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海归导演的车牌诈骗案

 
80后海归导演的车牌诈骗案
2014-05-12 20:47:54 /故事大全 /点击:88825℃

本文背景:

自2011年1月1日北京开始正式施行小客车数量调控和配额管理制度以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已受理利用假车牌进行诈骗的案件5起,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8名,涉案被害人16名,诈骗总额共计人民币465.23万元。

除了常规诈骗案中巨大的利益驱动因素外,民众对于车牌指标的刚性需求、在特权意识和迷信思想作用下对特权号和幸运号车牌的迷恋、对摇号政策的理解不全面和由于摇号程序不透明而产生的投机心理均是促成这一系列新型诈骗案的重要原因。

2012月11月,犯罪嫌疑人何熙朝(化名)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何熙朝是一名海归青年,他以能办理“京A” 等牌照为由犯下这起新型诈骗案。在短短半年时间内,有12人遭遇诈骗。其中,损失最为惨重的一名受害人为两个“京A”牌照付出了104万元的代价,目前面临“牌财两空”的无奈境地。

从海归到诈骗嫌犯

2007年,就读于美国南加州大学管理专业的21岁中国留学生何熙朝辍学回国。

据何熙朝供述,他在美国期间,曾与许多堪称纨绔子弟的中国留学生共处。在这些纨绔子弟的带领下,何熙朝前往位于美国内华达州的世界级赌城拉斯维加斯,第一次接触赌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此后,何熙朝在美国遇到了一个声称能通过假结婚办理美国绿卡的华人律师。为了获得绿卡,何熙朝把自己用于交学费的资金交给了这位华人律师。后来,被安排了几次所谓的“相亲”后便再无下文,剩余的生活费又被他挥霍于赌博。最终,“弹尽粮绝”的何熙朝不得不中断学业回国。

回国后,何熙朝于2009年在北京一家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找到了一份汽车销售的工作。但一年后,他因与同事发生矛盾而辞职。选择辞职时,何熙朝并没有为自己新的职业道路作好打算,离职后他也没有选择踏上新的职场。2011年8月起,他开始了一场疯狂的行骗之旅。

据何熙朝自己交代,凭借他不错的工作能力,从汽车销售公司辞职时,工作一年的他已经攒了四五十万元的存款。辞职后,何熙朝赌瘾难戒。有一次,在一个越南赌博网站上,他一把赢了人民币六七十万元并顺利提现的经历让他对赌博愈发欲罢不能。很快,他的存款被挥霍一空,已经没有收入来源的他面临极大的赌金匮乏问题。

最终,他铤而走险,选择了这条行骗的不归路。从2011年8月至2012年2月短短的近半年时间,何熙朝共诈骗400余万元,赃款全部用于赌博和个人挥霍。

大手笔的受害人

何熙朝导演的12起诈骗案均与汽车牌照有关。其中,4起以能够办理北京汽车牌照指标为由,4起以办理“京A”汽车牌照为由,1起以能够办理北京汽车牌照指标及“京A”特殊车牌号为由,2起以承诺能以低于市场的价格购买奔驰车为由,还有1起以承诺能够以旧奔驰车加钱置换新奔驰车为由。受害人中,以报案人王琦受骗最为严重,涉案104万元。

2011年11月,王琦在北京某汽车4S店购买了一辆路虎越野车。由于当时买的是裸车,没有车牌照。为了能够获得一个“京A”的牌照,王琦通过朋友林某找到了已辞职的何熙朝。

何熙朝向王琦承诺能够找人帮其办理“京A”牌照,并以办理此事的好处费、汽车购置税费等名义收取了王琦36.3万元。之后,王琦从何熙朝手中拿到了一套路虎车的行驶证、机动车登记证书以及一套“京A”车牌。因为证件上的信息和王琦路虎车上的信息都一致,王琦没有怀疑,直接把车牌安到了自己的路虎车上。

2011年12月底,王琦又在北京买了一辆兰博基尼轿车,再次找到何熙朝要办理“京A”牌照。何熙朝表示没有问题,并先后以办事费、牌照指标费等名义收取了王琦67.7万元。随后,何熙朝将办好的该车行驶证、机动车登记证书以及车牌交给了王琦。

2012年3月2日,王琦在网上查询自己的两辆车时,意外发现他的这两个车牌号在网上均查询不到相应信息,这才发现被骗。于是,王琦将何熙朝约到天津质问此事。何熙朝无从狡辩,只得承认了自己的诈骗行为。原来,何熙朝给王琦的所谓行驶证、机动车登记证书以及两套“京A“车牌都是其花钱伪造的,所骗取的104万元钱已经全部被其用于偿还个人债务和网上赌博。

王琦随即报警,何熙朝在天津被警方抓获。

据后来何熙朝交代,他所办理的假车牌一般都是从车管所附近的牌照贩子处以一个相对稳定的底价取得。至于随后他再向受害人加收多少办理费,则取决于被办理车辆的档次。其中,“京A”牌照的办理费要远高于普通牌照,且至少是奥迪A6以上档次的车他才会考虑给其办理“京A”车牌。

在何熙朝实施的以旧奔驰加钱置换新奔驰的诈骗案中,受骗人岑某是一名生活在北京的美籍华人。2012年年初,岑某找到之前买车时认识的何熙朝,提出想加钱将自己被蹭了一个小坑的奔驰车置换一辆新车。何熙朝欣然答应,并隐瞒了自己已经离职的事实。在收取了岑某的换车差价费后,何熙朝又交给了岑某一套自己从原来汽车销售公司同事那里骗取的一套完整的相关手续,并把岑某的旧奔驰车开走后卖掉了。事后,无法再与何熙朝取得联系的岑某将此事报告给了公安机关。

“京A”牌照成行骗土壤

本案涉及的受害人经济状况普遍良好。为什么他们要选择通过这种非正常渠道获取牌照呢?又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动辄花费上百万元换取一张看似单薄的“京A”车牌呢?

社会中一些人的“潜渠道”意识是导致他们避正趋邪的主要原因,他们希望通过歪门邪道走捷径的心理不仅为犯罪分子提供了犯罪的土壤,也为自己埋下了隐患。

据本案承办人周治成检察官介绍,“京A”牌照现在是不流通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个是“京A”这个牌照比较早,一般是老北京人用;另一个是“京A”牌照往往具有身份上的象征意义,比如外国使馆的车辆往往挂“京A”牌照。“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说,在查酒驾时,碰到‘京A’的牌照,可能交警一挥手就过去了。换句话说,他们觉得“京A”牌照象征着一种身份,意味着在路上有一种特权——受害人自己这样认为,犯罪嫌疑人也这样说。”周检察官说。

可以说,人们的这种不健康的“潜渠道”意识、虚荣心理和“特权”心理为犯罪分子行骗提供了丰沃的土壤。这些不良思想唆使下的行为,也对社会风气造成了负面影响。

悲剧本可避免

说到自己犯罪的心路历程,何熙朝说,他一开始行骗时是非常害怕的。但是后来,面对自己愈演愈烈的赌博欲望,何熙朝抱着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心态,不计后果地越骗越猖狂。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