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裤腰带

 
沉重的裤腰带
2014-05-12 20:14:30 /故事大全 /点击:68132℃

李涛和几个朋友一起在大排档喝着酒,猴子突然说:“那边有个老太婆一直在盯着我们看,你们有谁认识她吗?”大家都转过身去看。

一瞥之后,李涛黑着脸走过去:“你怎么找到这里了?”田水花赔着笑脸说:“你都好几天没回家了,奶奶担心你!”李涛没好气地说:“我又不是小孩子,有什么好担心的?”说完不再搭理她,自顾自地转身招呼大家继续喝酒。

几天后,李涛出车回来,刚从货车上跳下来,田水花就拖着个蛇皮袋凑了过来。她眯缝着眼睛,小心翼翼地问:“小涛回来了,我有事找你。”李涛有些不耐烦地说:“我快累死了,有事回头再说。”

也难怪李涛心情不好,女友小娟已经下了最后通碟,她父母要的彩礼钱若再凑不齐,他们的婚事就黄了。李涛在货运公司开车,工资不高,快三十岁的人了,家里要啥没啥,难得小娟不嫌弃他,却过不了她父母那一关,李涛连抢银行的心都有了。偏偏田水花不识趣,老在李涛身边转悠。李涛不待见田水花,除了和小娟的婚事这个原因外,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说起来田水花也是个苦命人,当年她孤身逃荒到榆树村的老林子时,又累又病,一时想不开,一根裤腰带搭在树上准备了结了自己,老实巴交的光棍汉李根生把她救下来背回了家,病好后她就留了下来。田水花三十多岁才生了儿子李成林。四十多岁的时候,田水花生过一场大病,据说药石无效,已经放到祠堂等死了。谁知放在祠堂两天两夜,田水花就是不咽气,第三天灌了些米汤,她又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田水花的厄运并没有就此停止,第二年,李根生在山上砍柴时,被毒蛇咬了,送了命。

田水花一个人把孩子拉扯大,娶了媳妇生了娃,眼看就能享上福了,儿子李成林却一病不起。村里人都说田水花命硬,当年死而复生是折了亲人的寿。

李成林被抬进村里祠堂时,儿媳妇抱着嗷嗷待哺的孙子哭求田水花,去宗庙自求折寿抵儿子的命,田水花含泪答应了,临出发时却躲了起来。后来她自己辩解说,上茅房时,裤腰带打了结,怎么也解不开,急得她用力一扯,撞到茅房墙壁突起的砖头上,被撞晕了。

因为她的解释荒唐又无从考证,村里人都十分鄙视这个自私的老婆子,私下里说什么的都有。儿媳妇扔下孩子改嫁了,田水花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大孙子,从小就没了爹妈的李涛却恨上了田水花,连奶奶都不愿意喊。为了不影响孙子的运势,田水花早早自觉地搬到柴房去住。尽管长大的李涛早就明白那些折寿什么的都是迷信,可是心里却始终有个疙瘩。

见李涛皱着眉头,田水花不敢多说什么,蹒跚着走开了。一阵风吹过来,她打了个趔趄,蛇皮袋掉在地上,饮料瓶撒了一地。李涛叹口气,走过去帮她捡起来。田水花忙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桔子在衣服上擦了又擦:“你爱吃的,给你!”见李涛不接,她赶紧补充说,“不是捡的,这是我买的。”

帮田水花把袋子提回家后,李涛转身就准备走,抬头正碰上田水花可怜巴巴的眼神,心就有些软了:“你有话就赶紧说吧,我一会儿还要去找小娟呢。”

田水花高兴了,忙问:“涛子,你会用电脑上网吧?”李涛点点头,田水花接着说,“涛子,我听说人家网上寻找亲人,可灵验了,你在网上把你大伯给找回来吧!”

李涛愣住了,田水花就生了一个儿子,哪来的什么大伯?田水花叹口气,打开了话匣子。

原来田水花逃荒到榆树村之前,在山西老家和丈夫生了个儿子。婆家挺有钱,只是丈夫脾气不好,经常打骂她。田水花带孩子回娘家,赶集的时候把孩子弄丢了,她不敢一个人回家,就一直四处流浪找孩子,找到榆树村时恰好病倒了。这时候文革开始了,她打听到先前的丈夫被批斗成了地主,就更不敢回去了。后来见救自己的李根生老实可靠,就在小山村安下心来过日子。

李涛还是有些不明白:“几十年了,我还怎么找大伯啊?”

田水花说自己命中克夫克子,早绝了寻亲的念想。只是前几天她在广场捡瓶子的时候,看到那个大屏幕里有个一闪而过的面孔很眼熟,再加上当时那人挥了一下手,胳膊上的胎记很明显,一下就让她想起自己的大儿子了,他的胳膊上就有一个铜钱大的胎记。回到家里,她一直琢磨着要是能再见到儿子一面,死也能闭上眼了。

李涛问田水花记不记得是哪天看的新闻,田水花摇摇头说记不清了,想了想又说好像是一个什么领导视察的节目。李涛问有没有什么信物,田水花说儿子走失的时候只有五岁,脖子上挂着个长命锁。眼见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李涛只好敷衍田水花,说回头在网上帮她发篇帖子。

晚上,李涛和小娟吃饭的时候,把这事当闲话说给小娟听,小娟一听来了劲,拉着李涛一起来找田水花。小娟嘴巴很甜,一口一个奶奶叫得田水花心花怒放。小娟反复追问事情的细节,当即就用手机把田水花寻亲的消息通过微博发了出去。

几天下来,微博的点击量并不大,小娟并不灰心,她积极地排查着最近一周的各地新闻,又在寻亲访友的社区论坛里发帖子,忙得不亦乐乎。李涛这段时间正想着和朋友合伙做笔买卖,也没心思管这些闲事,就由着她去折腾。

这天,李涛突然接到小娟的电话,电话中小娟的声音激动得都变调了:“李涛,大伯找到了,你快过来看啊!”李涛赶紧跑去小娟家。

小娟点开网页,发现下面有好几条跟帖。其中有两条是同一个人发的,大致是说自己小的时候和母亲走散,被人拐到北京,一对好心的夫妇收留了他。养父母说因为他年龄太小说不清身世,只记得是山西口音,而且身上带着一把长命锁。双方又对了一下细节,小娟越发认定对方就是李涛要找的“大伯”了。

“大伯”看了小娟发给他的田水花的照片,说依稀有自己母亲的模样。“大伯”又说自己事业上已经有一些成就,有能力让自己的亲生母亲安享晚年,只是因为身份特殊,有些琐事脱不开身,也怕家里人一时接受不了,等他做好安抚工作就会来见田水花。

田水花知道后,脸都笑成了一朵花,开始盼星星盼月亮地等着。“大伯”知道李涛正在筹办婚事,二话不说先给小娟的卡上打了五千块钱,说是贺礼。

小娟的父母知道这件事后,高兴得合不拢嘴,小娟妈悄悄把小娟扯到一边:“看不出来李涛他奶奶以前还是个地主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留意下她身上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总得给你个见面礼什么的!”小娟撇了撇嘴:“妈,瞧你那点儿见识!这要真攀上了那个亲戚,还不比啥见面礼都强?”

李涛和小娟见父母已经默许了他们的事,对彩礼也不作硬性要求了,两人赶紧趁热打铁选了个日子就把婚事办了。小两口不顾田水花的反对,硬把她的铺盖搬回了堂屋。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周傻的鬼
下一篇:沉默的证人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