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扇下的尸体

 
吊扇下的尸体
2016-07-08 10:19:52 /故事大全 /被围观

  往常的夏夜里,多半都是有些闷热的,可此时的严咏洁和周瞳都不约而同地感受到一股凉气。
  
  从他们所在的这个房间可以远远看到14栋研究生公寓,那里漆黑一片,学校甚至对其停止了供电,是什么人在这个时候跑进去,而且还大呼救命。两个人带着同样的疑问冲下了楼。
  
  朦胧的月光下只看见一个人影站在公寓楼顶。虽然严咏洁和周瞳看不到他的脸,但可以感觉到这个人的目光正死死地盯着他们两个人。
  
  “你从楼梯上去找人!”严咏洁说完,就施展轻功,借着公寓外突出的窗台,迅速地向公寓楼顶攀缘上去。
  
  楼顶上的人似乎也没有想到严咏洁会有如此举动,但他的动作也不慢,还没等严咏洁上来,就已经消失在楼顶。
  
  严咏洁攀上楼顶,环顾四周,却空无一人。在楼顶的中间有一个楼梯口,严咏洁毫不犹豫地跑了过去,刚才那个家伙不可能就这样凭空消失,除了从这个楼梯口逃走。
  
  严咏洁沿着楼梯往下搜索,但依旧不见人影,而这个时候,传来了周瞳的呼叫声。
  
  严咏洁担心周瞳遇到危险,立刻朝周瞳的方向飞奔过去。
  
  “周瞳!”严咏洁叫了一声。
  
  周瞳却并没有回应她,定定地站在一间屋子的外面。严咏洁不知道他搞什么名堂,顺着周瞳的目光向房间里看去。
  
  此时的月光有种说不出的诡异,透过窗户,如流水一般泻入房间。在房间中间的顶上,有一台吊扇,正缓慢的转动着,在它的下面挂着一条染满了血的绳子,绳子上挂着一个人,准确地说是一具尸体,随着吊扇的摇动尸体也跟着摆来摆去,死者的脖子被绳子紧紧勒着,而舌头已经滑了出来,眼睛往外凸,虽然已经死去,但他那惊恐的表情却依然留在脸上。
  
  “王瑰!”严咏洁终于惊叫道。
  
  “你认识他?”周瞳也从巨大的震惊中清醒过来。
  
  “他就是和姜少奇一起的室友,王瑰。”
  
  “你不是说他在医院吗?怎么会又跑回这里?”周瞳有些不解地问道。
  
  这个问题,严咏洁也无法回答。
  
  “这已经是第二条人命了,不管学校是什么立场,警方必须采取行动。”严咏洁迅速拨通了刑侦队的电话。
  
  十几分钟后,呼啸的警笛声打破了校园的宁静。随后校长林书海急匆匆地带着学校的工作人员也赶到了研究生公寓楼。
  
  此时整个公寓楼已经被警方封锁,封锁线外围满了学生,都在议论纷纷。
  
  “立刻安排人疏散四周的学生,让他们回自己的寝室!”林书海一边用手绢擦着额头的汗一边下令道。
  
  可无论校保安如何努力,还是无法驱散围观的同学。
  
  林书海无奈地叹了口气,从人群中挤过去。
  
  “我是校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我进去!”
  
  守在封锁线旁的警察极其简单地对他说:“我们接到报警,这里发生了一起命案,负责的警官正在里面等你。”
  
  林书海连忙急匆匆地走进了公寓楼里,一进去,立刻看到了严咏洁。
  
  “严警官,你这样做对学校的影响非常大,一切后果你要负责!”林书海说话的时候显得异常激动。
  
  “林校长,请跟我来。”严咏洁并不是一个怕恐吓的人。
  
  林书海见状,只好跟在严咏洁身后上了楼。
  
  当林书海看到王瑰的尸体,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好在旁边的人扶住了他。
  
  “校长,我只是希望你明白现在事情的严重性。”严咏洁看着林书海冷静地说道,“这个凶手极有可能还在校园内,如果不尽快把他找出来,很有可能还有其他学生会遇害。”
  
  “可是……”
  
  “不用可是了,校长,关于案件的详情我们警方依旧不会向外界透露,但是校方目前一定要配合警方,加强安全措施,保障其他同学的生命安全!”严咏洁有些不礼貌地打断了林书海的话,她实在不喜欢和这种官僚味很重的人打交道,在她看来,一个学校的校长至少应该是一个学识渊博、仁厚谦德的人,可眼前这位校长分明是那种如果发生火灾,就会大呼“让领导先走”的那种政客。
  
  “只好如此了。”林书海有些沮丧地说道。
  
  “另外,也请校长继续对我的身份保密,这样更有利于案件的调查。”严咏洁嘱咐道。
  
  林书海没有再说话,只是无力地点了点头。
  
  无论你怎么做,怎么想,时间却不会等人,只会悄无声息地从身边溜走。此时的林书海如果有办法让时间停止,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去这么做,可惜他不能,所以第二天一早,他就必须硬着头皮面对一切。
  
  林书海起床接到的第一个电话就是教育部领导打来的,找他去谈话。
  
  警方没有对外公布案情,但各种流言和猜测在当天晚上就已经开始满天飞了,学生们议论纷纷,并通过网络和校园内的BBS以惊人的速度开始广泛流传,最离谱的一个故事版本是说姜少奇抢了王瑰的女朋友,王瑰怀恨在心痛下杀手,然后自己也畏罪自杀。据说这个故事是有根据的,而根据就是王瑰以前的女友秦梦遥和王瑰分手以后,确实和他的室友姜少奇有些扯不清的关系。而学校方面的“官方”说法只有四个字:正在调查!
  
  学校乱成一锅粥,最无所谓的恐怕就是周瞳了,他第一天就没有去上课,不过他也不轻松,在昨晚目睹了一系列的恐怖画面之后,现在只有一件事情能勾起他的兴趣,那就是尽快找到凶手。
  
  周瞳选择的第一个地方,就是去王瑰昨晚本来应该待的地方——静安医院。严咏洁没有陪他一起去,当然她也没去上课,而是去调查另一件事情,只是告诉周瞳医院的地址,并打电话给负责的警员,招呼了一声,方便周瞳的调查。
  
  在静安医院的门口,曾经负责监护王瑰的警员已经在等着周瞳了。这是一个一眼看上去就非常年轻的警员,也许是刚从警校毕业,脸上还有一丝稚嫩的痕迹。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上司要他配合调查的人竟然比他还年轻。因此他见到周瞳说的第一句话是“你……就是周瞳?”
  
  周瞳坏坏地笑了笑。
  
  王瑰被监护的病房是在三楼307室,这是一个单间,而负责监护的荆怀涛晚上就坐在307室的门外,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王瑰确实是自己溜出去的。当荆怀涛接到严咏洁质问电话的时候,慌忙打开房间,发现窗户是打开的,床上空无一人,只有窗帘在微风中轻轻摆动。
  
  “这几天有没有什么人来看过王瑰?”周瞳问道。
  
  “来访的人员我们都有登记,主要是他的父母亲戚,但他都不怎么说话,人显得比较痴呆,不过昨天下午有个女孩来看过他,好像进去聊了很久。”荆怀涛回忆道。
  
  “那个女孩叫什么?”周瞳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非常漂亮的一个女孩……”荆怀涛的脸稍微红了一下,一边翻开登记本一边说道:“就是SHOWGIRL大赛里拿到亚军的那个秦梦遥。”
  
  “是她?”周瞳有些吃惊,连忙拿过荆怀涛手中的笔记本,果然看见登记人上是秦梦遥的名字。
  
  严咏洁再一次来到研究生公寓,她实在想不明白昨天晚上在楼顶阳台出现的那个神秘人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溜走的?如果可以找到这个人,即使他不是凶手,也应该是这两起凶杀案的关键人物。她站在楼顶的阳台上,环顾四周,现在是白天,所以视线清晰,让她对周围的环境可以一目了然。可除了在阳台的中间有一个楼梯口以外,再也没有可以下楼的地方,而且在这座公寓楼相邻的四周也没有其他的楼房,距离最近的一处也就是严咏洁现在住的公寓楼,可是离研究生公寓楼也有三十多米的距离,即使是严咏洁这样武功高强的人也跳不了这么远。但是如果对方不是跳到其他的楼房逃走,而又没有走楼梯,那么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他是从楼顶的另一边借助楼房边上突出的部分连续下跳,或者借助绳索这样的工具攀爬下去,但是对于严咏洁这样听觉敏锐的人,对方如此大的动作,不可能逃过她的耳朵。
  
  严咏洁绕着阳台走了几圈,也没有发现任何绳索,或者是铁爪、钉钩之类攀爬工具使用过的痕迹。
  
  严咏洁思前想后,只剩下一个可能。那个神秘人确实是从楼梯口逃走的,他借助对公寓楼环境的熟悉,先躲藏起来,当严咏洁和周瞳被王瑰的尸体吸引注意力的时候,他借机逃走。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个神秘人极大可能是学校里面的人,而且很可能就是住过研究生公寓楼的人。严咏洁决定先向学校拿到近几年所有在研究生公寓楼住过的人员名单,然后一一进行排查。
  
  周瞳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钟左右了,可他没有想到的是,在校门口有一个最令他头疼的人等着他。
  
  “你……你怎么会来这里的,你不是去南方大学了吗?”当周瞳在校门口看到一身靓丽打扮的美女李莹,嘴巴惊讶得几乎都合不拢了。
  
  这位美丽的大小姐,作为周瞳以前的高中同学,一个给周瞳带来无数麻烦的同学,毕业后考进了外省一所大学,周瞳原本以为自己要有相当一段时间看不到她了,可开学还没几天,她却又出现在自己面前。
  
  “够吃惊吧?我是坐中午的航班过来的。”李莹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她那橘红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更加显眼。
  
  “惊吓要更多一点!”周瞳摸了摸头,小声地说道。
  
  “哼,你也太不够朋友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也不打电话告诉我!”李莹忽然把脸一板。
  
  “什么大事情?”周瞳一脸迷惑。
  
  “还装,我在网上看到了,听说你们学校发生了非常恐怖的连环谋杀案?”李莹有些鬼祟地凑到周瞳的耳边说道。
  
  “你还真够八卦的,即使有,又关你什么事情?”周瞳不由得感叹网络的力量,昨天晚上刚发生的事情,竟然如此快地传开了。
  
  “本来不关我事情,不过你在这个学校,肯定会插手调查这件案子,那么就关我的事了!”李莹斩钉截铁地说道。
  
  周瞳看着李莹说道:“我不大理解你说的意思。”
  
  “你这个猪头!”李莹心里暗暗地骂道,不过她嘴上还是说:“这还不明白么,调查这样的案件一定是非常惊险刺激、恐怖有趣,而且还可以把坏人绳之于法,我李小姐岂有不掺和一脚的!”
  
  “I服了you,能够把恐怖和有趣这样的词合在一起说,不过你就这样跑过来,不怕学校把你开除吗?”周瞳大感头痛。
  
  “怕什么,反正我知道我上这所大学,全是那个人用钱买来的。”李莹始终无法原谅父亲所做的事情。
  
  周瞳听她说起她的父亲,也有些为她难过,心里不免一软,说道:“既然来了,我先安排你住下,至于调查案件的事情,以后再说。”
  
  “这才乖嘛。”李莹脸上的乌云终于散了,开心地摸着周瞳的脑袋笑道。
  
  周瞳一时心软嘴快答应让李莹留下来,可他哪里有位置安排这位大小姐住呢,最后只好把麻烦丢给严咏洁。
  
  严咏洁看到周瞳领着李莹来找她,确实也是吃了一惊,不过事已至此,而且好歹李莹对自己算是有救命之恩,虽然心中还是有些顾虑,但还是先把李莹安排到自己隔壁的房间住了下来。
  
  待到一切都妥当后,周瞳才问严咏洁:“咏洁,王瑰的验尸报告出来没有?”
  
  一旁的李莹立刻也聚精会神起来,竖起耳朵,等待严咏洁的回答。
  
  严咏洁点点头,说道:“死者确实是被勒死,身上没有找到其他伤痕,也没有服用任何药物的迹象。”
  
  “那可真是有些奇怪了,现场没有找到可疑的指纹,也没有打斗的痕迹,像王瑰这么一个大男人,谁可以这么轻易地杀了他?”周瞳有些迷惑地说道。
  
  “这还不简单,肯定是自杀。”李莹非常肯定地说。
  
  “不可能,死者头顶上的吊扇是转动的,换句话说,死者应该是先被人勒死,然后挂在吊扇上,最后凶手才打开吊扇的开关。”严咏洁没等周瞳说话,自己就先向李莹说明了情况。
  
  “我借你一根绳子,你试试在转动的吊扇下自杀?”周瞳看着李莹讥讽道。
  
  李莹被周瞳的话气得满脸通红,却又不便在严咏洁面前发飙,只好“哼”了一声,把头偏向严咏洁,不再理周瞳。
  
  “在验尸报告里,还有一点内容,恐怕是你们做梦也想不到的!”严咏洁怕这两个人又闹起来,立刻转移话题说道。
  
  “是不是有关绳子上的血迹?”周瞳立刻问道。
  
  “你怎么会知道?”严咏洁有些惊讶。
  
  “很简单,你刚才已经说过王瑰身上除了勒痕,没有其他伤,那么他不可能在绳子上留下血迹,当然,血迹也不可能是凶手自己的,所以我才会猜测到这一点。”周瞳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
  
  “那你怎么不猜血迹是谁的?”李莹根本不知道周瞳和严咏洁所说的事情,不过她要找一切机会奚落周瞳。
  
  “如果我这也能猜到,就是周半仙了。”周瞳苦笑道。
  
  “血迹是姜少奇的。”严咏洁语调里竟然也仿佛多了一丝寒气。
  
  周瞳和严咏洁都没有再说话,两个人静静地站在那儿,李莹看到他们严肃的表情,也没有出声,知趣地坐到了旁边。
  
  “用染满姜少奇血迹的绳子勒死王瑰,那么就是说杀死姜少奇和王瑰的是同一个人,但是凶手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留下这样的线索给警方?”周瞳的心里反复地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而严咏洁也想着同样的问题,但目前这却是一个谜题,一个凶手留给他们的谜题。
  
  QQ252669713期待你的添加打开百度搜索高留波可以收听音乐
  
  

本文作者:于雷

来源:

所属专题:

更多精彩,请点击:尸体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都市聊斋之海妖
下一篇:夜半遇鬼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