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没有遗憾

 
高手没有遗憾
2014-05-12 19:58:18 /故事大全 /点击:93380℃

一 庆功宴上,老干探

猝然倒地

市公安局反扒大队的老干探茅叔退休了,为了表达对这位从警四十年的反扒英雄的敬意,局领导班子特地找了家大馆子宴请茅叔全家,茅叔的战友和徒弟们作陪。其实对于茅叔来说,同事、战友和徒弟都是一回事,因为从反扒大队成立,他就是“黄埔一期”的“开国元老”,上至队长,下至见习警官,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

从警四十年,茅叔一直奋战在反扒的第一线,他自己都记不清究竟抓了多少贼,被市民们誉为专抓硕鼠的“老猫”。因为劳苦功高,上级几次要提拔他,都被他婉拒了。他说自己就喜欢这个除恶安良的岗位,贼人落网,百姓鼓掌,群众的利益没有受到损失,是他最高兴的事,到机关坐办公室,不舒服。就这样,上级同意他继续在一线战斗。然而,船到码头车到站,尽管茅叔对这份平凡而伟大的差事乐此不疲,但事实证明,他已经越来越不能适应这个岗位了。原因不在别的,就在于他的“资格”和“资历”太老了,这么多年来,他和反扒大队的战友们转战于车站、码头、市场、旅馆、饭店和商场等人群密集的场所,捉住了一只只伸向百姓腰包的黑手,尽管经常乔装改扮,但作为扒手的克星,他已然让贼人们闻风丧胆。所以,渐渐地,他那其貌不扬的形象就被全城的贼人们烙印在脑海里,只要他一出现,就“天下无贼”,而没有他,贼们就肆无忌惮。

开席了,市局分管治安的副局长邓局首先端起杯来敬茅叔:“茅叔,这杯酒不仅是我个人敬您的,也是全局干警敬您的,更是全市的百姓敬您的。您老四十年奋战在反扒一线,功勋卓着。您现在退下来,借用一句佛家语,算是‘功德圆满’。来,干!”

一直仔细聆听邓局祝酒词的茅叔在听到“功德圆满”这个词的时候,端酒杯的手突然抖了起来,嘴里嗫嚅着什么,但大家都没有听清。这时,他把酒杯高举过头,大喊了一声“干”,然后一仰脖一饮而尽。好!年逾六旬的他能够做出这样豪爽的举动,赢得了大家的一片喝彩声。然而,话音刚落,悲剧发生了——只见茅叔手中的酒杯“啪”地一声掉在地上摔得粉碎,紧接着,他“啊”地大吼一声,直挺挺地仰倒下去

宴席是无法进行了,大家七手八脚地把茅叔抬上车紧急送往医院。路上,那些由他亲手带出来的反扒民警们围着他大声呼喊他的名字,很多人都带着哭腔。只见茅叔怒目圆睁,一点反应也没有。看到大家焦急万分的样子,茅叔的老伴茅婶强忍着悲痛宽慰大家:“没事儿,我们家老鬼死不了,没看他眼没闭上吗?那是他有心愿未了呢,不会死的。”

最终,茅叔真的如老伴所说,老命保住了,可诊断结果一出来,大家仍然惊得目瞪口呆——脑中风!这就意味着,虽然茅叔没有死,但却要面临成为植物人的危险。一个意气风发冲锋在打击违法犯罪最前线的老干探,一下子成了卧床不起的植物人,他的同事、战友和亲人一时间都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为了抢救老英雄,市局的一把手甚至连市长都亲自出面了,要求医院不惜一切代价救治;院方也派出了最强的技术力量,使用了最先进的医疗设备,但结果仍然不尽如人意。茅叔没有生命危险了,但还是处于植物人状态,进食要靠鼻饲,状态好时能喂点水。茅叔的主治医生、心脑血管病专家孙教授表示,院方已经尽力,茅叔能康复到什么程度,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很多人因为无法接受这个结果而流泪。茅婶擦干眼泪,趴在茅叔耳边说:“老死鬼,这些年,你早出晚归,两头见星星,给你当媳妇就和守活寡一样。这回好了,你蹦?不了了,就好好守着我吧!”因为担心出现意外,上级特批茅叔住院进行康复治疗,还派了一名见习警官小李保护老两口的安全——毕竟,不知道多少贼人对茅叔恨之入骨。

茅叔入院的最初几天,他的病房一直很热闹。各级领导、各界人士、各路记者纷纷前来探视、献花和采访报道,搞得茅婶实在吃不消,常常求助医护人员帮着“挡驾”。

二 仰慕英雄的义工黄叔

随着时间的推移,茅叔的病房渐渐寂静了下来,毕竟大家都各忙各的,况且,这偌大的城市,新闻每时每刻都在更新,即使茅叔再劳苦功高,一个反扒老警察退休后脑中风倒下的事件,也不会长久地吸引外界的关注。慢慢地,人们忘了茅叔曾经的身份和经历,只知道他是一个因脑中风导致的植物人,躺在病房里苟延残喘。医护人员也只是每天例行公事地前来观察一下病人的状态。此外,就是反扒大队的民警们抽空过来看看,没有了茅叔的反扒大队,他的战友们忙得脚打后脑勺。茅叔的儿女们也都很忙,平日里,就只有茅婶和负责安保的见习警官小李陪着老英雄。茅婶几次催小李回到岗位上,因为她知道没有了茅叔,反扒大队一定很忙,但小李坚持不肯离开,他说,保护老英雄的安全和抓贼一样光荣。

一天,小李发现茅叔病房门口有一个人鬼鬼祟祟。职业的敏感让他意识到这个人有问题。他没惊动茅婶,拎起暖壶装着去打水的样子走出去,然后躲在暗处观察。这时,他发现一个瘸子蹑手蹑脚地来到茅叔病房门前说时迟那时快,他一个箭步冲到那人跟前,一把将他推进病房,紧接着一个漂亮的擒拿动作,将瘸子摁倒在一张空床上。“哎呦、哎呦,干吗这是,疼死我了!”瘸子疼得大喊,吓了一跳的茅婶被眼前突然发生的一切弄蒙了,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她看到瘸子被摁倒在床上哀嚎不已,有点于心不忍,就示意小李:“放开他,有话好好说。”“我盯你半天了,你是什么人,鬼鬼祟祟的在我们门前干什么?”小李像审犯人似的厉声问。“哎呀,误会误会,我不是坏人,我是医院的义工老黄,刚来不久,因为听说这病房里住着老英雄,我就总想来看看,能不能为他做点什么,可没想到,哈哈”瘸子略显尴尬地解释着。尽管小李仍然没有消除疑虑,但可能是年龄相仿的缘故,善良的茅婶却觉得眼前这个瘸子的确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义工,开始和瘸子拉起家常了。这时,小李又一次拎起了暖壶,当然,这一次,他也不是真正去打水,而是去了管理义工的医院后勤处打听瘸子的底细。

院方证实,瘸子没说谎,他的确姓黄,是在茅叔入院后不久来医院做义工的,一开始,院方看他一条腿有残疾,犹豫了很久,但他说,自己是残疾人,多年来一直受到社会上好心人的帮助,现在自己活得很好,衣食无忧,又是个光棍汉,了无牵挂,就想为需要帮助的人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来回报社会。老黄诚恳的态度感动了院方,他们留下了他。黄叔当上义工后,一直默默地做着奉献,脏活累活抢着干,还经常帮着照顾一些危重病人。尽管全院上下都对他有口皆碑,但黄叔始终保持低调。有一次,院政工科的干事带记者来采访他,黄叔不仅严词拒绝,还扬言如果再“逼”他出名,他只好卷铺盖走人。事后,大家对他肃然起敬。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吴老汉之死
下一篇:保安的奇遇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