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里的“拿刀人”

 
青春里的“拿刀人”
2015-07-03 07:53:25 /故事大全 /被围观

现在仍然清晰地记得,四月的最后一天,阳光灿烂地在天空绽放笑脸,仿佛是在为我们最后一个月的拼搏加油鼓劲。在学弟学妹们敲锣打鼓尽情欢笑的运动会过后,我们站在阳光下,抬头看着他们从一排排红色、黄色与蓝色的座椅前缓缓移动着不愿意抬起的身子,离开看台。然后是为高三准备的独一无二的减压运动会,每个人都怀着激动的心情,毕竟三年只有这一次,除非复读,不然你只能享受一回。我和好友拍拍弯曲了一整天的后背,用写主观题写到要断掉的手指互相挠痒痒,在人群中像海里的游鱼般穿梭着嬉笑打闹。

我就是这时不小心踩到浩爷的脚的,他吃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买的一个糯米糍,突然“哎哟”一声,用手去揉自己酸疼的脚,糯米糍就这样掉到了地上,从紫色的袋子里滑落出来,圆圆的白白的身躯沾满了灰色的土。

我连忙道歉,然后又继续跑远了,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因为他一直都是那么大度。

浩爷有着一米八的个子,二百斤的体重,走在高三教学楼狭窄的走廊时,通常容不得第二个人超车,尤其是那强壮有力的双臂挥舞起来,拥挤在后面的人都能感觉到类似大鹏展翅时留下的一阵阵旋风。

他是我们班的活宝,从后门一直望向讲台,一眼就能看出哪里是他的位置,小小的桌子上摞着半米高的书,他经常将大大的头倚在上面思考数学题。书竟然从没有倒过,我们在旁边总是惊讶不已。

安静的自习课,因为有了浩爷的存在而变得有了一些乐趣。经常写着作业,他累得趴倒在桌子上时,会突然间听到“噗”的一声,然后传来开窗户通风的“刺啦”声,继而是一阵爆笑。高三就是这样,一点点快乐会被瞬间放大,直到狂笑声发泄了刚刚做题的烦恼后,才变得如之前一样安静。

我觉得这样做有些过分,但是浩爷没有一丝计较的神色。“都是开玩笑的。”他甩甩自己并不是很长的毛寸,憨笑着说。

他有严重的鼻炎,所以总是连着打喷嚏,他的喷嚏声音洪亮,站在屋外都能听到。第一个喷嚏过后,就震得他桌上那摞书一晃。有时候我们摸清楚了规律,看着手表默默算着时间,几秒钟过后,我们会一齐学他的样子打个大大的喷嚏,他真的立马也打起了第二个喷嚏,我们哈哈大笑,接着是第三个,每次我们都为这精确的计算感到一种油然而生的自豪。打完喷嚏,绝对是揩鼻涕的声音,他从那摞高高的书上拿下来一卷卫生纸,胡乱拽点,就附在鼻子上面,顿时排山倒海般的气势向全班压来,好几次老师都不得不停顿一下,静静地看着他,嘴角是强忍住笑的纠结。而我们,早已笑得前仰后合拍桌子加跺脚。他呢,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回报我们的仍是那憨憨的笑。

那确实是他最可爱的样子了。

可是刚才,就在我不小心踩了他一脚后,我没发觉他脸上其实已有异样的神情。

减压的趣味运动会,如火如荼地开展着,在进行了好几个游戏后,我们的热情被彻底点燃,没有课业负担的压迫,没有冥思苦想的痛苦,也没有腰酸背痛的折磨,我们都像获得了重生。

网友评论: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