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只毒鸡做学费

 
送只毒鸡做学费
2014-05-12 21:19:31 /故事大全 /点击:59143℃

老狼来送鸡

现在的家长都会告诫孩子,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不要随便吃陌生人给的东西。但当你面对那些居心不良之徒时,别说是孩子,就连大人也难免一时疏忽。这不,广西柳州市航月路某小区的黄玲玲一家,就因为一时大意,吃了别人送的一只鸡,造成了可怕的后果

2012年8月的一天,黄玲玲在网上和一名网友聊天,网友说要跟她学做“桂林米粉”,还称以一只鸡作为学费。黄玲玲以为对方是在开玩笑,没有当回事。但8月20日,那名网友果真信守承诺,将一只宰杀好的鸡送到黄玲玲居住的小区门卫室,并交待保安这是送给黄玲玲的。为了让黄玲玲放心收下这只鸡,那名网友还特意发了一条短信给她,说鸡已放在门卫的值班室,别忘了去取,到时一定要教我做“桂林米粉”。

当天晚上,黄玲玲及家人(父亲黄魁、妹妹黄明明、妹夫覃庆、外甥小强等人)一起享用了这只“飞”来的鸡。但过了几天,覃庆出现头发脱落、脚痛、神志恍惚、下肢瘫软等症状。他平时身体一贯硬朗,怎么突然变成这样?由于无法上班,覃庆向单位请了假,准备去医院看病。此时,他的妻子黄明明、儿子小强以及岳父黄魁也相继出现了类似症状。

“怎么家人莫名其妙得了怪病呢?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卫生的东西而引起的食物中毒啊?”一家人带着这个疑虑,到市内几家大医院就诊。钱也花了,医师开的药也吃了,可病情依旧!医师不仅对覃庆等人的怪病束手无策,甚至连病因都查不出来!患病的四人中,年仅六岁的小强病情最重,口水外流,吃东西也往外呕。9月10日,由于病情恶化,在医师的建议下,黄魁和黄明明从柳州被紧急转到位于首府南宁的广西工人医院中毒病区进行抢救,并抽出两人的样本送往广州某医院进行化验。期间,他们遇到来自罗城县的一对夫妻也出现类似情况,男的叫罗雨,夫妻均被确诊为金属铊中毒。不久,黄魁和黄明明的化验结果也出来了,与罗雨夫妇一样——金属铊中毒!

医院主治医师详细询问了覃庆、罗雨等人的职业后认为,不排除人为投毒的可能。一语点醒梦中人。罗雨回想病发前,他们吃了父亲朋友送来的一只鸡,他还将鸡给家里养的狗吃过,发现狗掉毛很厉害!莫非难道那么巧,覃庆一家也是吃了别人送来的鸡才出现这种现象的!

这究竟是预谋还是巧合?事不宜迟,他们马上通知了各自的亲人,分别在柳州市和罗城县报了警。此事引起警方高度重视,当日,罗城警方和柳州警方同时立案,柳州警方将两案并案侦查。相隔甚远的两家人都是因为吃了别人送的鸡之后而发生重金属铊中毒,民警认为,这绝不是巧合。但是民警对这起重金属铊中毒事件进行立案侦查后发现,要想侦破这起案件,难度非常大,因为没有现场留下的物证。民警根据调查了解到,罗、覃两家分别在8月19日、8月20日吃过别人送来的鸡,没吃过鸡肉的人平安无事,而吃过的就纷纷中毒

柳州市卫生部门迅速行动,指示市中医院将尚在该院治疗的患者,紧急送广西工人医院治疗。对尚在市妇幼保健院重症监护室治疗未能转院的小强,立即协调上级部门采取应急措施。

由于该案性质恶劣,广西公安厅挂牌督办,柳州市警方火速投入大量警力进行侦查。经反复与受害人沟通,警方获得了一条重要线索——一个名叫“李东汉”的男子有作案嫌疑。但警方追查发现,“李东汉”为假名。刚刚升起的一线希望就此破灭!但柳州警方并不气馁,继续深入细致地进行调查。

民警从黄玲玲口中了解得知,跟她联系的这名网友叫“芳伶”,因为没有见过面,所以她也不清楚对方的真实身份。而罗雨一家则是吃了挂在自家房门外的一只鸡导致中毒的。而这只鸡是罗雨的父亲(下称罗父)十多年未见的一名朋友送的,罗父只记得该朋友姓韦。由于当时罗父不在家,所以对方就将鸡挂在了门上。结果,罗父逃过一劫,但他的儿子、儿媳却没有这么幸运,双双中毒。

那么,涉案人为什么要投毒,他这样做的最终目的又是什么呢?

治病短信

事发不久,罗父和黄玲玲分别接到了“中华神医门诊部”的专家发来的短信,这名专家称,他可以治疗铊中毒,但要报酬。由于救人心切,所以黄玲玲请对方将解药寄过来。9月中旬,一包裹从广东省通过大巴托运的方式送到黄玲玲手中。打开一看,里面确实有针对铊中毒进行治疗的普鲁士蓝、氯化钾缓释片等。黄玲玲将包裹交给了警方。

令民警感到惊讶的是,发短信给黄玲玲和罗父的手机号码竟然为131开头的同一号码。这不禁让民警联想到,黄玲玲口中的“网友”会不会和罗父的旧友韦某同为一人?如果是,此人也真够“神”了,他怎么会知道身处不同地域的两家人中了毒呢?他和中毒的两家人又有什么关联呢?民警试着通过可疑短信的来源查找投毒嫌疑人,结果发现,发出短信的这个号码已经停用了。

“神医”何许人也?带着一系列谜团,柳州警方在核实韦某身份的同时,根据包裹的来信地址,赶赴广东省东莞市一探究竟。9月16日,警方找到了从东莞到柳州的长途车司机,司机说包裹是工作人员给他的,他并没有见过寄件人。

随着案件侦破工作的继续深入,韦某的身份才得以明确。原来,韦某名叫东明,罗城县人,1958年出生。根据知情人透露,韦东明正在东莞打工。于是,民警随即赶到韦东明打工的地方,与当地警方密切配合,在塘厦镇石鼓村唐贝屯将犯罪嫌疑人韦东明抓获。经过对韦东明暂住的出租屋搜查,民警在其床下发现一个包,包里面有作案用的手机、未用完的硫酸铊粉末、注射器,有作案时穿的衣服、戴的帽子,并找到针筒和普鲁士蓝药剂多瓶。这些都表明韦东明有重大作案嫌疑。民警还在韦东明随身携带的物品中找出八张电话卡,其中分别有153和131开头的手机号码,正是黄玲玲的“网友”和“神医”的电话。原来,“网友”、“神医”均是韦东明

在随后的审讯中,通过出示大量的证据,终于突破了韦东明的心理防线,他承认了投毒的事实,并作了有罪供述。

原来,韦东明曾因犯投放危险物质罪于2002年被判刑八年。刑满释放后,无所事事的他通过手机用百度搜索到金属铊可以使人中毒且可以用普鲁士蓝解毒。他认为这是一条致富的捷径,于是决定通过向他人投放金属铊,再提供救治的方式达到牟利等目的。

2012年7月,韦东明通过网络购买了一瓶硫酸铊粉末及普鲁士蓝11瓶、氯化钾缓释片等若干。一个月后,韦东明开始实施自己的犯罪计划。他通过翻看之前的电话簿,选定了罗城的老乡(即罗父)和前女友黄玲玲为作案目标。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