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

 
出轨
2014-05-12 20:47:34 /故事大全 /点击:2016℃

如果有个男人让你戴了顶绿帽子,你会怎么办?

问这话时,常军拿着小勺,正慢慢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咖啡馆小包间里灯光幽暗,常军低着头说话,胖胡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胖胡琢磨常军话里是否还有别的意思,想了想,也真的猜不出还有别的什么意思。就很干脆地说,这事叫个爷们就不能忍,要是我摊上这事,我二话不说就宰了那狗日的,宁可下半辈子蹲大狱。

常军突然抬起头,笑了,他伸出巴掌拍了拍胖胡的脸,说,你要是真的这样做了的话,可不是蹲大狱那么简单,搞不好就得吃枪子儿。胖胡也笑了,说,可不,我都蹲过几次监狱了,用你们政府的行话就是,我属于有前科劣迹的人员,再犯法就得重判,不过这没关系,我肯定犯不了这条罪,我老婆早就带着孩子跟我离了,现在我光棍一个,哪来的绿帽子可戴。

常军没接他话茬,端起咖啡杯,猛喝了一大口,胖胡连忙陪着喝了一口,放下杯子,讨好地说,常哥咱别喝这苦了吧唧的玩意儿了,咱来几杯扎啤爽爽口?常军懒洋洋地伸了下腰,说,我可没那闲工夫跟你磨牙,待会还得回单位值班。交代你的那几件事回头赶紧给我办了,整个队里都急着等你的消息呢。说着从钱包里翻出几张钞票扔到桌子上,抬身往外走。

在包间门口,常军一不留神,差点撞上一对正往里面走的男女。凭着多年当刑警练出的眼神,常军一搭眼便看出两个人关系的不正常。青天白日的,两个看起来都不年轻的人鬼鬼祟祟地跑到这幽僻小弄堂里来泡咖啡屋,摆明了是有猫腻。常军想到了自己的老婆张梅梅,这个时间她在干什么?别是背着自己和哪个男人约会去了。一想到张梅梅,常军腮帮子一紧,牙开始疼了起来。

常军心里头的火气已经憋了很久了,原因当然在张梅梅那儿,他不明白张梅梅怎么就横竖看他不顺眼。

其实这个也不重要,夫妻搭伴在一起过日子,家长里短、柴米油盐,早就到了审美疲劳期了,心情不好的时候相互瞅着碍眼也不算不正常。想一想,有多少貌合神离的夫妻还凑合着在一起过呢。重要的是他还深深地爱着张梅梅,像当年谈恋爱那样爱得不可救药。这样对待感情的方式,当然让常军在和张梅梅的关系中理所当然地处于弱势,也因而让他很是痛苦。

以前,常军觉得张梅梅身上有些小虚荣,比如她喜欢一些昂贵的化妆品,大品牌的包包和衣服,等等。当然,这些嗜好时下所有年轻女孩子都有,只不过囿于各自的经济条件不能相提并论,谈不上有什么虚荣不虚荣的。张梅梅家境不错,从小父母就没亏欠过她。追求张梅梅那阵子,常军曾一度都有点自惭形秽了,觉得自己一个小刑警,每月那点工资,以后还真不能给她一个像样的生活。难得的是张梅梅并不在意,收拾收拾就搬到常军那里和他过起了日子。

倒算不得是苦日子。常军是警察,张梅梅在一家国有企业做白领,都属于国家工作人员,有份稳定的收入。张梅梅那边,时不时有父母接济,依然大手大脚地过日子。给自己买东西时,也捎带着常军那份。常军接过东西,心里暗暗使劲,一定要加倍努力,让张梅梅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刑警队里,常军算得上是个很强势的人,基本上除了大队长老陈之外他谁都不鸟。常军的强势靠的是搞案子的本事。当刑警嘛,每天面对的都是各种各样的案件,而考量他们这帮刑警工作好坏的尺子就是谁在破案子上有手段出成绩。常军在这方面自不必说,队里的大案子难啃的案子好多都是他搞出来的。

因为破案子,他立过功,也挨过处分。这都很正常,案子破好了,领导一高兴,立功受奖是眨眼间的事。不过这样的前提是中间的环节没出啥问题,通常情况下,也不会有啥问题,可也有例外的时候,比如审讯的时候刑警对嫌疑人的手段用得猛了,造成了明显的伤痕,或者阴差阳错,抓来的嫌疑人根本就是错的,案子弄个满拧。这就会弄得警方很被动,甚至很不好收场。这样的时候,领导当然就会不高兴了,领导一不高兴,就要追究当事刑警的责任,那就是没有功只有过了。所以说,当刑警都要有一副冷静的头脑,遇事深思,在做出行动前一定要小心谨慎,也就是常言所道的小心不犯大错。常军天生白面,瘦高,有一副儒雅的姿容,看起来很有那么几分羽扇纶巾、运筹帷幄的气度。

队里搞化装侦察,每次都让他装领头的,装得都挺像,居然没有穿帮的时候。嫌疑人押回队里,让他审,狗日的是个三进宫的老油条,见常军肤白无须,脸上带笑,以为是个好相宜的,就一问三不知,净打马虎眼,不往主要的方面唠。常军也不废话,一把将嫌犯薅过来,三下五除二把他身上的衣服扒光,只剩下个裤头,随后将他推到窗子前面,双手正扣在铁窗框上。做完这些,常军把窗子打开,任凭窗外的空气撒着欢儿地往审讯用的屋子里灌,转身扬长而去。

那几日正是腊月天气,松江所处的东北地区一到晚上气温能降到零下三十度。没到五分钟,那家伙哭爹喊娘,声音都不是动静了。常军再笑嘻嘻地进来,进屋先把窗子关上。再拿起询问本,嫌犯浑身哆嗦着,问啥答啥,回答得相当畅快。

当然,常军也有不成功的时候。

转过年春天,就碰上了胖胡。

胖胡他们一伙人在三路公共汽车用大镊子偷东西,本来干的是小毛贼的勾当,让反扒队去抓就是了,用不着刑警专业队出手。

刑警队都是办杀人抢劫的大案子的,哪顾得上这些鸡鸣狗盗的小事。可那次胖胡他们动静弄得挺大,把一个副市长的老婆给偷了。副市长的老婆每次出门都有车,出事那天不知搭错哪根神经,想弄个与民同乐,就放弃了坐轿车,而是和一大帮寻常百姓挤上了公共汽车,结果胖胡他们真长脸,第一个就把副市长老婆的手包给掏了。

丢的东西虽然不多,但事情性质很恶劣。副市长给公安局长打电话,说你们公安是怎么搞的,社会治安这么差,老百姓上街就丢东西,还谈何安全感?局长的脸上挂不住了,当即发下话让底下破案。局长的下面是分局长,分局长当然不敢怠慢,就让刑警队放下所有案子,先捡这一档子要紧的事弄。

抓一帮小偷对常军这帮刑警们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常军领着两个弟兄着便衣在公汽上溜了两趟,就把胖胡逮了个正着。想好了,拿胖胡当个突破口,胖胡一撂,这窝贼就能一锅端了。

照以往经验,审做贼的都容易。一则家伙们骨头软,不用真动硬的,两句威慑的话一般就怂了。另外,偷东西算不得大罪,尤其是公汽上的拎包贼,算不得大事,通常情况下也就治安拘留,连劳教都够不上,犯不着和警察死扛。本来常军对胖胡没打算动硬的。胖胡偷的是副市长老婆,副市长老婆有的是钱,谁都知道那些钱是怎么来的,偷了就偷了,这没什么了不起的。要不是碍着警察的身份,常军没准私下里还得鼓励胖胡多干点这事。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鉴宝
下一篇:一匹老红马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