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杀死了故乡

现在的位置: 故事大全首页 > 故事会 >
 
谁杀死了故乡
2014-09-18 17:11:17 /故事大全 /被围观

我们重返故乡,如凶手重返犯罪现场。

我们永远在怀念故乡,但同时又哀叹故乡已经不是当年那样,把故乡变得面目全非的并非别人,而是我们自己。

独生子女最孤独

故乡意味着家,而中国式家庭的要义则在于大家族共居,四世同堂、五世同堂是最具有幸福感的中国家庭模式。

独生子女身处421家庭新架构,一人肩负4位老人的期望和责任,且不说生存压力和生活境遇,单是独生子女每逢节日应该往哪边老人家里去,就是一个巨大的难题。他们是新中国第一代置身于市场经济环境的人,一切都要靠自己,从找工作到结婚、买房无不如此。

独生子女没有兄弟姐妹,未来的独生子女可能还会没有堂表兄弟姐妹,他们的亲缘关系越来越简单,血脉感情也越来越淡漠。他们只需要对自己负责,故乡、家族、血亲都是虚无的概念。

独生子女没有故乡。

一口普通话走天下

广东人把普通话叫做“煲冬瓜”,言语中流露几丝戏谑,但广东不是唯一视普通话为威胁的地区。没有方言的城市是可耻的,所有地区都在用自己的方言作为荣誉感,只有方言才能让人感到自己被接纳。

几乎每个城市都拥有自己方言的喜剧大师,用方言来表现幽默感最能体现当地人的生活趣味。上海有王汝刚,天津有马三立,陕西有王木墩,长沙有大兵,重庆有吴文,成都有李伯清,武汉有田克兢,南昌有小筱贵林……城市性格、人心时事、邻里是非、社会万象、伦理风俗莫不由他们嬉笑怒骂而出。听得懂他们,你笑、你哭、你开怀、你抑郁,这里就是你的故乡。

但普通话还是来了。作为普适沟通工具的它,由工具变为一种文化,也变为人的归属感和标签。越来越多的移民在新居住地使用普通话沟通,而他们的下一代也往往以普通话作为母语。普通话群落、普通话族群、普通话社区、普通话城市越来越蔓延,传统意义上的故乡、传统意义上的乡音也在渐渐衰落。一百年后没有方言,或许不是杞人忧天。

以工业标准要求饭菜

所有人回到故乡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吃怀念已久的食物,但有一半的人会发现再也找不到当年的店,甚至这种食物都有可能消失了。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那一半人找到了美食,却发现它失去了当年、童年的味道,吃掉这份回忆还是忘掉这份回忆成为最难的选择。

我们离开家乡,带走的是以前生活的记忆,中国人最重要的记忆就是味觉。在学校门口、在楼下小店、在风靡一时的餐厅,这些味道随着我们走到各处。我们保留着记忆,而留在故乡的食物却在嬗变,它们改变味道、改变配方、重塑流行甚至生生死死。它们其实还在继续生长,但已经视我们于不顾。当我们再回来时,糖葫芦已经不是小学门口的那个味道,盖浇饭已经不是大学打完篮球之后的那份分量,拉面已经没有刚工作时吃的第一碗那么香。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小家碧玉海南粉
下一篇:同学聚会守则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