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言如金

 
诺言如金
2014-05-12 20:22:18 /故事大全 /点击:81172℃

儿子考上县一中后,两个星期才能回一次家。不回家的这个星期天,我都得看一下他,顺便给他带些好吃的东西,增加营养。我也是在这里遇上了一位特殊的家长,听到了一则匪夷所思的故事。不,是真情实感。

星期天中午,我像往常一样,带着几样好菜来到县一中。待儿子在食堂吃饭之际,便想到外边抽支烟。想不到刚出门,老远就看到一位中年男子正蹲在墙角处狼吞虎咽地吃着什么东西。我仔细看了一眼,原来是儿子的同学钱亲生的父亲老钱。这是我第二次发现他蹲在墙角处吃东西了,有点像是做贼似的鬼鬼祟祟的。也就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于是便朝他走了过去。

老钱见我走来,慌忙站了起来,将已啃了一大半的玉米煎饼放到一只皱皱巴巴的塑料袋里,又用衣袖胡乱抹了一下嘴。接着便朝我“嘿嘿”傻笑了一下。瞧他这副模样和打扮,便知是老农民。

钱亲生不仅跟我儿子同一个班,而且还同住一个宿舍。他长得清清瘦瘦,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倒不像农民的后代。由于我在儿子宿舍里见过老钱几次,所以也算是老相识。见他朝我傻笑,于是便笑着说:“老钱,你怎么蹲在这里吃东西呀?”

想不到老钱没有回答我的问话,而是朝我尴尬地笑了一下说:“嘿嘿!我不姓钱,姓张。”

我倏地一怔,想要说什么,但还是将话咽了下去。心想,他儿子没跟他姓张,肯定是跟娘姓的。这样说来,老张肯定是个倒插门女婿,这事在农村算不得光彩,所以再问下去也就等于伤他的自尊心。于是掏出一包中华香烟,对他说:“抽烟吗?”

老张看到中华香烟后,顿时眼睛发光,他右手在衣服上擦了又擦,抖着手接了一支,忙道谢:“谢谢!”说着,便将烟夹到耳朵上。

他既然舍不得抽,我也不好勉强。于是自己点上一支抽了起来,没话找话地说:“现在供孩子上学真不容易啊!”

“是啊!是啊!”老张像是突然遇到了知音,十分激动地说:“现在供孩子上学真难啊!特别是我们乡下人,更不容易。”说到这里,他看了我一眼,便跟我忆苦思甜起来。

老张家住在一个偏僻的山村,那里真是穷得鸟不生蛋。他老婆在儿子三岁那年就病死了,从此他既当爹又做娘,拉扯着儿子。前些年村里的男壮劳力几乎都外出打工了,唯有他成了村里的洪常青,整天跟留守的娘子军们泡在一起。没办法,自己要是出去打工,儿子怎么办?如不出去打工,就挣不到钱。家里的两亩责任田,仅能解决两人的基本温饱。为了挣点零花钱,他只能在家前屋后种些蔬菜。无论是刮风下雨,还是寒冬腊月,天不亮就起床,将菜挑到乡镇上去卖。不过乡镇上的人毕竟很少,生意也就清淡。有时从早上守到中午,也没几个人来买他的菜,他只能再挑回家。因为要为儿子做中午饭,他必须要回去。去年儿子考上县一中后,老张便来到县城打工,这样能照顾到孩子。

老张说到这里,下意识地用手搔了一下蓬乱的头发,有些得意地说:“说实话,我家亲生还算争气,要不然怎能考上县一中呢?”说完,脸又突然阴沉下来,喟然长叹道:“唉!要是他将来考上大学,花销就更大了,所以我更要省吃俭用才行。”

听了老张的话,我鼻子不觉一酸,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老张为了儿子,真是吃尽了千辛万苦。就在我想要宽慰他时,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大喝:“你在这儿干什么?还不快把我的脏衣服拿回去洗?”

我忙回头一看,原来是钱亲生,不禁恼怒起来,有这样跟父亲说话的?真是没教养。这时老张朝我讪讪笑了一下,慌忙跟着儿子朝学生宿舍走去。瞧他那副模样,我真搞不清谁是老子,谁是儿子?

一刻钟后,就在我准备开车回家时,突然看到老张背着大包小包一大堆东西走来。我不禁对他怜悯起来,自己吃这么多苦,儿子还对他恶声恶气,真是太可怜了。于是便对他说:“老张,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去。”

“不要,不要。”老张连忙摇头说着,但他的眼神却告诉我,还是希望我送他。于是未等他同意,我便把他手中的东西放到车上。

想不到快要到老张住的地方时,他突然让我停车,说自己走。我不解地说:“我把你直接送到不是更好。”

可他却拿起大包小包就走,连一声招呼也不打。看着他饱经沧桑的背影,我诧异得目瞪口呆。

转眼又到了看望儿子的日子,回来时,我又将老张带上。快要到他住的地方时,他又要下车。这就引起了我的好奇心,难不成他住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于是我悄悄地跟在他后边。

我做梦也没想到,老张竟然住在一间条件很差的房子里。我连忙走上去,十分诧异地问:“老张,你就住在这里?”

老张不禁倏地一惊,他根本就没想到我会跟踪他。良久,他用衣袖抹了一下鼻涕,苦笑着说:“我打工挣的钱太少,根本就租不起好房子。”说到这里,他长叹口气:“唉!只要儿子将来有出息,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我不觉心里一酸,又好奇地问:“那你怎么不肯让我把你送到这里来呢?”

老张的脸不觉一红,羞涩地说:“我怕让亲生的同学知道我们住在这里,让他丢面子。”

还是为了儿子,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可他儿子又是怎么对待他这个父亲的呢?

再次遇到老张时,他一如既往地蹲在墙角啃饼子。大概是两次送他回去的原因,这次他没再回避我。我看了一眼他手中的饼子,就想起了文革中忆苦思甜的日子。老张手中的饼子是玉米面干炕的,除了不见油外,还很干硬。难怪他啃饼时,眼珠子白的多黑的少,难咽得下口呢!

他见我走来,连忙点头哈腰地打招呼:“你好!”

我刚要开口跟他说话,背后突然传来钱亲生的声音:“爸,我给你买了两只馒头。”说着,便将两只白面馒头朝老张手里塞去。

老张浑身颤栗了一下后,埋怨着说:“你又瞎花钱了,爸吃玉米饼就行了。”说着,往后连退了几步。

“爸,我让你吃,你就吃。”钱亲生说着,又从老张手里拿来一只白面馒头,朝他嘴里塞去。

老张忙说:“我自己来。”说着,泪水情不自禁地涌了出来。鼻涕和泪水一齐淌到嘴里,使我想起老贫农忆苦思甜时的情景。

钱亲生见状,下意识地抹了一下眼睛,对老张说:“爸,你放心,我不会离开你的。”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听钱亲生这么说,竟然一下子愕然起来,这孩子怎么一下子突然对老张好起来了呢?还说什么“我不会离开你的”。这到底怎么回事呀?

老张看了我一眼,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于是朝我苦笑着说:“亲生这孩子不是我亲生的,前天他亲爸来找过他。”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母亲的弹弓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