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号者死

 
盗号者死
2014-05-12 20:43:45 /故事大全 /点击:81577℃

“虫子”入侵

热衷编程、网名叫“虫子”的乔非鼓捣出一款盗号木马:“后窗”。在“后窗”的帮助下,他非常轻松地进入了同城网友“鹰隼”的QQ。与绝大多数盗号者一样,乔非的目的很明确:骗钱。但令他失望的是,“鹰隼”的好友数量居然为零。好在标注为“家人朋友”一栏里,还有三个灰色头像。一个是“宝贝”,一个是“老妈”,另一个是“铁杆”。

为了提高成功率,乔非并不急于发出事先编好的求援消息,而是点开了聊天记录。看着看着,一个年轻女孩的素颜照映入了眼底。

这个宝贝,五官标致,清纯中透着一丝娇羞,瞅着就惹人怜爱。浏览完他们的对话,乔非断定宝贝是鹰隼热恋中的女友,便模仿鹰隼的口气敲过一行字:“宝贝,睡了吗?”

眼下已是半夜11点,对这次入侵,乔非本不抱多大希望。孰料,宝贝的头像亮了:“还没呢。你不是说明天有事,要早点休息吗?”

有戏!转瞬之间,乔非动了财色双收的念头:“睡不着。宝贝,我想你了。”在回复这句话的同时,还发过一个歪笑的表情。

“小色狼,是想入非非吧?”宝贝回了一张暴打的图片,竟心有灵犀地打开了视频。

乔非是冒牌“鹰隼”,万不能对开视屏,让宝贝瞅见真容。不等想出该如何应对,宝贝已出现在屏幕上。她脸色绯红,忸忸怩怩地对着视频慢慢脱掉了上衣。

果真是肌肤胜雪,明艳动人。乔非正看得血流加速,老妈的头像跳起来。

“儿子,怎么还没睡?”老妈问。乔非紧盯着宝贝的无限春色,强咽下一口唾沫回道:“妈,我有点事,忙着呢。”

老妈的打字速度够快,继续刨根问底:“什么事?是不是遇到麻烦了?”

恰是“麻烦”这个字眼提醒了乔非。盗取账号,意在骗钱,机会来了。心下想着,乔非故意卖了个关子:“妈,没啥大事,你别管了。”

“我是你妈,我不管谁管?你不说,我一晚上都睡不着。”老妈说。

既然你自投罗网,我又何必客气?念及此,乔非把编好的故事发了过去——哥们去按摩房中了“仙人跳”,被勒索五千块,要不拿钱就报警。哥们落难,岂能不帮?老妈一听,忙追问乔非有没有做对不起小蕙的事?

她口中的小蕙,应该是在视频里宽衣解带的宝贝。乔非赶忙解释:“妈,我哪是那种人?小蕙也在线,我正求她帮忙呢。”

可怜天下父母心,老妈中招了:“千万别跟她提。要多少?老妈出!”死神降临

为避免引起“老妈”的怀疑,乔非只要了四千块。这时,他注意到宝贝的手机响了。

若是“鹰隼”打给她的,我必将露馅。乔非暗叫声糟糕,又飞快地点开“铁杆”的对话框,复制、粘贴了对老妈编的故事,力争在现原形前再捞一把。许是老天有眼,铁杆也隐身在线:“暗号。”

暗号?稍一寻思,乔非想到了那句江湖切口:天王盖地虎。在聊天记录里,鹰隼和铁杆每次碰面,似乎都先问暗号,而对方的回答无一例外是这句切口。果不其然,铁杆也做了乔非的钩上鱼:“你在哪儿?我这就给你送过去。”

此前,乔非盗过许多QQ 账号,目标多是同城网友。不在异地登录,更能迷惑对方。见铁杆要送钱上门,乔非有些慌,忙发过银行卡号:“夜半三更的不方便,再说,我朋友爱面子,不想让外人知道这种事,还是用网银转给他吧。”

“行,我先查查卡里有多少钱。”当铁杆回复时,宝贝已挂断电话,眼底多了丝狐疑:“邱航,你没出去厮混吧?”邱航,该是“鹰隼”的原名。乔非问:“你听说什么了?”宝贝回道:“阿姨说你朋友出事了,不让我给你打钱。老实交代,到底出了啥事?”

敢情,宝贝接听的电话是“鹰隼”的老妈打的。乔非暗暗松口气,十指飞动:“你要相信我,我一直在和你聊天,哪儿都没去。”“哼,谅你也不敢偷嘴。”宝贝说,“钱要不够用,你吱声。”“宝贝,我爱死你了。你先给我哥们转五千,要用不上,明早就还你。”

从视频里看到宝贝点了头,乔非惊喜得差点跳起来。但很快,喜悦荡然无存,只剩下了惊恐——一个黑影悄无声息地爬进窗子,猛地扑向全无防备的宝贝!

“有人,小心啊——”

惊叫脱口,乔非才想起电脑既没开视频,也没开语音,宝贝根本听不到。而等他手忙脚乱地去点击语音时,宝贝已发觉有人入室,大喊救命。黑影的脸部轮廓也清晰起来:三角眼,塌鼻梁,豁嘴,样子很凶。他伸手去捂宝贝的嘴,宝贝却死死咬住了他的手指。豁嘴登时恼羞成怒,挥起尖刀割向宝贝的脖颈。

宝贝倒下了。乔非看得一清二楚,蒙面男子瞪了他一眼,探手扯掉了视频头。屏幕剧烈一晃,定格在了宝贝的脖子上。

血流汩汩,触目惊心。

宝贝复活

惨不忍睹的血案就发生在眼皮子底下,乔非惊骇得好半天没缓过神。而更不可思议的一幕接踵上演——铁杆说,他网银里没多少钱,还是亲自跑一趟,给乔非送来。乔非惊魂未定,一动没动,可对话框里却在自动输入:“那就有劳哥们了。你知道该往哪儿送吗?”

“知道。柳湖小区。”

“不对,是城东的桃花巷16号。”乔非藏身的出租屋,正是桃花巷16号。除了他,屋里连只苍蝇都没有,究竟是谁在操作,在打字?乔非使劲揉揉双眼,瞅到和老妈的对话框又跳到前排,并输入了相同的内容!

这绝非幻视。乔非顿觉毛骨悚然,头皮发炸。藏身行骗的地儿已经暴露,必须马上逃离,但双腿却如灌了铅般不听使唤。好不容易站起身,又被电脑椅绊了一下,结结实实摔趴在地。

“虫子,别走啊。你要的钱很快就送到。”

循声回望,电脑屏幕上,宝贝在笑,笑得艳若桃花。

她不是死了吗?她怎会知道我的网名?乔非彻底吓破了胆,跌跌撞撞冲向门口。刚推开门,便瞄见了一张无比熟悉的脸孔。

是豁嘴。豁嘴登门,定是想杀人灭口!乔非哪敢怠慢,使足劲拽上门又退回了卧室。

对,我编写的盗号木马叫“后窗”,从后窗逃。乔非抖索着双腿爬上窗台,一头栽了出去。桃花巷这一带全是平房,后窗距离地面仅有一米多高,摔不坏。乔非强撑着刚一爬起,便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借着黯淡的月光,乔非恍惚认出了对方的身材,玲珑浮凸,香气袭人。可是,正对着他的是后脑,是飘飘长发。“你,你——”

“你不会这么快就忘了我吧?哦,对不起,我被该死的豁嘴割断了脖子,把头安反了。”随着“咔嚓”一声轻响,乔非又看到了宝贝清纯中透着一丝娇羞的笑容!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敲门的舅妈
下一篇:禁忌游戏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