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手

 
刘一手
2014-05-12 21:08:39 /故事大全 /点击:92316℃

刘一手这个名字太平太俗。我住的小巷子里就有一家刘一手火锅店,我想可能老板姓刘,有一手绝活,也可能是留的谐音,做事情留有余地,有时一下子给你来个意料不到的惊喜。但我说的刘一手,是一个人,他确实姓刘,可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和他面对面我叫他老刘,背地里我叫他刘一手,他确实只有一只手,不知少的是左手还是右手,这点确实有点记不清楚了,因为他的衣服是常年披着的,手不轻易露出来,偶尔露出来扶一下眼镜或者必须要干的其他事情,又极快地缩了回去。偶尔的峥嵘,让人不识庐山真面目罢了。

小城的中心,有一个广场,广场不大,人一多,就显得密密麻麻。有打麻将的,玩纸牌的,有摆儿童电瓶车的,扯开了嗓子唱烂摊的。广场边上的树荫里有几处卖古物的,瓶瓶罐罐一个个眉眼模糊,让人辨不来真假。卖壮阳药的在僻静处,摊主倒长得周周正正浓眉大眼,见有人围上来,摊主不厌其烦地一一讲解,听得人眼红耳赤,有心里想要的人,用极快的眼神左右顾盼,见没有熟人,用极快的速度成交,又极快地离去,好像做了一回贼似的。

广场人声鼎沸,闲人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衣服颜色都挺灰暗,给人感觉好像改革开放以前的生活影像。若说有点颜色的,是那些穿着暴露,脸抹得花里胡哨长相一般的站街女,挤眉弄眼地在人群里挤来挤去,专做中老年人的生意。有一个又唱又跳的老婆子,有时突然在地上打起滚来,嘴里乱嚷。还有一个头扎红巾的壮汉,手握一根木棍,棍头上绑着一柄弯刀,亮光闪闪,站在假山上,一动不动,满脸严肃,让人看了不禁愕然。广场实在是太热闹,太有意思了,人们给广场取了一个形象的名字,“五汉广场”,包括老汉、病汉、懒汉、疯汉、嫁汉(妓女的意思),我常看见那些步态蹒跚,手提板凳的老人,在吆喝同伴,走啊,到五汉广场去啊。

我就是在这里认识了刘一手。我有个习惯,闲了总爱去广场转转。也不干什么,翻翻书摊上的旧书,站在打麻将的老人背后,看一会麻将,看几个老太太扭秧歌,听弹三弦的盲人唱小曲。转得次数多了,我就发现了刘一手,他的头梳得光光的,戴一副茶色眼镜,一套合身的西装,但上衣总是披着的,他的脸色是麦子的颜色。他的眼睛隐在镜片后面,感觉很深邃,有点神秘的样子。我在人群里穿来穿去,他也在人群里穿来穿去,互相一照面,他看我一眼,我也看他一眼,就走开了。就这样一天总能打几回照面,有时我们站在一起,看同一个热闹的场景,半年过去了,一年过去了,我们成了心照不宣的熟人,时间长了,再碰见,他点点头,我也点点头,我们就这样认识了。我知道他姓刘,但我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他有什么样的家人,有老婆孩子吗,是女儿还是儿子,这一切都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但从他的穿衣打扮来看,他的生活好像还是不错的,只是衣服长年披着,只不过每件的颜色面料不同罢了。

我和刘一手发生生活交集,源于我的同学魏蒙,他是一个不大不小局的办公室主任。魏蒙当办公室主任已经十年了,他常向我发牢骚,吐苦水,说当办公室主任永远是写不完的材料,陪不完的客人,不是喝酒吃饭,就是在喝酒吃饭的路上,我说,喝酒吃饭有什么不好呢,别人想腐败一下还没有条件呢。他的神情忧郁,脸色苍白,镜片背后充满血丝的眼睛盯着我说,你腐败一下试试,那种场合,胃里早已翻江倒海,可还得赔着笑脸,看领导的脸色行事。他这样一说,完全一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感觉。我倒有点同情他了。我说慢慢熬吧,都是这样熬过来的,总有熬成婆的一天。他说,光熬也不是办法,咱是寡妇睡觉,上面没人。魏蒙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对工作始终一丝不苟,这也缘于现任局长不止一次对他说过,要推荐他当副局长。他叹息着对我说,这辈子看样子最高只能干到副局长了。我说,副局长也不错,同学干得最好的也只是处级干部,很多人已经在时间的长河里大浪淘沙,不知所踪了。

魏蒙的副局长眼看有戏,宣布的时候却不是他,让乡镇上来的一个乡长干上了。我知道这对自尊心很强的他打击是很大的,就没敢再联系他,他却找上门来了,一副病恹恹的样子。我赶紧把他拉到一家酒馆,我知道几杯酒下肚,让他倾诉发泄一下也好,我的角色就是当一名忠实的倾听者就行了。刚一落座,酒还没有开喝,他就神情悲悲地说,真是时运不济,昨天去算了一卦,王仙说这是让白虎星害的。

白虎星?我惊讶地张大了嘴。

说来话长,这事我对别人从没有说过,也就只能对你说了。看他信任的目光,我重重地点了点头。

原来那天晚上,魏蒙在单位上加班,回家已是凌晨,当晚夜色阴沉,路灯昏暗,魏蒙孤独的身影在大街上一会变短,一会变长。在临近小区的巷子里,他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唧唧声,他驻足细看,只见路旁电线杆旁一男拽着一女干着什么,魏蒙心想不好,遇上打劫的了。魏蒙的正义感油然而生,在路边草丛中寻到了半截砖头,直奔过去,嘴里大喊,抓贼啊!这一喊不要紧,路边暗地里一下子蹿出来几对男女,提溜着裤子狂奔,有一个女子裤子掉下去绊在了脚上,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白屁股在灯光下发着亮光。魏蒙傻眼了,这哪里是什么抢劫,是站街女在路边野合。

魏蒙说,你说我咋这么倒霉呢,想做好事却碰上这等烂事,这婊子一定是个白虎,遇上克星了,还当什么烂球副局长。

我听了哈哈大笑,我说,想不到我们的魏大主任还想来一出英雄救美呢。

魏蒙瞪了我一眼,说,我这样了你还笑,你说这事和提拔有关系吗?

我说那有什么关系,风马牛不相及,再说提拔是有多种原因的,有一些我们看不见的手在后面动着。

他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他说碰上白虎星要走几年霉运的,王仙说了,要请艺人拾掇拾掇,不然还不知道发生啥事呢。

我说,喝酒,能发生啥事,一家局的办公室主任还迷信啊。我俩重重地碰了一杯,一仰脖把酒灌了下去。

这事一过去,我也没放在心上。谁知过了一段时间,魏蒙打来了电话,用很神秘的语气对我说,今晚到我家来吧,我已请了艺人,要安顿屋子,我把媳妇和儿子打发回娘家了,你来帮帮忙。我不知道这事情能帮什么忙,也许是好奇心作怪,就答应了他。

晚上一进他家门,就看到了刘一手,在沙发上正襟危坐,互一照面,我们同时一愣,又旋即笑了。魏蒙介绍说,这是我请的刘师,我说我认识,我对刘一手说,没想到你会干这个,刘一手笑而不答,只是点了点头。

接下来就是驱鬼弄神的仪式,不过倒也简单,先焚了几炷香,化了几张香裱,舀了一碗清水,把两根筷子放在碗中,刘一手喊声立,那筷子倒立住了。刘一手闭目念念有词,突然睁眼,把纸人朝空中一扔,手持菜刀朝空中乱剁,纸人化作纸屑,纷纷扬扬,看得我目瞪口呆,而神奇的是,这一连串动作之后,他披着的衣服像贴在了身上,倒没有掉下来。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网谣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