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殒命麻辣烫小店之谜

 
母女殒命麻辣烫小店之谜
2014-05-12 20:44:41 /故事大全 /点击:17886℃

她们,是在城中村开一家麻辣烫小店相依为命的母女;她们,在熙熙攘攘的城中村人群中毫不起眼,默默地生活着。直到有一天,她们突然消失了,小店店门紧闭。几天过去了,街坊邻里开始好奇,母女俩去哪儿了?怎么连个招呼都不打?紧闭的小店在盛夏隐约飘出难闻的气息。终于,好奇心战胜了恐惧,有人撬开了小店的房门

光天化日之下,惊悚的一幕出现了:母亲死在房内,女儿死在阁楼上,尸体高度腐烂。

母女被害

2012年8月6日,在罗湖区东晓社区长排村,经营一间麻辣烫小店的母女俩在店里死亡。警方调查判断,凶手可能是熟人,案发前晚还与母女俩共进晚餐。

长排村是深圳市罗湖区东晓社区的一个城中村。2012年8月6日,这里发生了一起恶性命案。

8月6日晚上10时50分,罗湖区东晓派出所接到这宗案件的报警。时任东晓派出所副所长的刘淼率队紧急来到现场。这是一间十分普通的店铺,前面是麻辣烫小店,后面是主人的家,摆设简陋,总共不到30平米,“正宗重庆酸辣粉麻辣烫”的招牌竖在门口。41岁的母亲躺在房间中间,仅12岁的女儿则俯卧在黑暗的阁楼上。8月的深圳,白天气温非常之高,火热的太阳直射下来,户外连地面都泛着白光。炎热的天气,造成了两具尸体的高度腐烂。

这宗命案迅速在城中村发酵。斜对面店铺的小老板向警方回忆说,8月3日深夜,他曾听到小店里母女俩和一个男子在争吵。他探头往对面看了一下,店铺关着门,但尖利的吵架声还是传出门外。根据初步尸检的结果,警方判断母女俩的死亡时间是8月4日凌晨。

对于死因,母女俩均死于机械性窒息,内脏淤血情况非常严重,小女孩的舌骨断裂。当警员爬上狭窄的阁楼时惊讶地发现,12岁的少女睡裤被褪到了膝盖处,下身赤裸。难道是有人性侵少女,母女俩反抗引来杀身之祸?但是这个推测很快就被推翻,因为少女下体没有被性侵的痕迹,下身赤裸的原因很可能是在被凶手掩住口鼻的时候双腿拼命蹬动所致。虽然两具尸体身上均没有发现明显的损伤和搏斗伤痕,但是细心的现场警员还是从母亲的指甲中提取到少量带有血丝的皮屑。“夏天人们穿着较少,身体裸露部位多,如果死者和凶手发生过打斗,死者又留有指甲,就很容易抓伤凶手,也有可能留下能证明凶手的证据。”刘淼回忆说,现场的警员立刻提取了皮屑。

凶手与母女俩认识吗?是否熟人作案的判断对于未来的破案有着方向性的意义。

房间内的摆设虽然没那么整齐,但并没有太多人为翻动的痕迹。小茶几旁有几个空的啤酒瓶和烟头,桌上还摆着已经腐烂的饭菜。也许,凶手案发前晚还与母女俩共进晚餐。

这个神秘的“熟人”到底是谁?

情人失踪

死者的妹妹说,姐姐爱上了一个叫张国民(化名)的同乡,并因他与姐夫感情破裂离婚,但是后来发现张国民原来有老婆孩子,两人矛盾出现并快速升级。警方发现,张国民手机已经停机,其务工的公司反映他有几天没有上工了。

报案人是中年死者的妹妹。几天联系不上姐姐,她径直来到小店,看到了伤心的一幕。

警员向她了解死者情况,一句“我姐姐是个好人”刚爬上喉咙,她就哽咽着放声大哭。

“一定是他,姐姐和外甥女从广州躲到深圳来还是没有逃过!”死者的妹妹说,她们来自湖南,姐姐和姐夫带着女儿几年前开始在广州做点小本生意,姐姐却爱上了一个叫张国民的同乡,导致与姐夫感情破裂,最后于2012年5月离婚。但是离婚后的姐姐没能顺利地和情人双宿双飞,因为她发现张国民原来在老家有老婆孩子,两人的矛盾出现并开始快速升级。为了和张国民分手,她带着女儿躲到深圳来,没想到张国民也跟了过来,常常到麻辣烫小店要求复合。在装修行业做泥水工的他找一份工作并不难。

警戒线外,一个胖女人挤开人群,隔着警戒线冲警员大喊。原来她是斜对角一家小店的店主,平时很喜欢这个12岁的小女孩,更同情她们孤儿寡母。她说,平日没怎么见有男人来找母女俩,但是最近有个男人来了三四次,每次来都和母女俩吵架。男人大约1.7米的身高,不胖不瘦,40来岁的样子。

警方调取了麻辣烫店附近的摄像头记录,确实看到8月3日晚间麻辣烫小店关门后,有一个男子走进小店。无论是死者的妹妹还是斜对面店铺的胖女人,都证实镜头中记录下来的这个人就是张国民。经过清点,被害人的两部手机中的一部和存折、银行卡失踪,而这部手机正是此前张国民情意绵绵之际赠予受害人的。此时,张国民手机已经停机。其务工的装修公司反映他有几天没有去工地上工了。

张国民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多地追踪

警方找到张国民在广州的亲弟弟,发现兄弟俩与在贵州和怀化的另两个表兄弟有所交往,警方赶到贵州,警觉的张国民刚刚离开。广州、佛山、中山、邵阳、怀化、衡阳、凯里、昭通、西双版纳张国民逃亡了1年多。

张国民曾经因为恶性抢劫被判处18年有期徒刑,与警察打过多年“交道”,反侦查能力很强。办案人员没有想到,这场锁定张国民的追击会那么漫长、那么艰难。

嫌犯身边的社会关系成为搜寻其行踪的线索。虽然仅仅是泥水小工,但是张国民的社会关系并不简单。出狱后,他娶了一个云南女人为妻,育有两个年幼的孩子,妻儿和老人都在湖南老家。他收入不高,其貌不扬,却因为长期行走社会的缘故,比一般的外来务工人员多一些见识,再加上能言善道,有包括死者在内的多个情人。

这些情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三四十岁,湖南老乡,处于社会下层,与前夫离异或丧偶。她们在异乡孤身一人或带着孩子相依为命,生活很难也很孤独,渴望一个可靠男人出现并与自己一起生活。但是,在对张国民这几个情妇的监控结果显示,这个男人突然就从这几个女人的生活中迅速消失,甚至把痕迹都擦洗得十分干净。女人们寻找张国民的迫切心情与警方不相上下。

张国民有个亲弟弟也在广州务工。在暗中观察并监控了其弟一段时间后,2012年12月的一天,警方突然造访。打开房门,看到眼前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张国民的弟弟一脸惊讶,他的视线在警察的警服上一聚焦,表情突然变了,整张脸都扭曲了,接着变得像水泥面具般僵硬。然而,这些变化只发生在刹那之间,下一秒,他竟然露出了笑容。他表示,哥哥从8月份失踪后便杳无音讯,从未和自己联系,态度坚决而肯定。

张国民的弟弟虽然没有为警方提供丝毫哥哥的情况,但是一个警员巧妙翻阅了他手机的通话记录。纷繁芜杂的人名与电话后面,张国民亲密的亲属关系出现,除了广州的弟弟,兄弟俩与在贵州和怀化的另两个表兄弟有所交往。许多案犯在潜逃之际都会首先选择有亲朋好友的地方投奔而去,潜伏生活下来,张国民会不会也是如此?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