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了阑尾炎

 
我得了阑尾炎
2014-05-12 20:33:48 /故事大全 /点击:33010℃

我在学校的第一个学期一直都在想家。想家有点像晕船,你没想过家就不知道它有多难受,你一旦想家,就像有什么正好在你肚子上狠狠踢一下,你只想死。唯一让人宽慰的是,想家和晕船都能一下子治好。想家,只要你走出学校就好了;晕船,只要船一进港你就会把它忘掉。

我开头两个星期想家想得那么厉害,甚至开始耍花招,好让自己马上被送回家。我期盼着忽然来个阑尾炎大发作。

你们可能认为这真的是太傻了,不过我有充分的理由要试试看。一个月以前,我那个老大姐(她比我大,12岁)真的害了阑尾炎,在她动手术前几天,我就观察到了她的一举一动。我注意到她抱怨得最多的是她肚子右下方痛得厉害,同时她老作呕,不肯吃东西,发烧。

我的这位姐姐割去阑尾,并不是在一个灯光明亮的好医院的手术室,而是由本地医生和他的麻醉师在我们自己家儿童室的桌子上动手术。当时这种事是很普遍的,一位医生带着一袋工具到你家,在最普通的桌子上铺一块消过毒的床单,立即就动手术。我记得当时我和其他姐妹缩在儿童室外面的走廊上,我们发呆似的站在那里,努力听锁着的房门里传出很轻的动手术的声音,想象着病人的肚子像牛肉一样被切开。我们甚至闻到房门底下透出来的乙醚的难闻气味。

第二天我们去看装在玻璃瓶里的阑尾,它长长的,黑黑的,像条虫子。我问:“我肚子里也有这么一根东西吗,阿姨?”

“人人都有一根。”保姆回答。

“它是用来做什么的?”

“上帝做事神秘莫测。”她说。碰到她不知道怎么回答的问题,她都是这么回答。

“是什么让它出毛病的呢?”我又问。

“是牙刷毛。”她回答说,这一回她回答得一丁点儿也不犹豫。

“牙刷毛?”我叫道,“牙刷毛怎么能让阑尾出毛病呢?”

在我眼中,保姆比孔夫子更有智慧,她回答说:“牙刷一掉毛,你就要咽下去,它就会粘在你的阑尾上,使得它腐烂。在大战时,”她继续说,“德国间谍总是把一箱箱松毛牙刷偷偷弄到我们的店里,于是有千百万个我们的土兵得了阑尾炎。1

“说老实话,阿姨,”我叫道,“这是千真万确的吗?”

“我从来不对你撒谎,孩子。”她回答说,“这样你就知道了吧,永远不要用旧牙刷。”

在这以后许多年,我一发现舌头上有牙刷毛就紧张得要命。

吃过早饭,我上楼去敲那扇棕色的门,当时我甚至不怕那女舍监。

“进来。”里面轰轰地响。

我捂住右边的肚子进了房间,极力装出踉踉跄跄走路的样子。

“你怎么啦?”舍监叫道。

“痛,舍监。”我哼哼着说,“哦,这里太痛了!”

“你吃多了吧?”她汪汪叫着,“你整天拼命吃葡萄干蛋糕,肚子

能不痛吗?”

“我已经几天没吃东西了,”我说,“我吃不下,舍监。我就是吃不下。”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年少不识父母心
下一篇:神奇的还魂草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