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杀准新娘的“钻石剩男”

 
抛杀准新娘的“钻石剩男”
2014-05-12 20:40:58 /故事大全 /点击:39354℃

2013年9月23日凌晨1时许,夜深人静,西安一高档小区8号楼高层突然传来一声惨叫,一个年轻女孩被其男友从28楼阳台上抛下警方随后查明,男子名叫吕占寅,是身家近千万的“钻石剩男”,被抛下的女孩名叫唐亚雯,是西安一所大学市场营销专业在读研究生。两人本计划2014年元旦举行婚礼,而28楼那套200平米的房子正是他们未来的婚房。

唐亚雯还能活命吗?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中专生成为“钻石剩男”,

淘来个才貌双全的女友

2013年五一节,西安市小寨购物中心,熙熙攘攘。吕占寅把他的桔黄色宝马X6轿车停在路边,从口袋中掏出手机,一阵猛摇,寻找女微友。选中目标后,他不停地敲打手机键盘。很快,一个名叫唐亚雯的女孩发来照片。见照片中对方头发乌黑,眉目清秀,一身白色衣裙,像画中仙子,他一下子被吸引住了

吕占寅,1974年生,河北隆尧人,父亲吕振甫和母亲孔兰英均为列车乘务员。他出生后,即被送回河北隆化老家,和爷爷奶奶生活。1992年,吕占寅高中毕业,考取一所铁路运输学校。中专毕业后,他被分配到西安铁路局货运部工作。此后,父母四处托人给他介绍对象,吕占寅不是嫌对方相貌不佳,就是嫌对方文凭低。见他挑剔,父母就定下个硬框框,对象由他自己找,但27岁前必须把婚结了。吕占寅通过婚介所、网站交友,见过不少有才有貌的女孩,可对方对他根本不感兴趣。冷静反思后,他认为自己的硬件不行,决心专注于打拼事业,待事业做起来后再谈恋爱。

2002年,已经28岁的吕占寅开了一家小公司,专门做铁路系统的零担货运代理。因有铁路上的资源,以及他做事勤奋,他的公司逐渐脱颖而出,业务辐射西北六省。2011年,他身家已达千万元。此时,吕占寅已37岁,成了一名“钻石剩男”。

有了这些硬件,吕占寅开始底气十足地寻找理想伴侣,把交往对象瞄准那些“85后”甚至“90后”高学历的女孩。但他又怕女孩只爱他的钱,因此性格变得十分多疑,朋友们也不愿为他这个“钻石剩男”介绍对象。于是,他决定用最流行的微信交友。选中目标后,立刻要看对方照片,见对方漂亮有气质即约见,否则就放弃。他经常去西安各大高校、医院、图书馆等场合,希望摇到或遇到意中人。经过沙里淘金般的挑选,他先后见过几个女孩,但不是觉得与对方没共同语言,就是嫌对方太幼稚,最终均无果而终。

随后,吕占寅转换场所继续寻找。2013年五一节,他终于“摇”来了这个叫唐亚雯的高级女白领。唐亚雯生于1987年,陕西咸阳人,身高1米74,长相秀美。她就职于西安一家品牌广告公司,销售业绩在单位排前三,月薪达两万元。而且,她还在西安一所大学攻读硕士。两人见面后,吕占寅对唐亚雯一见倾心。交往半个月,两人就正式确定了关系。父母对他们也都非常满意。

此时,吕振甫夫妇想抱孙子的心情已迫不及待,催两人快点结婚,唐亚雯答应了。他们把婚礼定在2014年元旦。两人随后开始装修吕占寅的那套洋房。见吕占寅工作忙,唐亚雯就接过了装修重担,还拿出了自己七八万元的积蓄。这年7月中旬,她请男友前来“视察”装修好的新房。见房间装修得窗明几净,高端大气,吕占寅十分满意。回头瞥见女友面色憔悴,一股暖流突然涌遍他的全身,他拥住女友,激动地说:“小雯,我爱你,你真能干!”唐亚雯幸福地笑了。

女友是个“女汉子”,

“钻石男”恃财而傲纷争不断

为表达谢意,吕占寅给女友购置了高档首饰、三星宽屏手机、电脑和品牌服饰。此后,两人同居。可不到半个月,吕占寅就发现唐亚雯有一个很大的缺点:她特别喜欢用微信交友,且所交的微友均为事业成功的男士。渐渐地,吕占寅就对女友和那些微友的关系产生了怀疑。因为唐亚雯即使和他在一起,有时也和微友聊个不停,经常在晚上盛装外出,到很晚才回来。他质问哪些男人是做什么的,唐亚雯惊讶地望着他说:“都是我的广告客户啊,怎么了?”

8月中旬一天,吕占寅见女友又在发微信,便一把抢过她的手机,发现一个男子给她发了条“暧昧”的信息,他顿时醋意大发,当场把那款三星手机摔在地上。见爱情信物被摔得稀烂,唐亚雯含泪对着他喊了一句:“你把我当成了什么人?”见她哭得伤心,吕占寅觉得自己做过了头,就一再向她道歉。唐亚雯哭道:“我跟这些微友认识后,就是请他们吃个饭,把他们发展成我的广告客户。有些人喜欢开玩笑,我只是敷衍一下。要做业务就得广结人缘,你以为我的销售业绩,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吕占寅认为她说得有道理,就劝她不要再做广告了。唐亚雯说:“我堂堂正正挣钱没什么好羞耻的,我才不愿意吃男人的软饭!”

次日,吕占寅停下手上工作,专门陪女友去商场买了同一款式的三星手机。但不到一周,相似的场景再一次发生,吕占寅再次摔爆手机,并动手打了她。唐亚雯伤心地搬出了他的住处,并提出分手。此后,吕占寅送鲜花发短信,苦苦哀求,唐亚雯始终不肯原谅他。冷战半个月后,9月初的一天,在双方父母见证下,吕占寅单膝下跪,第三次把一台粉色三星手机递到唐亚雯手里,唐亚雯这才淡淡说了句:“事不过三啊。”唐亚雯总算又搬回到她亲手装修的婚房。

和平相处半个月,唐亚雯依然每天忙于用手机微信联系业务。吕占寅起初还能做到嘴上不说,但瞧着女友有时当着他的面与对方有说有笑,有时深夜回家身上还有酒气,他又开始疑心重重。9月22日晚,他跟一名老板朋友吃饭时,把心中的苦闷告诉了对方。这名老板当时正跟妻子闹离婚,心中很烦,就满脸凝重地说:“兄弟啊,爱情靠得住,除非猪上树,广告圈更是是非之地。这年头,把男人哄得团团转,在外边同时交了三四个男友的‘物质女孩’多的是。你可别被人卖了,还乐呵呵地替人数钱啊。”

朋友的话,让吕占寅更加苦闷,他连喝几杯白酒,坐立不安。当晚10点半,他拨通唐亚雯的电话,询问她在哪里,用不用他开车去接。电话响了很久,唐亚雯才接,说:“我就在曲江池,离家很近,你不用接我,我很快就回去了。”

吕占寅听见电话里有音乐旋律,敏感的他立刻追问她究竟在哪里。唐亚雯称,自己在曲江池的一家咖啡馆和朋友吃饭。吕占寅问是女的还是男的,唐亚雯说:“这个你就别问了,我吃完了就回去。” 吕占寅立刻怒了,大声质问:“你是不是又跟所谓的异性微友在一起吃饭?”唐亚雯没有否认。吕占寅的火气更大了,追问那人是做什么的,年龄多大,唐亚雯突然就把电话挂了。吕占寅很快又把电话打了过去:“你和他仅仅是客户关系吗?你就别骗我了!”两人争吵起来,唐亚雯再次掐断电话。吕占寅一番狂拨,接连拨打十几次,唐亚雯才接了电话,烦躁地说:“好,他是我新男友,可以了吧?”吕占寅一听这话,恼羞成怒,他和那名老板分手,发动他的宝马车,疯了一般地开往那家咖啡店。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