擒拿色狼记

 
擒拿色狼记
2014-05-12 20:07:47 /故事大全 /点击:1037℃

临潼发案

对于22岁的小雪姑娘来说,2012年11月23日是她人生中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

小雪在西安市临潼区南北大街一家蛋糕房打工,平时,蛋糕店晚上9点就下班。可这天,因为老板进货,所以她加了会儿班。等她出店门时,已经夜里11点了。因为有华清池、兵马俑,临潼一年四季游客络绎不绝,临潼城区街道的路灯也因此格外亮。小雪这个时间出门,根本不用担心黑灯瞎火。她住的地方在文化路,离蛋糕店不到两公里。平时步行回去,要不了多长时间。可是,当她走到人民南路的幸福门时,突然冒出两个小伙子把她拉上了一辆小轿车,并且不由分说把她塞到了后排座位底下。小雪还没看清他们长什么样儿,就被用胶带缠上了眼睛。接下来,那几个人对她就是一顿暴打。这些人从她包里翻出她的银行卡后,问她卡上有多少钱。小雪说,有2000多块;问她是干什么的,父母又是干什么的,小雪回答,自己在蛋糕店打工,父母都是临潼乡下的农民。问话的人说的是一种很别扭的普通话,小雪听不出他们是哪里人。车开了一段时间后,在一个听起来很僻静的地方停了下来,车上的三个人把她轮奸了。

天亮后,他们把小雪手脚捆绑起来,装进了汽车后备厢里。小雪感觉到车子走走、停停。前前后后,小雪解过两次小便,他们把她弄出来松了绑,但蒙在眼睛上的胶带却始终没摘下来过。直到天再次黑下来,小雪才被从后备厢里拖出来。他们摘下她脸上的胶带,把她的银行卡交给她:“低着头,不许看我们。你自己去前面的自动取款机取钱。”对自己能不能活下去都没有把握的小雪,只好战战兢兢地往前走。眼睛适应一会之后,她看清前方确实有一台自动取款机,四周没有一个人。虽然那几个人根本没有下车,但她还是老老实实地取了钱,然后又顺从地低着头回到车上。这次,汽车行驶了几分钟后,又停了下来。那伙人把她的手机还给了她。不过,手机已经拆成了四件:机身、后盖、电池和手机卡。一同交给她的,还有她身上的60多元零钱。待那辆车扬长而去之后,小雪才把手机装好。这个时间是24日的晚上9点多。她先给她的一个表姐打了电话,当晚11点,她在表姐的陪同下,走进了公安临潼分局华清派出所。

这样一起恶性案件,引起了临潼分局上下的高度重视。“别再说你们刑侦大队连续五年命案全破,这起案子要是破不了,在我眼里前面的成绩统统不算数。”临潼分局局长刘军上任时间不长,他把这起案子当成对自己的第一个考验。从作案手法上看,这伙人显然是惯犯。不打掉他们,他们势必还会继续作恶。案件汇报到市局、省厅,上级对此案也同样重视。省公安厅将此案列为督办案件,市公安局副局长冯厂生亲自出任了专案组长。

案件的侦破难度,无疑非常大。虽然控制受害人长达22个小时,但犯罪嫌疑人手段非常狡猾,受害人既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也不知道他们开什么样的车;这伙人甚至连声音也经过伪装。受害人一上车眼睛就被蒙住,但那截胶带事先垫上了卫生纸,这样就不会带掉受害人的眉毛、眼睫毛。由此可见,他们操练这样的活已经驾轻就熟了。

直接不好找人,专案组试图以车找人。调取案发时间段临潼所有的监控探头,民警发现可疑车辆为一辆灰色的捷达车,前后都没挂车牌,遮阳板处于放下状态,汽车前挡风玻璃右侧没有张贴任何审验标志。在临潼,一共有17个探头拍到了这辆车。

本案发案在临潼幸福门。小雪最后取钱的地方,位于临潼新丰街办的老街。从17个监控探头拍到的时间段看,案发期间这辆车一直在临潼境内活动。起初,专案组把这伙犯罪嫌疑人的范围划在西安、临潼、渭南、咸阳一带。民警跑了30多家GPS公司,查了1940辆捷达车,却没有发现行动轨迹与本案相似的车辆;临潼的派出所民警更是被要求见车见司机,逐一核对嫌疑车辆的特征,比如倒车时哪个车灯不亮、挡风玻璃有没有贴审验标志,仍然没有结果。

刑侦大队技术人员也从小雪的内裤上提取了生物检材送检。然而,因为是轮奸案件,检出的DNA只有具有认定功能的混合版,而没有可供比对的单人版。案件的侦破一时间没有了方向。

两个恶棍

在山西省临汾市汾城镇,马金虎是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

马金虎现年27岁,人瘦,身高不足一米七,他的最大特征,就是脑袋上只有一半头发。据说是他小时候淘气,从炕上掉进了开水锅,烫的。后来,马金虎变成一个狠角儿,据说和少了一半头发总受人歧视有关。

马金虎另一特点就是好色。知道他底细的人都说,这小子的性功能不是一般地强。在附近村子,他和好几个有夫之妇有染。有人问他,你就不怕人家老公知道后来收拾你?马金虎脸定得平平的:“来,让他放马过来,我看他们谁敢!”也不知道那些帽子飘了绿的主儿是不是都不知情,反正真就没一个人来找他理论过。

汾城镇的高茂龙按说不该跟流氓无产者马金虎在一个层次。高茂龙的父亲是汾城镇下面的一个村委会主任,他们家家道殷实,在县城有房,家里有两辆车。平时,高茂龙做水果生意,收入比一般人要强得多。他有老婆有孩子,并没有犯罪前科。何况,他还比马金虎年长五岁。那么,他们俩怎么就扎了堆儿呢?

要说认识,他们早就认识。都在一个镇上,马金虎的一个哥哥还跟高茂龙是同学。但他们俩钻到一起,是在2011年。像下棋的会有棋友、打牌的会有牌友一样,这俩人也有共同爱好,那就是好色。俩人钻在一起,没少交流搞女人的经验。到歌厅、桑拿找小姐要花钱,也不够刺激。2011年秋天,高茂龙的媳妇给他怀上了老二,正常的夫妻生活过不成了。于是,高茂龙决定叫上坏蛋马金虎当帮手,到大街上拦路强奸。

第一次作案,是在2011年10月的一个晚上。高茂龙开着家里的那辆银灰色的本田风范,和马金虎来到临汾城区寻找目标。在秦蜀路,他们看上了一个单身行走的姑娘。姑娘看上去20多岁,上身穿深绿色上衣,下身穿牛仔裤,路灯下远远看去,时尚、靓丽。姑娘走到车跟前,马金虎突然从车里窜出来,两把将姑娘塞进车后座。车子行进中,马金虎把那姑娘的头按到脚垫上,先是狠狠地拳打脚踢,把她震住。他勒令受害人不许抬头,然后翻检了她拎的手提包。手提包里只有一点零钱和一部手机,这些他们没有兴趣。高茂龙就是临汾人,又经常开车。临汾郊外没人的地方,他很清楚。找了这么个地方,他停下车来。马金虎先把姑娘强奸,接着高茂龙也将她强奸。走到临汾东关路,他们把那个姑娘放下车,扬长而去。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