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警察变身窃车大盗

 
交通警察变身窃车大盗
2014-05-12 20:25:05 /故事大全 /点击:41379℃

当下,窃车贼不稀奇。以盗窃汽车为职业,且实施盗、运、销一条龙的却闻所未闻。

现在的普通桑塔纳轿车,在如今的轿车系列中,档次不高,大多驾车族不屑一顾。如果让时光倒退20年,情况就判若云泥了。当年“普桑”市值将近20万元一辆,那时即便是中等收入阶层,多高山仰止,望车兴叹。

让我们再看看18年前,闸北公安分局侦破的这串震惊全国的系列盗车大案吧。

潘新玉,原本是一交通警察,最终沦为窃车大盗。从1994年5月,到1995年元月,短短七个月中猖狂作案,盗得“普桑”19辆,案值近400万。其堕落过程,可以说是鬼迷心窍,利欲熏心。

两夜发案七起

年1月,多事之冬。夜幕之下,上海普陀、闸北两区,窃车案发连连。

7日深夜,普陀区接连发案四起。停在曹杨四村124号花坛前的一辆湖绿色桑塔纳轿车不翼而飞;曹杨八村某居民楼下一辆桑车失踪;兰苑大厦附近的两辆桑车相继被窃。8日下半夜,闸北区又是案发三起。大宁路700弄内的两辆蓝色桑车不见了;大宁路540弄内的一辆灰色桑车如同变戏法一样影踪全无!

短短两夜,两区被窃七辆桑车,听起来是天方夜谭,却又是活生生的事实。

舆论哗然,警方震惊;贼胆包天,惊世骇俗。时任分管刑侦业务的市公安局副局长毛瑞康闻讯拍案而起,要求闸北公安分局:“两区并案侦查,组织专案组,全力以赴,一查到底,务必早日破案。”

闸北公安分局压力山大。分局领导徐香荪、程裕沛亲自坐镇,连夜部署侦查工作。由刑侦支队副队长薛兴德领衔,由支队西北组沈培林、管利华、俞俊侦查员及大宁路派出所警长徐德庆、警员潘志杰等干警组成的专案组旋即成立,立马进入侦查程序。

数千份《紧急协查》,通过公安部向全国发出。同时,警方在相关区域,布置夜间防控措施。

滨海大道遇截

月14日凌晨四时,江苏滨海高速公路。三辆桑塔纳轿车顶着黄淮平原上凛冽刺骨的寒风,往山东方向疾驶。

“停车检查!”一交警高擎“停”字标牌,其余三警员分立大道两旁,朝车队发出停车指令。

驾驶头车的潘新玉,心怀鬼胎,叫一声:“不好,要砸锅!”刹那间脑瓜闪过一个 “闯” 字,脚底一加油门,“嗖”地与执勤民警擦身而过。紧随其后的卞苏华如法炮制,闯关成功。而第三辆车上的郭德,却没有这么幸运,被道检大队的民警截住。

心急慌忙的潘新玉狂驶十几里地,蓦然从反光镜中发现:郭德怎么没有跟上来? 一丝不祥之兆涌上心头,不由自主地踩向刹车

停车后,潘关照紧随其后的卞苏华,让他先回山东胶州老家。自己返身赶回被截地点,与交警再作计较,试图蒙混过关。

“你的驾驶证和行驶证呢?”滨海交警劈头盖脸发问。潘新玉胸有成竹地掏出一张胶州市交通警察的工作证,以为滨海交警会看在同行的面子上,放自己一马。谁知滨海交警毫不留情:“你的工作证已经过期了。”同时,通过与胶州市公安局联系,得知潘早已辞职的信息,便更不善罢甘休了。

潘屡试不爽的这张“王牌”,在滨海遭遇“滑铁卢”,两辆桑车,连同郭德,双双被扣。滨海交管大队最后告知潘,必须拿出被扣车辆的行驶证来验明正身,方能“赎回”人和车。

胶州的“潘老板”

潘新玉何许人也?在山东胶州马店乡,方圆百里,不知这里有位大众汽车修配厂潘老板的,算你白来。时年33岁的潘新玉,曾经是胶州市交警大队五年警龄的交通警。1992年,潘嫌干交警又苦又累,挣钱又不多,便撂挑子下“海”了。

仅仅过去两年,潘新玉在当地人的眼中,就成了一位炙手可热的“潘老板”。在他这里,客户总是能“买”到价廉物美的“二手车”。渐渐地,潘老板门庭若市,远近闻名,甚至青岛、济南等地的客户也慕名而来,争相与潘老板洽谈“二手车买卖”。

这样一来,潘老板的“业务”忙得不可开交,“二手普桑”供不应求。于是,潘老板加快了“进货”的速度,马不停蹄地穿梭在上海与胶州之间。

生意好了,自然财大气粗,左邻右舍,谁不知道潘老板手头有上百万的资金周转。

潘氏企业,纯粹的小家族企业。企业管理自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掌管财政大权的不是别人,正是潘的老婆孙淑贞。孙在胶州某银行做事,精通金融业务。潘氏企业的财务,到了孙淑贞手里,不仅是小菜一碟,而且黑钱转眼就洗成了“白”的。

潘新玉长年在“江湖”闯荡,一年中大半时候不在家。于是,厂里的一切事务都交给了潘新玉的大哥潘新华来执掌。

潘新玉在胶州小有名气。可以这么说:下到草民混混,上到官府“衙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于当地一些地位显赫的人物,见了潘老板都要打个招呼,递上支烟呢。这些,给潘老板罩上了一层神秘的光环。没人吃得透,潘新玉的能耐,到底有多大,潘老板这“潭子”里的水究竟有多深。

铤而走险,棋输一着

话说潘新玉滨海受挫,心有不甘。于是,潘决定使尽浑身解数来“捞出”这两辆“来之不易”的普桑和帮手郭德。

他相信,有钱能使鬼推磨。于是立马发出一份加急电报,让哥哥潘新华速带巨款,日夜兼程,从胶州马店乡来滨海“赎车赎人”。

月15日上午,潘新华接到急报后,从银行里取出2万元现金,与联襟高某急急赶到了滨海。兄弟晤面后,商量如何应付滨海交警大队之策。潘新玉眼珠一转:“就说是买的二手车吧。”没有购车发票,先搞个“证明”条来蒙混过关;没有公章,就让哥哥捺手印替代。

日上午,潘赶到滨海交警大队,出示了这张“证明”。孰料,处理违章的交警视“证明”如同草芥,潘无功而返。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当晚,潘携带1万元现金,摸到交警大队长家中。那天,大队长不在家,潘把这包钱扔在桌子上,扭头就走,弄得大队长家属非常尴尬。17日早上,大队长将这包钱直接交到纪委部门。

潘新玉没想到,这世界上还真有不吃贿的主儿。弄巧成拙的是,滨海交警对潘的车子来路更怀疑了,非让潘拿出正常手续来不可。此时,潘就像一个输光了的赌徒,决定铤而走险,作最后一搏。

月21日,潘返身马店乡,从银行里取出35万元巨款,找了同乡崔某做帮手,回到了上海闸北区某旅店。当晚七时许,二人拦了一辆出租车,开到大宁路700弄停住。

连潘新玉自己都觉得滑稽。半月前在这里作案盗车,半个月后又鬼使神差地回到了这里。正是利令智昏,让他越加胆大妄为,就是龙潭虎穴,也要试着闯一闯了。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