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我去天堂(6) - 世间百态 - 故事大全

带我去天堂(6)

 
带我去天堂(6)
2016-07-31 18:11:18 /故事大全 /被围观

6

吉索从白莲花旅馆一步一步走回加噶多加寺,那短短二十几分钟的路程,仿佛耗去了他毕生的精力和元气。他把自己关进房间里。哈姆他们还在诵经室。几十位僧人聚在一起低声诵经,回响的声音灌进他耳内,那是充满信仰和祈祷的回响,也是洗涤人灵魂的回响。此刻的他,却什么也听不进去。

他重重地跌进了回忆的深渊里,那可怕的黑洞般的深渊,一扇关闭了三十年的记忆深处的暗门,咣一下被撞开了——

三十年前的场景回来了。

三十年前的女人回来了。

三十年前和他一起受尽耻辱的人们,他们拉帮结队地,也悄悄地溜进了他的记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呈现于他眼前,躲也躲不开。

他原以为自己早就远离了以往的内心折磨。他日夜念经、修行,修自己,又炼自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自我控制的能力就如一根坚硬的树干,帮助他横拦在通往记忆之门的道路上。他的思绪从没跨过那根自我控制的思想的树干。他知道,要是走上那条叫做回忆的路途,他就会一遍又一遍无休无止地往回走。自古以来,回忆那些苦不堪言的从前和旧事只会让人崩溃,变得丧心病狂,变得生不如死。他必须用理智和佛法加以控制和规避。必须!

可是谁又能想得到,命运如此捉弄人,他居然一头撞见了她!红梅——,他差点要喊出这个女人的名字。当时他只是动了动嘴唇,忍住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三十年前的她,和三十年后的她,居然长得一模一样。神态举止连同询问人的那个表情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变得更加时尚和精致了。隔开三十年的长度,她们完全是同一个人。她和她是母女。

那么,离开他之后,她还是生下了她——他们的女儿。

三十多年前,当“文革”大潮涌向聂拉木县,所有僧人都被打成反革命。成批成批的僧人从各个寺院里被赶出去,流放的流放,拘捕的拘捕,改造的改造。他们是一群一边念着经、一边吃着牛羊肉、身上飘散着酥油味的“妖魔鬼怪”。

红梅是考古队的队员。那一年她只身进藏走阿里,花掉了身上所有的钱,流落到聂拉木,鬼使神差地加入到这股潮流中去,脱不了身。

吉索那时还不是吉索,他的名字叫占堆益西。但在那个反常时期,藏人不许拥有自己的名字,拥有这些古怪的名字的人,全都是反革命分子。在参加插队劳动的名单簿里,他偷偷填了一个当时流行又安全的名字:陈保国,这个名字让他安然度过了轰轰烈烈的革命高潮。

是在插队劳动的时候,他遇见了红梅。

至今想来,都很离奇。遇见她时,他和她一说话就有特别的感觉,两个人居然交谈起来,直至一发不可收拾。之后的交往越来越密,越来越深。在那个年代,他们是彼此的精神依托,是彼此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当时的红梅并不知道他是一名僧人。她只知道,他们都是无辜的受害者。后来,当她知道他隐藏在背后的真实身份时,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

他想过为她还俗,跟随她回到南方去,去一座叫杭州的城市。他听人说,杭州是人间天堂,那里四季花开,那里美女如云。

革命浪潮过去,红梅坚持要回南方去,哭着求他一起回去。他却胆怯了。他生于高原长于高原,他怕跟她到了天堂般的城市去生活,会无所适从,会处处丢人现眼。况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还是个没有还俗的僧人。他没有勇气跟她走。

他知道红梅忍受着天大的委屈,一个人回到了南方。自从红梅走后,他的良心日日深受谴责。那段日子是怎么煎熬着过来的,他最不愿提起。

别后那几年,他一点也没有她的消息,也不知道她过得怎样。他从没去过杭州。好几次,他心里会涌起一股冲动,推着他,劝他去,不管历经多少辛苦,也要去杭州看一看。虽然到了那座城市,不一定就能够见到红梅。但总是要到一到。

他这么想着。每天都这么想着。可一直没有动身。他又幻想着,或许哪一天,她会突然出现,就会重新见着她,和她在一起。谁知世事变幻无常,风筝断了线。本来线也不在他手上。

后来寺庙得以重建,僧人可以重新回到寺院去念经修行。他又回到加噶多加寺,恢复了原来的身份,重新拥有了属于他自己的名字:占堆益西。

几年之后,他当上了吉索。他知道,他日思夜想的女人在杭州,在天堂般的城市。但他不能再去找她了。他咬咬牙,不再想她,也干脆断了等她的念想。硬着心修炼自己。

三十年后的吉索,闭起双眼,盘腿坐在床塌上。

他在等着哈姆。

回响结束后的哈姆,却没有直接去找他师父,而是在释迦牟尼佛像前长跪不起,他是要跟佛跟这座寺庙以及他的师父作一个绝然的告别。他想起师父说的话,修成正果,即可成佛。他不知道成佛之后他又能怎样,如果是他们说的去天堂去极乐世界享福,那么,他觉得和青枝在一起的日子就是享福,跟青枝去杭州,就是去天堂去极乐世界。当他起身仰起脸的时候,已是一副绝然别离的神情。他心想师父一定不会轻易答应他。但,哪怕师父不答应,哪怕天塌地陷,他已然决定,死活都要跟青枝在一起。

看见远远走过来的哈姆,吉索在心里想:哈姆比我勇敢。他这么想着,在心里已是老泪纵横。但他克制着。他当然不会为难哈姆。他主动对哈姆说:我知道你是来跟我告别的,去吧,虽然是去往俗人的世界,但这也是另外一条通向修行之路。你要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好好对待你身边的人。

吉索交给哈姆一个布包,那是他所有的积蓄。

这令哈姆惊诧不已,又受宠若惊,他万万没有想到,师父会这么干脆利落地答应他还俗,并同意他离开。他扑通一声跪于地上,深深磕了几个长头,拜了再拜。起身之际,已是热泪盈眶。

网友评论: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面子反击战
下一篇:山野黑暗录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