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人艳福

 
憨人艳福
2014-05-12 20:46:42 /故事大全 /点击:5086℃

一、憨娃子乔干大

乔干大死了媳妇,三年还没续上。没有婆娘的日子,就像没调盐的饭,水水淡淡的,没有一点滋味。

夏日的晌午一如既往地漫长。太阳像个烧红的铁疙瘩,无休止地向大地喷洒着灼热。马蛇、蝎虎子、屎爬牛等小生灵们,耐不住日头的烘烤,纷纷钻到洞穴或草棵子里避热。滩地上几头用草绳拴着的叫驴,在太阳底下跳蹦子,嗷嗷地叫着,经过几番努力,终于挣脱了绳索的束缚,疯了似的跑到小河边的湿地上打滚、撒欢。

地里干活的男人女人们,撂下手中的工具,聚拢到柳荫下边,一边擦汗,一边七嘴八舌地发议论:

啧啧,这老天爷,简直要把人热死

唉,又没啥指望了,苞谷才浇了一个水,旱日塌了

投入多,产出少,这庄稼越种越没意思了

上边成天说要让农民增加收入,靠啥增加?还不是驴驮草,刚够嚼

一年巴着一年富,年年穿个没裆裤

这球日子有个啥过头?还不如进城到杜三娃的货运队去装车,好赖还能见着几个现钱

男人们说着话,从衫子口袋里摸出廉价烟,照例是那种红纸包装的兰州牌,两块钱一包,互相敬着,再互相点上,香喷喷、美滋滋地抽起来。

女人们似乎不知乏,聚在一起就有扯不完的闲淡。

几个年轻媳妇,默默地坐在一旁,在男人们肆无忌惮的目光下,解开怀,扯出乳房来喂孩子。

嗨,嗨,都把头掉过去,有啥好看的?女人们扯尖了嗓门喊。

嘁,神啥哩,那么个东西,谁没见过?男人们回敬一句,照看不误。

你们快瞧呀,干大那老家伙的口水都下来了

红桃,你就可怜可怜干大哥,给他咂一口吧

咂一口奶,帮你锄一垄地,这个交易很划算哩

红桃,你咋不说话?不说话就是没意见。干大,快上啊

那个叫红桃的媳妇,绯红了脸,鼓起胖乎乎的小嘴,悄声骂了一句谁也没听见的话。

闲球没正经!乔干大接上了话茬儿。他觉得,再不出头他就太不像个男人了。

这当口,乔干大感到,红桃的目光柔柔地向他掠过。他装做没看见,胸腔里涌起一股热流。

干大哥,红桃怀里那娃咋越看越像你?

真的,嘴巴像,眉眼也像,莫非干大帮三娃种了一茬庄稼不成?

乔干大的心一阵发紧。人们这话不像是在开玩笑。这可是个原则性问题,不能让他们再按这个路子继续说下去,必须坚决地、毫不留情地把这几张臭嘴给堵上。

嗨,说话还是放屁呢?老子给你媳妇种个娃,养下看看像不像你爹?

有效果,人们的嘴巴暂时闭上了。接下来,要把不利于自己的话题引开。

你们这些球人,嫌种庄稼没利润就进城当鸭子去呀

干大哥,啥叫鸭子?你快说说

城里有些大款的婆娘,掏钱雇男人专门搞自己,干那活的爷们儿就叫鸭子

啧啧,又舒服又挣钱,世上真有这么好的事?

好事天天有,单怕人老了,你龟儿子知道个球

男人们嘴里的荤话,像个麻线团,越扯越长,无边无际。

笑声,如同野地里惊飞的麻雀,铺天盖地地回旋着。

村人的生活,就像一缸沤溲了的水。平日,男人女人们没啥畅快事,唯有在这种场合,拉扯起这种话题,才是他们最开心的时候。

此地乡间有句俗话:一天不提女人那东西,太阳不倒西。女人是男人们开心的钥匙,女人是男人们一辈子做不完的梦。

车轴汉子乔干大,不想再跟别人瞎扯淡。白白浪费神经的事,打死他也不干。他想静下心来,认真考虑一些亟需考虑的事情。

他满不在乎地咧开大嘴岔,龇出两排黄板牙,呵呵一笑,在荫凉地里放倒身子,很舒服地伸了个懒腰,把脚上的鞋蹬掉,十个肉蛋似的脚趾头互相摩搓着,眯上眼,不再搭理别人。但他那两只扇风耳,却直直地奓着,操心地捕捉着人们对他的各种议论。往事像一缕淡淡的烟雾,从他的脑海深处慢慢地飘来。

二、时来运转

乔干大生得粗手大脚,愣头愣脑,胖大累赘的身子,仿佛随时都要往外冒力气。按照算命先生的说法,这种相貌的人天生是靠力气吃饭的——谓之劳碌命。但乔干大偏偏是个不信命的人。乔干大有乔干大的活法,他才不管别人满嘴跑火车!别看他外表憨憨的,天生一副愚人相,肚子里的道道多了去了。他成天谋划,成天算计。谋划啥,算计啥,只有他自己清楚。别人看不透,摸不清,只把他当个憨人。一句话,村人眼里的“憨娃子”乔干大,其实是个大智若愚的精明人。乔干大的算计没有人能相比,乔干大的肠子都比别人多几道弯弯。

有朝一日,村人一觉睡醒发现乔干大时来运转,成了村子上空一颗耀眼的明星,个个都成了木头做的鸡,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子抠出来。不信?咱走着瞧

乔干大的确有内秀。乔干大的内秀得益于乔家祖上的遗传。

乔家的老太爷,过去曾是包头绥远一家大字号有名的账房先生,一架生铁铸的算盘被他打得出神入化,什么金香炉、银供桌、狮子滚绣球,闭住眼睛都能打十三个来回,就跟玩儿似的。更绝的是,他能用算盘珠子测定人的吉凶祸福,自称有天地造化之功,神鬼莫测之妙。他除了给人家做账房先生,还在家里招徕算命卜卦的生意,嘴里常念叨一首开场诗:甘罗早发子牙迟,彭祖颜回寿不齐。范丹贫穷石崇富,八字生来各有时。

俗话说,会水的鱼儿让浪打死。又道是人算不如天算。古往今来,天底下精于此道的人多了去了。三国时的诸葛亮怎么样?那可是一等一的聪明人啊!结果如何?神机妙算,没算出五丈原,你说臭不臭?

乔老爷子恰恰就招了这个祸。据说有一天,这老爷子闲来无事,在花厅里逗弄红嘴八哥玩,那扁毛畜生忽然欢快地叫起来:皇娘母子!皇娘母子!老爷子吃了一惊,回头一瞧,原来是老妻给他送茶来了。老爷子心里暗自寻思:莫非咱乔家屋里真会有人位居九五?天意不可违,不如先给老婆子掐算掐算,倘若有些迹象,也好早做打算。于是,叫人扛来铁算盘,就在花厅八哥架前摆下卦堂,净手焚香,祷告祖宗神灵,然后按照章法规则,噼哩啪啦一顿爆打。就在这时却出了怪:有个算盘珠子纵然使出千斤之力也拨不上去。反复演算,反复推理,皆是如此。进一珠老妻寿超百岁,贵不可言;退一珠则黄泉路近,数日即亡。也就是说,老妻的生死存亡只在这一珠之间。乔老爷子犹如五雷轰顶,顿感天旋地转,狂怒之下,扯了卦书,摔了香案,把一架铁算盘砸了个七零八落。接着,立即变卖房产,收拾细软,给掌柜连个招呼也没打,就带上老婆和独养儿子远走他乡。半道上,老婆染病,数日亡故,正应了铁算盘所测卦相。爷儿俩辗转来到嘉峪关长城脚下,在一个名叫两三口的地方落了脚。十多岁的尕娃子到陆家烟坊当了伙计,老爷子则变得疯疯癫癫,最终到文殊山出家当了僧人,后来杳无音信,不知所往。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厨子不偷
下一篇:水塔与汽车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