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糖水

 
温暖的糖水
2015-07-25 14:59:36 /故事大全 /被围观

前几天,二十年未曾再见的田野哥突然找到了我家。他已经不是当初的模样了,而是一副成功人士的打扮。他说,找到你城里的家,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很好,我时时想起你,想起那碗甜甜的糖水。

那年,田野哥的父母相继患病去世。第二年,他姐姐远嫁他乡,小妹妹被送人了,家里就剩下他。一夜之间,田野哥疯了。雪下得很大,他赤身裸体在雪地里疯跑,然后爬上他家的屋顶,把瓦屋上的瓦一片片地揭下来,噼里啪啦,扔得到处都是。

晚上,雪依旧大,田野哥就钻在村头的麦秸垛里,我想去看看他。母亲说,别惹他,小心他伤了你;邻居们也说,别沾他,晦气会传给你的。莫名的恐惧,让我无所适从。那天晚上,我睡不着,当第二天起床到门外去的时候,我突然发现,田野哥就蜷缩在我家门口的玉米秆堆上,嘴唇乌紫,浑身发抖。乡亲们围了一圈,扼腕叹息,指指点点。

我突然遏制不住,泪水滚滚而下。我迅速跑回家,拿出来母亲刚蒸熟的两个馒头,还有一碗热腾腾的开水。田野哥看着我,一把夺过,狼吞虎咽地吃了馒头,”咕咚咕咚”地喝了开水,一把将碗扔在了地上。这时候,所有人都看到,被田野哥扔烂的那个碗的碗底,还有厚厚一层没有化掉的白砂糖。大家把眼光聚集到我身上,愣了片刻,都笑了。他们说,咱穷乡僻壤,白砂糖多金贵,给疯田野吃,糟蹋了,疯子管它甜不甜啊!

从那天起,我成了另一个傻子,成了人家谈论时的一个笑柄,但我不在乎。我想,田野哥疯了,可是,他的舌头没疯,他懂得甜或者不甜。

我眼前的田野哥泪流满面,他突然笑了: “那碗水真的很甜啊!哥是装疯。爹娘没了,家没了,一群小混混还天天打我、欺负我,我能有啥办法?疯吧—躲了欺负,也就此离开!”

真的,这么多年来,村里人包括我,提起田野哥,都以为他一定早早地死在了某个地方。可是如今,也许只有我知道——他活着,活得好好的。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亲爱的酥肉
下一篇:棉絮鸡求爱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