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盆经

 
血盆经
2017-07-01 19:07:15 /故事大全 /被围观

血盆经-演不完世间百态,道不尽芸芸众生——生活故事,社会故事,悲欢离合!


1

入惊蛰了,天色将晚时发的春雨。春雨如铜豆,砸在瓦上、地上、树叶上,砸出一大片玎玲哐当的声响。天火擦着地火,轰隆隆的雷一个接一个响在屋脊上。何旺子和大伯歪在火塘边,一株柳树蔸烧得好似三魂丢了两魂,时不时地冒青烟。从房梁上牵下来的一根铁钩上挂着一把炊壶,炊壶一身黑垢,在火上保持沉默。

大伯用生锈的火钳从树蔸上打下一块火屎将烟点燃,吸了两口,然后嘴巴鼻子里就跑出一团烟雾。大伯的意思是想让何旺子去跟茶铺村的起亮学道士。

何旺子对这个安排显然不满意,乡村的道士披着黑袍子在死人面前哼哼唱唱,还要被人捉弄,丢人。他嘟了嘟嘴,颈子骨断了似的,连带着脑袋也耷拉下来。

大伯吐出一口痰,轻蔑地说,跟我做脸色你不够格,你又不是我生的,我这么大年纪还为你操心打算,你别不知好歹。

雷已走远,尾声像屁一样柔软。火塘没什么热气了,何旺子打了个冷颤。

何旺子七岁丧母九岁丧父,把父亲送上山后,大伯就把怀抱灵牌的何旺子牵回了家。大伯有一双儿女,儿子是瓦匠在广东打工,女儿是裁缝也在广东打工,每年就春节隆重地回来一趟。何旺子在大伯锅里吃了一年饭后,大妈将田甩给了邻人也到广东打工去了,在儿子做工的工地上给人做饭。大妈走了,大伯守不住城,就做主让正读初二的何旺子下学,这何旺子身上松快一大截。他读不进书,他宁可进红火灶也不愿进学校,不仅同学老师嫌他,连窗口打饭的师傅都嫌他,打一瓢还要一瓢,看不懂天色又看不懂脸色,磨人。他还讨厌他的同学们随随便便就跟他取绰号,什么妹娃子、小男妖、娘娘腔、矮瘪瘪等,这些绰号像一坨坨屎拉在他脑袋上,弄得他臭气熏天。

下学后,大伯就安排他跟人学手艺。当学徒就有人管饭,大伯就可以出门了。学了一年裁缝,钉扣子钉得颗颗对不上眼,缝的裤子一条腿能扫着地,一条腿还吊在小腿肚上。裁缝师傅跟人赔钱赔工又赔小意。还未出师,裁缝一个电话把大伯给打了回来,让领回去。那就学篾匠吧,学了三个月,手上脸上身上被篾片划得全是血口子,篾匠师傅从他拿篾刀剖竹子看出这孩子不止脑子少一根筋,心上还缺个窟窿眼,拨一下动一下,也退了他。后又学理发,在理发店里做了两个月学徒,店老板就对他大伯摇了手,说,这孩子来店一个月后试着让他给客人洗头,客人头发还未曾打湿,衣服倒是全湿透了,连袜子都能拧出水来。他来这两月,我客源丢了一大半,我这哪是招学徒,整个招了一瘟神。大伯从广东赶回来,在理发店给了他一巴掌,扇得他在地上转了两圈。回了家,大伯折了柳树条朝他身上抽。大伯说,叫你拖累我,叫你拖累我,这也学不好,那也学不好,死了得了。大伯无论怎么打,都不打他的头,大伯怕打头把他打得更笨了。大伯不打头,何旺子心里便不怎么生恨。

在大伯决定他学道士前,何旺子牵了一年的瞎子。那瞎子是邻村的一个算命先生,走村串巷给人算命,生意不好,但糊两张嘴是没有问题的。只要天不下雨,何旺子每天都会去瞎子那里。瞎子一手拄着棍,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推背似的推着他往前走。何旺子斜挎着签筒,怀里抱着胡琴,走村串巷,偶尔也到镇上或邻镇上。过一个人家就将手里的胡琴拉一阵响,嘴里没心没肺地嚷着,算命啦,算命啦。

牵一年瞎子,何旺子连四柱八字怎么排都不清楚,倒学会了拉胡琴。瞎子手把手教他拉《小妹今年一十七》,还教他唱,小妹今年一十七呀,收拾打扮去看戏,外带小生意啊,依啊哟,外带小生意啊。瞎子唱得有滋有味,脸上生出釉光。瞎子还鼓动旺子跟他一块唱,说,旺子,人活着就图一快活,有吃饱饱胀,无吃烧火向,命好命歹都是一生,日子过完了都得往坟里爬,爬到坟里了就再不能出声了,所以人活着都得闹出点动静来,来唱唱曲热闹一下。何旺子就跟他唱起来,小妹今年一十七啊,收拾打扮去看戏,外带小生意啊……

何旺子走路从不看天,脑袋像皮球似的吊在胸前。瞎子推着何旺子,说,走路要把背捋直。何旺子赶紧把后背一挺,瞎子怎么知道他是驼着背的?何旺子觉得瞎子有些本事,心里便有些恭敬他。

他想把这个瞎子继续牵下去,可是瞎子突然就死了,他拉着胡琴拉着拉着头猛地一歪人就过去了。瞎子给何旺子留了五千块钱,说是何旺子一年的脚路钱。握着钱回来,半道上,何旺子看见路边一根埋在泥里的竹棍子,忽然觉得胸口堵得慌,便放响地大哭起来。

这个年,何旺子过得有些悲伤。瞎子一死,他觉得心里的一盏亮又灭了,不知道大伯又如何安排他?自大妈去广东打工后,堂哥堂姐和大妈都不回来过年了,大伯每晚睡觉在床上像煎烧饼,翻过来又翻过去。有时睡到半夜,大伯还坐起来骂何旺子的爹妈,狗日的们两手一甩享清福,给老子弄这么个包袱?“包袱”睡在对面的小床上大气也不敢出。

半夜里大伯捶着床叫旺子。

何旺子立刻光着身子竖在大伯床前。大伯吐出一口痰,说,你个狗日的,老子这次给你的安排,你要再待不长久,弄个三五个月就让人辞退,你他妈直接去跳大堰淹死了算了,老子这把老骨头,经不起你这个杂种日的折腾了。听到没?

血盆经,感动到你吗?快把这篇故事分享给您的亲人朋友哦!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巧卖苹果
下一篇:老大爷要美容
 
搜索
 
 
美图欣赏
  • 羞涩的丰乳肥臀二次元性感美少女撸管专用图

    羞涩的丰乳肥臀二次元性感美少女撸管专用图

  • 每日P站本子图 性感露肩小姐姐手机壁纸

    每日P站本子图 性感露肩小姐姐手机壁纸

  • 胸器逼人的二次元性感爆乳娇羞少女福利图

    胸器逼人的二次元性感爆乳娇羞少女福利图

  • 每日P站本子 小姐姐梳妆自己准备出门

    每日P站本子 小姐姐梳妆自己准备出门

  • 二次元香肩露背特辑

    二次元香肩露背特辑

 
 
 
故事大全
 
  • 最新专题
  • 热门栏目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