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八年的抢劫少年

 
逃亡八年的抢劫少年
2014-05-12 20:54:10 /故事大全 /点击:48136℃

说到青春,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一段充满了激情和凝聚了无尽幻想的岁月。然而对于25岁的山东青年王小虎来说,他的青春就像过早凋零的花朵。在过去的八年里,他到处流浪,经历了身心的重重磨难。而这一切,都归咎于八年前的那一次冲动。如果不是因为那次偶然的叛逆,他或许如今早已大学毕业,有着与现在截然相反的人生。

辍学离家 打工少年入歧途

王小虎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山东农家,母亲是个农民,父亲是当地中学的教师。虽不能说是书香门第,但至少在农村来说也是个有文化的家庭,一家三口在一起,生活其乐融融。

父亲从小就对小虎管教很严。哪知道到了青春期的小虎却开始越来越反感父母的一手包办,越来越想脱离父母争取独立自由。最终,在中考的压力下,2004年5月,当时只有17岁的处于青春叛逆期的王小虎退缩了,独自一人离家出走,坐车来到上海投奔同村的老乡李若俊。

初到上海这座大都市,王小虎对所有的东西感觉又好奇又刺激,几天之内很快就花光了从家里带来的钱,可是理想的工作还没有着落,生存成了最大的问题。

一个初夏的夜晚,王小虎和几个老乡聚在一起吃饭,边吃边不时地听着老乡李若俊抱怨工作不理想,生活没有出路,日子难过。几杯啤酒下肚,老乡李若俊突然心血来潮,提议道:“晚上咱们抢个出租车,整点钱花来得快。”说着还拿了随身携带的一把一尺来长的刀给王小虎他们两个人看。涉世未深的王小虎只想着有两个老乡照应肯定没什么问题,没有多考虑就答应一起做了。

李若俊他们在附近拦了一辆出租车,将司机骗到青浦区一个人烟稀少、灯光黑暗的乡镇小路上。两个老乡见时机成熟,迅速拿出长刀架在司机的脖子上威胁司机停车,并将司机拉下车,掏走他身上所有的现金并拿走了手机。“当时因为我年龄特别小,以前在家里没有碰见过这种事情,我一看到流血,心里面就挺害怕的。站在路边一直看,其中一个就叫我过去帮忙给按着点司机。”王小虎向检察官回忆起当时的情景。

接着,王小虎三人又把司机手脚捆绑扔到沟里,临走时,李若俊为了防止司机呼救,还将毛巾塞到司机嘴里,开着出租车扬长而去。事实上,老乡根本就没有驾照,仅在老家开过拖拉机,再加上抢劫之前还喝过酒,路况也不好,车辆没开出多远就出了车祸。李若俊和另外一个老乡身受重伤,没跑多远就走不动了,被随后接到出租车司机报警电话赶来的民警抓获,王小虎因为受伤轻,一瘸一拐地迅速逃走了。

承办此次案件的林检察官告诉记者,他们抢到的财物包括被害人驾驶的一辆桑塔纳出租车,还有一部爱立信手机,以及现金800元左右,估价下来,应该是12000元。“当时有警车来了,他们当时给了我200块钱,说拿点钱赶紧跑吧,谁跑出去谁就命大了。” 王小虎继续回忆道。

就这样,王小虎揣着这200块钱,辗转多日,逃回了家乡的附近,然而他终日惶恐不安,不敢面对亲戚朋友,不敢回家,从此过上了逃亡的日子

东躲西藏 八年漫漫逃亡路

由于年龄小,心智还不够成熟,王小虎始终没有办法正确地面对自己的犯罪行为,改名换姓、东躲西藏成了他唯一的选择。对于王小虎来说,这件事情带给他的恐惧,远远超过他的预期和心理承受的极限。

为了躲避警方的追捕,他夜间从不敢出门,经常天不黑就找地方躲起来了,为了填饱肚子,他又不得不到处打零工,甚至捡破烂来维持生计。“最害怕的就是看到那个警车,有时候一听到警笛声就紧张得一晚上睡不着。”王小虎告诉检察官。

然而又不敢在一个地方待得时间太长,王小虎经常这里工地干两天那里工地干两天,无头苍蝇一样乱撞。睡觉的地方也漂泊不定,马路边、大桥下他都睡过。

更让王小虎难过的是过年那几天,大部分外出打工的人都兴高采烈地回家过年,他却有家不能回,在外面东躲西藏躲避春节巡逻的警察。恐惧成了王小虎的家常便饭,没有希望的日子压抑着他,让他看不到一丝的光明和未来。

父愁母病 整个家庭蒙阴影

王小虎不知道的是,因为他抢劫逃亡的事情,他的母亲得了精神病,父亲也因为自己连儿子都教育不好在整个村子里始终抬不起头来。

人还是那些人,但是家却不是原来那个家了。虽然家中父母都在,但是在王小虎逃跑的两年后,母亲因为思念儿子,思虑过度患上了精神病。王小虎还有一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弟弟,弟弟初中毕业就不再继续读书了。到了成家的年龄,对方一打听,知道他有个犯罪的哥哥王小虎,便都打了退堂鼓。

向检察官谈起家里的情况,面对老伴的精神疾病和小儿子的终身大事,王小虎的父亲,这位中年山东汉子几度掩面哭泣,在大儿子逃亡的八年里,他承受了太多的压力。回忆往昔,王小虎的父亲仍然一脸痛心的表情,更让他感到惭愧的是,自己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而没有教育好自己的儿子。

投案自首 迈出回家第一步

2011年,自清网行动开展以来,青浦公安分局刑侦支队民警多次联系王小虎户籍地派出所,并给他家人做思想工作等,希望王小虎能够投案自首,王小虎的父亲,这位顶着重重压力仍硬撑着的父亲也赞成儿子自首。但实际情况是,王小虎根本就不敢同父亲联系。

这种僵持,一直持续到2011年,一次王小虎给家里打电话,弟弟接了电话赶紧把电话递给了父亲,父亲就劝他回家自首:“你也别跑了,在外面待了这么多年,整天日子也过不好,毕竟以后人生道路挺长的,你不能一直这样。你现在年龄还不大,只要真心悔改了,把错误都改掉,还是有机会重新做人的。”在电话中,父亲抓住这个能救儿子的机会,苦口婆心地教导着,说得王小虎心里五味杂陈,想起几年来东躲西藏的苦楚和对父母兄弟的思念,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回家自首。

2011年11月17日,犯罪嫌疑人王小虎在父亲的陪同下,到户籍地派出所投案自首,同一天,王小虎被上海市公安局青浦分局以涉嫌抢劫罪取保候审。至此,王小虎结束了八年的逃亡生涯。从17岁到25岁,他以这样的方式走过了自己的青春年华,终于可以放下包袱,坦然地面对父老乡亲,接受法律的裁判。

刑事和解 受害司机终谅解

对于王小虎本人和他的家庭来说,这样的一个结局,可能都是一种解脱。王小虎投案自首之后的处理方式,是取保候审。照理说,对于这种比较严重的犯罪,应当采取一些更为严厉的强制措施,比如直接批准逮捕,但为何仅仅是取保候审呢?

受理该案之后,青浦区人民检察院未检科的承办检察官综合考量整个案件,鉴于社会治理综合效应的考虑、对未成年人“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和宽严相济的刑事司法政策,也结合犯罪嫌疑人的主动自首行为和悔过态度,承办人希望为王小虎和被害人王准鑫双方主持达成谅解协议。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