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故事都市阳台】风中的承诺

 
【上海故事都市阳台】风中的承诺
2015-01-19 22:16:55 /故事大全 /点击:1701℃
.宁芳来了

这年的冬天,方怡晴腆着个将军肚从广州回到武汉的娘家,准备在娘家坐月子。她没想到,她可以从此改变一个叫宁芳的女孩的命运。

方怡晴的爸爸是教师,妈妈是家庭妇女。方妈年轻时连生两个女儿,心不甘情不愿,跑去算了个命,瞎子先生说:“你今生注定无子,有两个女儿还是造化呢。”方妈信命,从此在家供上一尊观音,早晚三炷香,十分虔诚。不过,最近方妈心里有点烦了,大女方怡晴的归来扰乱了她正常的生活秩序,看来,伺候月子的使命也是她义不容辞的责任。

方妈认为女儿应该去婆家,凭什么替别人带孙子?开了这个头,方怡晴去上班后,这外孙岂不是该我来带了!方妈年轻时就受够了,自己这艘破船再也经不起风浪了。还有小女儿方怡秀,也快结婚了,开了这个头,还叫我怎么活哟。

方妈50岁不到,还没摆脱更年期的折磨。自方怡晴回来后,她更是心潮澎湃,那串佛珠再也不能使她静下心来。

有一天早上,太阳刚出来,方妈就失踪了。所以,宁芳以保姆身份出现了。还在读高一的宁芳是在方怡晴生下女儿涵涵的第八天来到方家的。在第一天和第五天里,方家已请过三个保姆了。宁芳是方家第四个保姆。宁芳还很青涩,未发育成熟。她妈说她还未成人,打工不见得有人要。不过,运气来了挡也挡不住。那天方怡秀来了,虽说平时没什么往来,但还是认识,说起来她们也是八竿子打得着的亲戚,两家是远房表姐妹。

就这样,宁芳办了休学的手续,跟着方怡秀进了城,先侍候月子。

宁芳的弟妹都是她带大的,带孩子来说也难不倒她。转眼就是一个月过去了。方怡晴对宁芳说:“一个月了吧,我得跟你开工资。”她把五张百元钞票放在她手里。宁芳知道同村的人出去做保姆是一千五百元一个月,她这是侍候月子,五百元肯定少了,她无心接稳,钱就掉在了地上。

方怡晴捡起钱,重又放回她手里,说:“明天回去给你妈,在家玩一天就来呀,以后干的好再加钱。”宁芳只好收了钱。回去的路上,她想好了,用八抬大轿抬我也不来了。

2.承诺

宁芳回家三个一天了没来,又三个一天还是没来。方怡晴开始是大为光火,后来是忧心忡忡。她想把宁芳带到广州去,至少要请她做三年保姆才行,她得回单位上班了。

宁芳回家的第七天,方怡晴只好抱着女儿去她家找人。刚进门说一会话,宁芳的爸妈下地回来了,还留她吃了饭。吃饭时,宁芳的父母把话说死了,说家里差人手,总之家里似乎离了宁芳地球就不会转了。

方怡晴心里有点气,心想我来求你们,你们就蹬鼻子上脸了,但是如果回到广州找保姆,费用太高了,起码得一千五百元的工资。而找宁芳呢,工资加到一千元就差不多了。她说:“哥,嫂,我到广州找一个也能找到,是我觉是宁芳到底是一家人,放心。你们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只要我办得到的一定办。”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