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仇奇案

 
亲仇奇案
2014-06-17 09:43:42 /故事大全 /点击:2549℃

鸟语花香,山青水秀,春意盎然。廉明看着千姿百态、云雾缭绕的远山,又看看眼前那悠悠碧清的淮河河水,心情感到好一些。但他高兴不起来,他今天要去私访调查大恶霸周虎的劣迹,等有了铁证,他要搬掉这块妨碍他实行明政的拦路顽石,以使淮河县大治。

廉明自幼丧母,是父亲把他养大的。父亲是个能干的庄稼人,打廉明记事起,他就看到父亲一天到晚不歇着,农忙时,父亲种地;逢冬闲父亲就背着鱼网到处打鱼。父亲的勤劳能干使父子二人衣食不缺,并且还供廉明读书。廉明读书很用功,除了用功读书其他什么也不想,他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报答慈父的养育之恩。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高中皇榜当了安阳县丞,经恩师礼部尚书郑文大人的极力举荐,他又由县丞升迁到淮河县当县令。

淮河县是中原最富庶的一个县,虽地处中原,却可与江南媲美。这里土地肥沃,物产丰富,堪称鱼米之乡。可是,廉明上任来这里以后,看到的却是民生惆敝,土地荒芜,几乎是哀鸿遍地的破败景象。经他暗下访察,原来是这里的豪强不法欺压百姓所致。他们鱼肉百姓、欺男霸女,为首的就是周虎。

周家是世代富豪,到周虎这一代更是了得。他表姐是西宫娘娘,他兄周龙官拜吏部尚书,掌握着官员升迁贬职的大权,谁人不怕?周虎仗着皇亲国戚和官宦之家的势力,在家乡横行霸道,欺压乡里,四乡百姓恨之入骨。多年来,虽有一些胆大的百姓到县衙去告他,但历任县令不但不管,还把这些告状的拿办问罪。百姓们见到官府偏向周虎,不行公道,纷纷怨声载道,逃亡他乡。廉明深知,要想治理好淮河县,必须要除掉周虎这一大害。他也知道搬掉这块拦路石十分不容易,可他不能辜负恩师举荐之恩,立志做个清官,报效朝廷,报效国家。

今天,廉明带着堂弟廉良,扮成乞丐模样下乡私访,主要是查找周虎犯罪铁证,好除掉这个首恶。

已经临近中午,廉明和廉良已走到淮河渡口。他们觉得累了,饿了,便倚坐在渡口上的一块大石旁。廉良解下饭包拿出一块干粮递给廉明,二人边吃干粮边等候渡船。

“虎来了!快跑啊!”突然几个村姑惊慌地向渡口奔来,看样子是遇到什么凶险猛兽。廉良一下站起,大声问那几个村姑:“什么虎?”村姑见这后生乞丐问她们,停下步说:“什么虎?是恶霸周虎!”随即向对岸呼喊起来:“哑老伯!快把船开过来救我们啊!周虎来了!”廉明见对岸渡船箭一般地向这边撑来,村姑们不待渡船靠岸停稳,便慌忙跳上渡船,船上老艄公把篙使劲一点,船飞快地向对岸驶去。正在这时,不远处有一群人大呼小叫地向渡口追来,不用说这就是恶霸周虎了。只见他们气势汹汹,肆无忌惮地践踏而来,内中那个骑白马的胖子还指指点点地斥骂着身边的奴仆。他们跑到渡口,胖子命令道:“周三,叫船。”那个叫周三的瘦子即伸长脖子向对岸吼叫:“哑巴!快把船撑过来,二爷要过河哩!”

廉明看到这一切,心中陡然生气,心想周虎果然无法无天,光天化日之下追撵村姑,这不是强抢民女?妈的,今天让我撞见,干脆随他们过河,看他还做什么恶!他叫廉良收起饭包,耐心等着渡船。

不知道是艄公没听见,还是装的,好一会那船才调过头向这边撑来,看艄公似乎很卖力地撑,可船就是走不快,半天才到码头。船一停,周虎一班人便跳上去,廉明和廉良也要上船。

“滚蛋!你这俩穷鬼也配和二爷同船?”周三骂着,伸手去推廉明。

“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凭什么不叫我们上船?”廉良扶廉明上了船和周三吵了起来。

周虎见对岸几个村姑消失在桑林内,很是恼火,他劈面给老艄公俩嘴巴,回头看看这两个乞丐,吼道:“打这俩穷鬼!”周三和众奴仆听周虎发话,便围住廉明廉良打了起来。按廉良的武功,这一群人不在他的话下,可船上施展不开,还要遮护着廉明,身上早挨了几拳,气得他口鼻生烟,刚要还手,见一恶奴狠狠地向廉明劈胸一拳,廉良忙去护廉明,不想一脚踩空掉到河里。廉明见廉良落水,忙跳下水去拉廉良。恶奴们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挥起棍子去打廉明。这时,只见老艄公把篙向岸上使劲一点,船顿时摇晃起来,随即离岸而去。事后一想,不是老艄公这一撑,廉明恐难躲这一棍之击了。廉明把这看在眼里,心里很感激这个老艄公。

廉明拉起廉良,两个人相扶上岸。廉良落在深水里衣服都湿透了,初春乍暖还寒,廉良冻得直打牙磕。廉明见廉良冷得浑身打颤,心疼地扶廉良在大石边替他脱去小袄,解下自己的上衣给廉良披上,一时没有在意,把拴在腰上的官印扯掉了。他们见不远处有座荒废尼庵,便抱着湿透的小袄相扶着向荒庵走去。

老艄公把周虎一群渡到彼岸,这些人下了船便大呼小叫地追寻已跑得无影无踪的村姑去了。老艄公就又把船撑到河这边,拴好船走上岸准备到石旁歇歇。突然他见地上有个红布小色,看形状里边包个长方形的物件,解开包一看原是一块石头,一面刻着字。他不知这是什么,但他知道这是渡河者丢的,便包好红布小包收在怀里,倚石半躺晒着太阳等候渡者。

廉明和廉良来到荒庵,在院中拾些干枝、树叶,廉良取出火镰,打火燃着柴禾,火烧起来了。二人取暖烘衣,身体渐渐暖和起来。当湿衣快烤干时,廉明下意识地往腰上一摸,发现官印丢了,大惊失色,跌脚道:“不好了,官印丢了,这怎么办啊?”廉良听说官印丢了,急忙穿上小袄,拉起廉明就走:“咱快找去!想想丢哪了?”廉明急切中想起在渡口旁给廉明脱衣,印可能掉在那里。他们就急忙向渡口奔去。他们跑到渡口天已正午,没有往来渡船者,只有老艄公依石躺着晒太阳。廉良跑到老艄公面前叫道:“老大爷,你看到我们丢的物件没有?”老艄公慢慢睁开眼,见面前立着两个年轻乞丐,正是刚才周虎和恶奴打的那两个人,即起身打手势,“啊啊啊”地叫了几声。廉明这才知道老艄公原来是个哑巴,忙躬身一揖柔声道:“请问老伯,可见到我们的丢失之物?”随着用双手比个形状,老艄公明白了,即从怀里掏出红布包。廉良一看:“官印!”即上去要夺,老艄公一转身将红布包藏在怀里。看着憨厚老实的老艄公,又回想刚才船上他那一助,廉明对廉良说:“这老伯是个好人,你就对他实说了吧!”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