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我去天堂(12) - 世间百态 - 故事大全

带我去天堂(12)

 
带我去天堂(12)
2016-07-31 18:11:18 /故事大全 /被围观

12

哈姆居然把青枝的尸体抱回了加噶多加寺。不,对哈姆来说,那不是尸体,那是他的女人,是他的信仰,是他的天堂。当他把他的女人他的信仰他的天堂横抱在怀里的时候,心里安静得离奇,就如一个只会行走不会思想的麻木的人,连痛感都消失了,所有的神经末梢仿佛都已进入休眠状态。

见到哈姆的时候,吉索正在打坐,他恍惚地看着从天而降的哈姆,差点认不出来站在眼前的那个眼眶深陷、留着一头乱发、连胡须也长出来一大截的人就是哈姆。哈姆向着吉索跪下去,怀里仍然横抱着青枝不肯放。他没头没脑又十分果断地对吉索说:师父,请务必成全我们,让我和青枝一起火化,让我们一起去天堂。

吉索瞪大眼睛,一口气憋在胸口,只是脸一阵白一阵青,身体直打哆嗦,他用手指着哈姆,使尽毕生力气离座而起,却突然踉跄倒地,一头栽在墙上,口吐鲜血不止。

哈姆眼看着师父在他面前气绝身亡,他打了个激灵,仿佛知觉回来了,渐渐感觉到自己的罪孽深重。他居然把师父也气死了。他再一次强烈地意识到,他就是个不吉利的人,他真的会克死自己最亲近的人。然而,哈姆到死都想不明白,天天念经坐禅对任何俗事都能够漠然置之的师父,怎么会为了这件事情突然就气绝身亡?

哈姆被寺院赶了出来。他是一个背宗离教的人,他所犯下的罪行已是荒唐至极,绝不可饶恕。

就在那个天黑风高的夜晚,哈姆把青枝抱到一处荒郊野外,架起了干树枝,进行了一场最最简单的火葬。火光冲天。他跪地而坐,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只是想到不能把自己也一把火烧了,同时把自己的骨灰和青枝的放在一起,心里面一酸。他在心里起誓发愿:无论如何,他都要把青枝的灵魂送去天堂。

据说,天堂在虎穴寺,虎穴寺在不丹,不丹在喜马拉雅山的另一边。他要翻过喜马拉雅山,去不丹,去传说中的虎穴寺,带着一颗赎罪的心,送青枝的灵魂上天堂。

然而,去不丹需要护照。哈姆的身份又是从寺院里刚出来不久的喇嘛,要办护照几乎是没有可能的。就算能够办护照,也办不出签证。不丹虽然紧挨着中国,居住着喜马拉雅山南边的藏族人,但和中国却未建交。他打听到有一条秘密通道可以翻过喜马拉雅山去不丹,并且,传闻已经有人成功翻越的先例。只是,每个关口都有边防军把守。想要安全爬过山去不被发现,最好的季节是在最冷的冬天,因为只有在那个时候,军人们都在忙着过年过节,哪怕守在岗位上也没了心思,一颗心早已飞去跟家里入团聚了。

哈姆决定拿命去搏一把,虽然他明白,这是一条充满危险布满棘刺的途径,随时都有粉身碎骨、命丧途中的可能,但那又怎样?他的命本就是属于青枝的,他暂时留着它,只是为了送青枝去天堂,等到把青枝的灵魂送上天,他的命也就可以结束了。

终于等到寒冬腊月,哈姆带着简单的干粮和一点水,背上那只蓝色双肩包出发了。只是在那只蓝色背包里,从前放着的是他的衣服,现在放着的是一只骨灰盒。

他在积着厚厚冰雪的喜马拉雅山脉上度过了七天七夜,这是刻骨铭心的七天七夜,他凭着机智和运气,躲过了所有的边防军和寒冷饥饿的挑战。

七天七夜之后,他爬到了喜马拉雅山脉的南面。终于离开了故土,抵达另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一颗紧绷着的心放松下来。松懈下来的身体一下子进入无力状态,那时的他,体力已耗尽,他紧紧抱着蓝色背包里的骨灰盒昏睡过去。

等哈姆清醒过来,走到山脚的一个村子里,才发现他几乎耗尽生命抵达的地方,并非不丹,而是另外一个国家尼泊尔。这对哈姆来说,就好像明明走在一条回天堂的路上,却突然一脚跌进了地狱。

也就是在那次熟睡中,哈姆的右脚被冻坏,五个脚趾从此失去知觉。然而,他倒不觉得这是个不好的事。本来出生入死走这条路,就是为了赎罪,他相信五个脚趾是他赎去的罪孽的一部分。

他没有灰心,也没有被击垮。在他心里只拥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无论经历多少艰辛和磨难,都得抵达不丹,爬上虎穴寺去,赎去自己的罪,干干净净地和青枝的灵魂一起去天堂。

哈姆在尼泊尔的首都加德满都流浪,开始时他靠吃街边倒掉的剩菜剩饭和烂水果度日。幸好他还懂点英语,鬼使神差地做了临时导游。大量的中国游客涌到尼泊尔来,尼泊尔需要会懂中文又懂英语的导游。他靠当导游赚来的钱养活自己。虽然这是非法的。但在加德满都,对于这方面的管理非常混乱。他在加德满都遇到很多像他一样的藏族人,他们也都是从中国过来的。有些藏人在中国变卖了家产,带着金银珠宝来到尼泊尔孤注一掷,想在这个佛比人多的国家做生意赚钱。然而藏族人在尼泊尔做生意,几乎没有人发财的,当金银珠宝全都花光的时候,他们便成了这里的难民,两手空空,又回不去中国,只能在尼泊尔继续艰难度日。

在加德满都又度过了两个多月,他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去不丹的愿望,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可以安全抵达的途径。

终于有一天,在博达纳特大佛塔下,哈姆邂逅了桑吉杰布。那时的桑吉杰布已经在不丹居住了三十多年,已经是一位受当地人十分尊敬的僧人。桑吉杰布的老家也在中国西藏。是三十多年前的那一场浩劫,彻底毁了他的家园,夺去了他身边所有亲人的生命。劫后余生的他,褪去僧袍,在一个寒冷的冬天,爬过喜马拉雅山脉,历尽千难万苦到了尼泊尔境内,再从尼泊尔通过一条秘境逃到不丹。他祖上的亲人,都深居在不丹王国。

在桑吉杰布的指引下,哈姆终于如愿以偿地到了不丹,终于踏上了去虎穴寺的山路。这是一条赎罪的路。山风真是清凉,撞到巨树与岩石的时候,会发出一种呜呜呜的低吼声,仿佛有人在披头散发地哭泣。

虎穴寺就悬在半空中,已经近在眼前。快走近寺院的时候,山路变成了陡直的台阶。台阶就修在悬崖峭壁上,往下走,看着悬空万丈的脚底需要点勇气,稍有恐高症的人一定会有不适反应,走过一段这样的悬空台阶,再从下面往对面的山峰上爬过去,有些台阶几乎呈90度。越接近虎穴寺,台阶越凶。台阶两旁挂满经幡。两个山峰之间搭起一座悬空的木桥。桥上同样挂满五彩的经幡,像无数吉祥的彩云在风中飘舞翻滚。

行至这里,哈姆感觉自己每向前移动一步,就离天堂近了一步。他抱着骨灰盒的心情甚至是愉悦的。当他终于爬上虎穴寺的顶峰,抱着青枝的骨灰纵身一跃跳下悬崖的瞬间,他体会到了一种永远存在的牢固,看见了死亡有一张绝美而诡异的脸。

网友评论: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面子反击战
下一篇:山野黑暗录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