只说“有一天”来到的时候,我会知道的,到了“有一天”,我就可以把这本簿子交给你,我想这个“有一天”就是今天了:2011年的2月13日。

我惊呆了,打开拍纸簿,只看见里面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母亲的笔迹——无题的文字。我不能置信母亲会在我的儿子那里隐藏了如此巨大的秘密,而且一藏就是十七年!母亲在家里一向被认为是只会和数字打交道的人,既不浪漫又没有文学头脑,从来和文字无缘。

我迫不及待地开始阅读,我相信这些文字在母亲的心底里反复酝酿,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因此一举起笔便一气呵成。其中有大段大段的叙述,却很少涂改。我冥思苦想百思不得其解,母亲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写下这些文字的?算起来,那时候的电脑和网络系统都还没有普及,许多资料不可能到“网”上去寻求,只有靠母亲的头脑,准确地记录下了这些宝贵的历史事实。我核对了有关资料,发现其中的人物和时间都无误。于是我以为,这本黑色的拍纸簿不仅仅是母亲个人生活的经历,并且还具有文史资料的价值,它不仅仅属于我,更属于整整一代人。因此在父亲创立的《收获》发刊刚过了五十五周年的时候,我决定将此呈现给大家。

这是母亲最后留给我们的深爱,也是她第一次公开了她埋在内心深处的大爱。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婷婷来了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