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寂寞的良家妇女

 
我是个寂寞的良家妇女
2014-05-12 21:27:48 /故事大全 /点击:74546℃

快递是在小艾正无聊的时候送来的。签收之后,她捧着四四方方的箱子摇了摇,实在想不出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最近她并没有网购啊。

箱子很轻,用剪刀小心翼翼地拆开一看,竟然是一箱枫叶。

谁会寄这样的东西给自己呢?小艾不知道,坐在沙发上看着那一箱落叶愣神了好久,终于想到一个人:是他?

是他吗?

小艾想起他来。他是小艾的初恋,在小艾的记忆里,他是非常美好的男生,温柔、高大、阳光,爱读书。

小艾还记得自己偷偷暗恋他的时候,有一次,在书店里遇到他,他一直在很认真地看书,小艾就站在他旁边,也假装很认真地看书。大概站了一个小时之久,他准备买下那本书。一摸口袋,却发现没有带钱。小艾说,我有,我有。一摸口袋,钱还不够。

小艾对他说:你等我,5分钟后,我把钱给你带来。

那是小艾人生中速度最快的一次短跑,从书店到小艾家里,上楼,跟妈妈打了个招呼,翻口袋,拿钱,又飞奔回去,用了15分钟。小艾赶到店里的时候很怕他已经走了,但他没走,依然安静地站在那里翻那本那年流行极了的小说:《挪威的森林》。

高考结束后,他们就在一起了。经常一起泡在书店里,一泡一整天。他们之间最亲密的动作不过是一起上公交车时,他拉了一下她的手。还有在大学录取通知书下来后,因为分离而生出的痛苦的拥抱。

还有一个浅吻。是在他们临行前的一天,在公园的一棵红枫树下,他捧着小艾的脸,犹犹豫豫地吻了下去。

小艾记得很清楚,有一片早熟的红枫叶飘飘扬扬地落了下来,落在了他的左肩上。那景象变成一幅会动的照片,是小艾青春里最不能忘却的记忆。

那一个吻后,他们就各自离家读书,分手,各自又有了恋人。听说他一直没有结婚。

会是他吗?

小艾记得QQ里还有他呢,立刻上网找到了他,他刚好在线,小艾问:你最近咋样?

他说:哈哈哈哈,我要当爹了。

小艾一头黑线:你不是还没结婚吗?

他说:先上车后补票嘛,记得给我两份红包哦。

小艾颓丧地关掉了QQ,靠在了电脑椅上。看来,不是他!

那他呢?是他吗?

小艾又想起来一个人,是她大学里影评社社团的团长。那个男生长得帅极了,一双桃花眼,极尽风流。有多少女孩子加入那无趣的社团,都是因为英俊的团长啊。

小艾是有点二皮脸的女生,见到喜欢的男生脸上就有点把不住,很容易让人一眼看穿。

记得那团长有女朋友来着,但他就是有事儿没事儿喜欢和小艾打趣,现在想来,她那时是有点备胎的意思的。没人陪他吃饭的时候,他一个电话她就去了,他说作业写不完,她就自告奋勇,我帮你。她学文科的,人家的作业是统计学,她帮什么帮啊。到底还是一笔一划,抄别人的。

有一次,他们一起吃饭,他盯着她问:你是不是喜欢我?

小艾很淡定地一边继续吃一边说:是啊,你不是早就发现了吗?

然后他就握住了她的手,她正拿着的筷子,当啷落地。心跳快极了,好像不应该这样的,那是一种罪恶的幸福感。

但她还是喜欢他,与他也有过很多次亲密的行为,拥抱接吻,背着人时都干过。最夸张的一次是暑假,他打暑期工没回家,她竟然留下来陪他,倒是他女朋友一放假就回家了。她每天早上起来带早餐去他宿舍楼下喊他去上班,晚上又骑自行车接他回来。

还记得那是个停电的夜晚,天气热极了,他们一起在小花园里无聊地遛弯儿。在一棵枫树下,他拉她坐了下来。四下里无人,他问她要不要做点有意思的事儿,她懵懂地问他:做什么?

小艾一直记得他的笑,坏坏的,又带点害羞。他先给了她一个深吻,然后手从她白色的T恤里伸了进去,熟门熟路地解开了她胸衣的扣子,握住了她还青涩的,从未被任何一个男生碰过的胸。

她觉得既难堪又难受,抽他的手却抽不开。他的力气真大。后来,他干脆把她扑倒了,像猪一样地拱在了她的胸前。她毫不犹豫地揪起了他的头发,之前对他的迷恋,在他如猪的那一个瞬间立刻消失殆尽。

那天他们不欢而散,她有段时间再也不想见他。后来他和女友分手后又找了小艾,但小艾拒绝了。毕业的时候,他给小艾写了一封长信,意思是,她是他生命中出现过的对他最好的女生,但是他没有珍惜,对不起,祝她幸福什么的。

大学毕业后,他经常打电话给她,还想继续以前的暧昧,一副风流又痴情的样子。小艾结婚的时候,他送了999朵百合来,在婚礼现场喝了个烂醉。

也许是他呢。

小艾想,给他打了个电话问,却是个女人接的:你谁啊,没事儿别给我老公打电话,我不高兴。

小艾无奈地挂断了电话。

那是不是他呢?

想到他,小艾身体就会热,脑袋就会发晕,一种类似羞耻的感觉在她的身体里奔跑,不停歇不停歇。

他是小艾的第一个男人。

他比小艾大15岁,是小艾在和社团团长划清界限后兼职时认识的。他开一间外贸公司,小艾为他们做产品翻译。

谁也说不清年轻时的无畏和努力,就算是周六日两天的兼职,小艾也是经常加班到很晚。晚了,男人就带她去吃烧烤,喝啤酒,一大伙人一起,浩浩荡荡的。他长得并不好看,皮肤黑,瘦,喜欢喝铁观音。

直至今天,小艾始终能记得,他吻她时口里的茶香。他倒是不坏,也没什么浪漫的花花肠子,大龄剩男。他认真工作的时候特别帅,小艾就是喜欢他这一点。

又一次加班到很晚,一起吃了宵夜,小艾已经没办法回宿舍了,就跟他回了家。在他家里,他对她用了强。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很羞耻,却又很快乐。明明心里在抗拒,身体却在迎合。

他放开她后,只对她说了一句话:你一毕业就和我结婚吧,我会对你负责到底。

小艾的第一次就这样结束了,她也不知道这第一次为什么会来得这样容易,她觉得自己有些贱。

她辞了那份工作,也从来没有想过去告他什么的。

她辞了工作后,他每天给她打电话,去学校找她,像个疯子。她骂他,让他滚,说他恶心,不要脸,各种伤害他的话都说。

后来他真的滚了,大概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没有一个电话,也再也没有出现在小艾的楼下。他消失的那几天,小艾先疯了,她发现自己竟然在想他,在担心他。

于是,二皮脸小艾就主动去了他的家,坐在他家门口的地垫上等他。

他一回来,就呆了。打开房门,拦腰把她抱起来,像抱孩子那样,把她抱上了床。

他渴了多少年了,对小艾的身体,是那样百般宠爱,花样繁多。他给过小艾很大的满足,最多的一次,他们在床上窝了3天,吃饭只叫外卖,用了整整一盒杜蕾斯。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