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情杀案 与滥情无关

 
午夜情杀案 与滥情无关
2014-05-12 20:24:06 /故事大全 /点击:34844℃

河南省漯河市双汇集团有两个家庭的关系非常要好。一天凌晨,一个家庭的男主人鲁颖杰与另一个家庭的女主人郭晓下夜班后偶遇。鲁颖杰感慨又冷又饿,郭晓闻声邀请:“来我家消夜吧!”鲁颖杰来到郭晓家后,发现家里只有她一个人,不禁想入非非

可有暗示?

女同事寒夜表热情

2010年10月18日,漯河市秋高气爽、阳光明媚。下午2时,鲁颖杰穿着一件薄薄的运动卫衣便去上班。结果,傍晚天气骤变,一阵寒风过后,温度陡然降到5摄氏度以下。19日凌晨下夜班时,他被冻得全身发抖。

走出单位大门口,在下班的人流中,鲁颖杰与郭晓相遇。他忍不住感慨地说道:“这天气真是有病,我现在又冷又饿,快挺不住啦!”

郭晓调侃道:“你穿运动卫衣,很帅气呀,挨冻是必须付出的代价,值得。”接着,又笑着说,“我家里炖了鸡汤,还有下午刚蒸的馒头,要不你来我家吃夜宵吧,也暖和暖和。”

鲁颖杰时年25岁,漯河市人,2006年6月从河南省工学院毕业,进入漯河市双汇集团做机电技师,2008年初经人牵线,与车间库管员韩玉红组建家庭。婚后,夫妻生下一个聪明活泼的儿子。

郭晓时年31岁,河南财经大学毕业,热情善良、温柔貌美、丰润迷人。她是双汇集团做结算的财务人员,丈夫彭飞是双汇集团的业务员,女儿已经3岁,乖巧可爱。

郭晓跟鲁颖杰的妻子韩玉红相识多年,是无话不谈的闺密。2009年秋,韩玉红坐月子时,婆婆感冒,不能来病房照应。郭晓专门请了4天假,寸步不离地守候在她身边,教她如何哺育襁褓中的小宝宝。

郭晓住一楼,客厅的阳台外面有个小院子。2010年初春,夫妻俩想找泥瓦工将小院子的地面硬化一下,再修几个花坛。鲁颖杰获悉,一拍胸脯说:“我们都是夜班,白天有的是时间,也有这技术,何必花钱找工人,自己干吧。”那几天,两个小家庭欢声笑语,联手将一个小院子修整得漂漂亮亮。

郭晓的家距离单位两站路。鲁颖杰回家要路过她家所在的社区,再穿过两个路口才能到达。眼前,面对郭晓热情、真诚的邀请,鲁颖杰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零时20分,鲁颖杰推着自行车,跟着郭晓走进社区,

进门后,郭晓一面示意鲁颖杰先在客厅等着,一面脱下风衣系上围裙,准备去热鸡汤夜,更静了,客厅里温暖如春,柔和的灯光下,郭晓曼妙的线条一下子展现在鲁颖杰的面前。

鲁颖杰心里一阵慌乱,急忙低头翻阅茶几上的报纸,并找话茬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彭哥和孩子都睡了吧?”

不想,郭晓抱怨道:“他可是大忙人,出差七八天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孩子没人照顾,最近一直在他奶奶家。”说完,径直进了厨房。

鲁颖杰侧坐在沙发上,呆若木鸡,脑海里被一个疯狂的问题猛烈叩击:“深更半夜,她一个人在家,居然还邀请我来消夜难道是对我有好感?”

“对!一定是对我有那层意思。”前前后后一掂量,鲁颖杰认定这个猜测。

很快,郭晓将热腾腾的馒头和香气扑鼻的鸡汤端了过来。鲁颖杰享用着这些美味佳肴,心里的“美梦”进一步升级。

20分钟后,鲁颖杰消灭了馒头和鸡汤。郭晓收起围裙,放开背后的马尾辫,一面收拾碗筷,一面打着哈欠,懒洋洋地说:“累了,明天再洗,要早点歇息”

由于彼此没有“实质”的表白,鲁颖杰不得不离开。可是,从天而降的“桃花运”就这么被放走,他怎甘心?

趁着郭晓在厨房收拾锅灶,在一股邪恶力量的支配下,鲁颖杰将郭晓放在茶几上的钥匙捏在手里,接着溜到门后,将郭晓挂在门后的内衣塞进自己的口袋。这时,郭晓才走出厨房,挥手送客。

一走出郭晓的家门,鲁颖杰就对准自己的脑门猛抡一拳,暗骂:“真是个窝囊废!”

机不可失!

黑暗中的幽灵想入非非

夜更深,也更冷了。郭晓曼妙的身材、温柔的声音和熟女特有的柔情,已经深深镶嵌在鲁颖杰的脑海,让他心头奇痒。

时30分,鲁颖杰揣着懊悔,强压欲火,悻悻地回到家。妻儿早已酣然入梦。鲁颖杰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没有一丝睡意,又把当晚郭晓的行为梳理一遍,进行“谨慎”分析——

退一步说,即便一直以来,郭晓对自己没有那层意思,但是,两个家庭如此要好,来往如此密切,总不至于有什么坏印象吧?那么,她一个三十出头的少妇,丈夫出差多日,面对一个知根知底、印象良好,又年轻自己好几岁的男人,面对天赐的良机,突然有了那层意思,也是顺理成章的嘛!

可惜,已经错失这样的机会,又有什么办法呢?想到这里,鲁颖杰长吁短叹,悔青了肠子。遏制不住欲火,他便把手伸向妻子。不想,睡梦中的妻子觉察到丈夫的动作后,眼皮都没睁,将他推到一边。

蓦然间,鲁颖杰悲哀地意识到,结婚几年,妻子从未像郭晓今晚对他那样温柔过,如果不是因为孩子,恐怕早就跟他离婚。想到这里,他披衣起身,独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将手插进口袋,沮丧地触摸偷来的郭晓的内衣无意间,他的手碰到郭晓家的钥匙。

鲁颖杰心里咯噔一下:当时怎么会把她家的钥匙带出来?难道冥冥中,是老天在为我补偿一次机会?

这时,鲁颖杰想起不久前在一本书上看到一句“名言”:如果上帝给你机会你不去把握,那么上帝接下来就会给你厄运。书上还说:女人如果在男人面前将头发解开,几乎相当于将衣服脱去:女人如果在男人面前说累、休息,已经是一种“赤裸裸的呼唤”。

他下定决心返回郭晓家里,也找到充足的理由安慰自己的良知:现在的社会里,搞婚外情的人那么多,被发现的有几个?既然你情我愿,以后守口如瓶便是,有谁会知道?再说,如此不解风情,不仅是对郭晓的伤害,也是一种被人耻笑的猛料

“深思熟虑”后,鲁颖杰还不放心,怕万一误解郭晓的想法,只是他自作多情,那又该怎么办?于是,他又想起不久前在黑市购买的电警棒。当时卖家说,这种电警棍一下子就能将人击昏,不留丝毫外伤,没有任何生命危险。一旦出现这种局面,他决定先用电警棒将郭晓击昏

凌晨2时,鲁颖杰将郭晓的内衣藏在沙发下,揣上电警棍,如同幽灵一般消失在夜幕里,半个小时后,他潜入郭晓的卧室,用手去摸郭晓的身体。睡梦中的郭晓猛然被惊醒,厉声呵斥:“谁?”

鲁颖杰喘着粗气,心狂跳不止,压低嗓门,兴奋地回答:“郭姐,是我,我又回来了。”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