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猪菜

 
杀猪菜
2015-07-25 16:13:33 /故事大全 /被围观

高老爷家的杀猪菜

老家在过年的时候几乎每家都要杀猪,谁家的猪大膘肥,就能看出谁家富足。老家叫国舅屯,清初的时候这里出过一对孪生姊妹,一块被选入了朝廷,一个做了妃子,一个做了嫔。这个屯名不是官赐的,是屯子里的人自己叫出来的。正因为国舅屯当年出了两个嫔妃,年年衙门没有人敢到这里来收税赋,自然这个屯子就富足起来。国舅屯有两大姓氏,分不出高低来,一姓姚,二姓高。

其实,国舅屯的来源也是源自于姚姓,因为嫔妃的父亲就姓姚。别看国舅屯两大姓氏,但若干年以后大都是两姓成亲,逐渐地国舅屯也就变成了分不出里外也分不出远近的族亲了。

但族亲的富贵多少也能看出高低来,屯子里最大的门户叫高若溪,家有田地一百多亩,大牲畜也有三十多匹,高家大院也最排场,前高两丈,四个墙角都有炮台,因为高家大院在屯子的最西头,他在墙上修筑炮台不仅仅是为了家族,更重要的是为了屯子的安全。高家的人缘很好,他家也有许多佃户,他从来也不跟佃户们争论租金,年景好就多收点,年景差就少收点,如果遇到灾害,高家也许不收佃户的一文钱。

另一个大户叫姚三岳,他的土地不多,却在屯子里开了一个油坊,豆油香油都榨。自然这两大户人家每年都要杀年猪,且不是杀一头,大都杀两头。猪又肥又壮,都不低于四百斤。屯子里一般过年的时候大都等着高姚两户先杀猪,他们杀完了猪普通人家才能开始杀猪。屯子里有一个杀猪匠叫高海山,年过五十,但杀猪的时候显得出奇的灵活。

他杀猪的时候不需要帮手,先把牛骨梳子拿出来,给猪的肚子梳痒痒,猪就舒坦地躺在地上等着高海山慢慢地梳,见这猪快半酣睡了,高海山就急忙从兜里掏出亚麻搓成的绳子,迅速地把猪的四条腿给绑上了。在绑猪的时候高海山也没有扔掉手里的梳子,继续给猪梳痒痒。这时候高海山才让几个大小伙子过来把猪放在一个大木头架子上,然后他又把猪绑在了木架子上。猪的主人从屋里端出一只很大的泥瓦盆,对着猪头放下。

这时候高海山才从屁股后拽出一把锋利的短刀,找准了位置一刀下去血就直喷到泥瓦盆里,不到半小时的光景,猪身上的血就流干了。这时候高海山还要把猪的四个蹄子割出口子来,他先抽了一袋烟,把身上的气力养足了,然后对着猪蹄子的刀口使劲吹气,又大约过了两袋烟的工夫这头猪就被吹成了球一样,被平放在另一张桌子上,开始开膛破肚。不到一小时的工夫他就把猪的内脏收拾得干干净净。最后一道工序是他将猪的大肠小肠放在草木灰里不断地揉搓,然后就把这些沾满灰的大肠小肠用水桶装着,拿到河边去清洗干净。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菟丝座女孩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