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鬼故事

提供最新的灵异鬼故事

2016-12-30
  路遇前女友的鬼魂    张燕和李山是同一个村的,在中学里他们相恋了,在山盟海誓之后,张燕的父母从张燕的奶奶电话里得知一切后,从外地赶回家中。他们反对女儿早恋,更瞧不起 ...
 
2016-12-20
  老婆的鬼魂    黄涛的身世非常可怜,他很小的时候,父母就死了,留下他一个人。那个时候,他的年纪还很小,又没有其他的亲人,没有人照顾他。不久以后,他就沦为了小乞 ...
 
2016-12-14
  画脸    我在网络上认识了一个网友,他叫阿闻,就读艺术大学。第一次见面时对他的印象非常深刻,因为他很纤瘦且皮肤惨白。他一年四季都穿长袖黑色高领衫以及长裤 ...
 
2016-12-14
  鸟语者    晨日初升,薄薄白雾已遮不去缕缕新晖,屋内却是阴暗如昔。不时几声刺耳的鸟鸣,恰又逢窗隙中袭入一股凉风,却也多了一分意味。从心坦言,虽然经历繁多, ...
 
2016-12-14
  都市传说    坊问流传的鬼故事,究竟纯属谣言抑或真的有鬼?一群年轻人结伴勇闯一幢幢鬼域,探索事件真相。这群年轻人中,有的曾与鬼同居、有的从小有阴阳眼、有的纯 ...
 
2016-12-14
  牵手    青将爱车停靠在公寓门口,熄火后取下钥匙,轻轻在门上一转,铁门咿呀一声开了。仅有十多平方米的房间,昏昏暗暗,没有开灯,幽幽的,角落里似乎有个人影 ...
 
2016-12-14
  冥眼    黑夜笼罩着一切,星月黯淡无光,咆哮的风声给一切添加了又一分诡异。林间的小屋并不能留存下丝毫的暖意,火堆早已熄灭,唯有一两块尚且红赤的木炭与黑夜 ...
 
2016-12-14
  就是你    火车摇摇晃晃,时不时发现巨大的声响。在这样的环境下睡觉,对我来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这不,一直到抵达目的地,我都没有睡着。听到火车到站的广播, ...
 
2016-12-14
  烧    沈家是城里数一数二的大户,新主人是沈旭东,他的父亲不久前刚过世,他是沈家的独子,毫无疑问地继承了父亲的遗产,也住到了父亲郊外的豪华别墅里。这天 ...
 
2016-12-14
  镜灵    阴风彻彻,黑夜中,一切似乎都不值一谈。大自然的威力很大,但在某些东西面前实在很渺小。我说的不只是人类精神上的某种扭曲,还有些本身就超脱于自然的 ...
 
2016-12-14
  精神科    陈家伊精神科102病房。我装作熟睡的样子,微微闭着眼。我能感觉这个护士走到我的床边,查看了一下病历,或许还换了一瓶吊瓶。她很敬业,或许还对我微微一 ...
 
2016-12-14
  诡猫    莉娜我叫莉娜,我是一個盲女。在我30岁之前,我不了解很多事情,比如女人在分娩时的疼痛,比如女人在失去丈夫时的悲伤,而这一切都在我30岁那年发生了。 ...
 
2016-12-14
  自动售梦机    奇怪的售梦机我脑袋空空地坐在电脑前,一个灵感猛然从脑海中一闪而过,刚要码字,门外突然传来一阵不耐烦的敲门声,一种不祥的预感迅速蔓延开来。果然不 ...
 
2016-12-14
  碾过    为什么这個主持人的声音这么做作啊?阿杰听着汽车广播,做了如此评论。电台主持人正用嗲声嗲气的声音介绍一個歌手的新专辑,甜美的声音足以让男人的心融 ...
 
2016-12-14
  掌灯客    我到李庄的时候,天还没黑。正在吃饭的人家,一张方桌,几个马扎,一家人聚在一起,其乐融融。尚未开饭的人家,也升起了袅袅炊烟,没有城内的喧嚣,这一 ...
 
2016-12-14
  102号房间    她有一个秘密,是关于102号房间的事情,这个秘密从来没有人知道,也不能知道。你……想知道吗?那是她的房间,一个很漂亮的房间。里面所有的一切都是用她 ...
 
2016-12-14
  我没事    我没事啦!你说。因为酒精而泛红的脸上写着不耐烦。真的没事吗?我看着你蹒跚前行的身影。你嘴巴里咕哝了几句我听不懂的东西,然后就张开嘴吐了起来。你 ...
 
2016-12-14
  鬼推磨    很久以前,大山脚下住着一对老夫妻,老头儿叫马六,老太叫伍妹。他们没儿没女,没田没地,每天靠做点豆腐卖来维持生计。这天晚上夜深人静时,突然从门外 ...
 
2016-12-14
  鸡与蛋    真正成功的恐怖小说,会让读者一翻开封面就感到恐惧,连阅读第一行字的勇气都失去了,而我这本书做到了。——夜业这是竣闵在刚买回来的新书封面上看到的 ...
 
2016-12-14
  鸡血石    中医为病人治病,一般多采用两种手段:一是喝中药,二是针灸。而我父亲为病人治病,除这两种外,还独创了一种闻药的治疗方法。所谓闻药,就是在煎熬中药 ...
 
2016-12-14
  生于照片的影魅    一我跟雅昕刚从家居饰品店出来。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都是雅昕为我们的新家精心挑选的装饰品,下个月我们就要结婚了。然后我就见到了小安,穿着浅蓝 ...
 
2016-12-14
  豆瓣掌上的诡异日记    董晓涛通过中介买了一套二手房,趁五一长假搬了过去。原房主叫孙辉,是个个子不高,但很精悍的小伙子。孙辉说,他女友嫌这个房子结婚太旧,没办法,他只 ...
 
2016-12-14
  不要接陌生人的电话    A看着搬家公司的人,把最后零散的炊具放进屋子,我长长地出了口气。终于,我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拥有了自己的家了。无论人在什么地方打拼,有了自己的家,就 ...
 
2016-12-14
  最熟悉的陌生人    家明的风流认识他的人都知道。因为他的喜新厌旧,他的初恋女朋友还为他自杀了。从此以后他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沉醉在酒吧和*********中无法自拔。其实只有他 ...
 
2016-12-14
  会唱歌的鱼篓子    这个小镇,有一幢最高大最气派的楼,楼体面朝大海。楼上,有位小姐临窗坐在一把藤椅上一针一线地绣着花。海风吹来,海浪的声音、海潮的气息,一阵一阵地 ...
 
2016-12-14
  孝子    不是羊肠小道,却还是颠颠簸簸,车辆在险峻的山路上行驶,拐弯,折返。我们要去的是一个叫做柳峪村的地方。朋友玄磊说,如今挣钱不容易呀,那么远的地方 ...
 
2016-12-14
  冰箱幻想记    小时候的印象中,每次去外婆家,我总是喜欢跑到冰箱前打开来看。深绿色外表的小冰箱,高我一半以上。我总是垫起脚尖,用吃奶的力气把那诡异的冰箱打开。 ...
 
2016-12-14
  午夜痴等    1苏音的咖啡很特别,每杯咖啡上边都漂浮着很多泡沫,苏音就在这泡沫上做出客人要的图案,或字或景物。因为他的咖啡别致,所以尽管他的咖啡馆在市郊的清水 ...
 
2016-12-14
  鬼搬家    天黑以后,王国富匆匆忙忙地走进村口,他去城里开基层领导大会,有事磨蹭到现在才回来。刚入村口,他就看见一个有点跛脚的老爷子在那儿转悠,口口声声说 ...
 
2016-12-14
  红绳子的诅咒    杨卫是个靠倒卖古董为生的商人,生意挺红火,一家三口日子过得也不错。这一天,杨卫的老朋友老海来到杨卫家,神色慌张地对杨卫说:王水子死了,从他的死 ...
 
2016-12-14
  惊魂槐树林    那是1958年的事了,当时正处在赶英超美的狂热时期。现在的老赵那时还是小赵,才新婚三天就被村里派到工地建设水库了,吃住都在工地上。工地上劳动强度极 ...
 
2016-12-14
  通往电梯的那扇门    深夜的楼梯间里有很大的回旋风,把不知从哪里来的纸片吹得到处飞舞,竟似有生命一般。忽然,其中一片朝苏蕾直直地飞过来,吓得她下意识地往后一躲,差点 ...
 
2016-12-14
  午夜理发正当时    1这天,一个老头走到了周强的理发店里。老头身上脏兮兮、湿漉漉的,浑身散发着非常刺鼻的污水味,周强忙站起身,做着手势喊了个停!可老头像没看见似的, ...
 
2016-12-14
  死神庙    凭空出现的庙学校老师组织了一场聚会,目的地是远离城市杂音、风景优美的山丘,白天尽兴玩一番,晚上会在最好的酒店大吃一顿。队伍中最显眼的就属一个身 ...
 
2016-12-14
  噩梦旅行箱    1今天是星期天,陈美怡闲着没事开始清理房子阁楼里的旧东西。阁楼因为有一段时间没有被打扫的缘故,灰尘很厚,随便动一动就尘土飞扬。打开气窗通了风,情况就 ...
 
2016-12-14
  亡魂流连的“鬼屋”    鬼屋传说几乎所有鬼屋都源自一些不幸事件。英国诺福克郡的布里克林庄园,自它的主人亨利八世的王后安妮·博林被砍头后,就成了著名的亡魂之家。人们相信 ...
 
2016-12-14
  怪异的影子    被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唤醒后,顾源起身下床,来到大阳台上,对着太阳伸了伸懒腰。神清气爽之际,隐隐他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妥,仔细一观察,是影子!他面朝太 ...
 
2016-12-14
  雷州鬼屋案    旧居闹鬼半年前,郑彦杰因为不愿与同僚同流合污,被从浔州贬到了位于南海之滨的雷州——一个几千人的小小平县当县令。尽管如此,郑彦杰还是打起精神,在 ...
 
2016-12-14
  张天师卖豆腐    凡事都有个前因后果,都有个来龙去脉,老辈人说豆腐是鬼菜,为啥这么说呢?还得从五斗米道教创始人张天师说起。张天师在得道之前,有一段精彩的卖豆腐传 ...
 
2016-12-14
  越狱后的死亡复仇    作恶多端的黑社会老大独狼詹姆斯终于被抓了,大伙都翘首以盼他被判处死刑。谁知凭借着强大的律师团,更因为詹姆斯的手下成功谋杀了一个举足轻重的证人, ...
 
2016-12-14
  望远镜里的凶杀案望    晓明头裹纱布,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突然一下子失去了记忆。旁边一个自称是他邻居的男人告诉他,说清晨自己值夜班回来,发现他躺在路边上,头部受伤,昏迷 ...
 
2016-12-14
  鲁班法    大头在离公司不远的地方租了个房子,房子很老很旧,可是房租很便宜。同事们知道了都劝大头别租,说那房子不干净,有点那个。大头听了,只是笑笑,对于鬼 ...
 
2016-12-14
  阎王治病    阎王长叹两声,说阳间人现在最怕生病吃药,自己作鬼也是一样。他之所以没有喝,是与常人一样。有些害怕。前些日子,阎王患了风寒,咳嗽头痛,四肢乏力, ...
 
2016-12-14
  灵异游戏    想知道你周围的灵磁场有多大吗?选出你喜欢玩的灵异游戏,看看哪些鬼会被你吸引^-^A 房内拍肩(肩后有人)游戏规则:选4个人。在夜半时分,在一个长方形 ...
 
2016-12-14
  午夜婉啼    镇魂寿衣偏僻的街角,蒋裁缝守着自家的寿衣店。门口摆了个花篮,里面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寿衣,墨黑的,宝蓝的,橙黄的,水红的,葱绿的……五颜六色,琳琅满目。白 ...
 
2016-12-14
  阎王找    这天,地狱里来了一个新的鬼魂,他还只是个不满一岁的婴儿。阎王翻了翻生死簿说:你的阳寿还没尽,怎么就死了呢?那婴儿说:我妈妈让我喝奶粉,为了保险 ...
 
2016-12-14
  幸运者的游戏    一架客机,坠毁在茫茫沙漠之中。宛如一粒石子击入水中,摔落的飞机在大漠中激起一股股沙尘涟漪,于烈日下荡漾开去。机组和空乘人员无一生还,大部分乘客…… ...
 
2016-12-14
  阎王的账单    不知怎么回事,恍恍惚惚中我被黑白无常架着来到了阎罗殿上。扑通一声,他们把我狠狠地按跪在地。我费尽全力爬到阎王的脚边,使劲儿摇着阎王的裤腿声嘶力 ...
 
2016-12-14
  阎王指路    一个刚来报到的小鬼给阎王透露消息说,邛所长、罗局长身为父母官却贪财、贪色,应该严惩。阎王将信将疑,遂派妲己前去了解实情:你是有前科的女人。与纣 ...
 
2016-12-14
  修道院幽灵恐怖重生之谜    在英国斯塔福德郡南边的一座小城市里,有一座规模不大的修道院。由于该修道院地处偏僻,所以,来此修行的人少之又少。多年以来,该修道院一直很平静。但 ...
 
2016-12-14
  玄棺    玄棺中伸出一双苍白的手抓住了他的双臂,那是令人难以想象的事。啊……这号叫声充斥着整个古堡。就这样,一中探险小队又失去了一名队员……亡灵古堡再次 ...
 
2016-12-14
  公室袋子    我后悔。而且后悔极了。后悔午休时间不该在办公桌上睡了太久,而导致现在办公室里只剩我孤零零的一个人加班。更要命的是,我昨天才从一个前辈口中得知这 ...
 
2016-12-14
  水塔    奇怪的声响沙沙沙……沙沙沙……7月,炎热的夏天,纵使躲在冷气房里,仍然挡不住不断灌进来的热气。由于写作的关系,我通常坐在计算机前一坐就到凌晨。计 ...
 
2016-12-14
  古尸惊魂    胡远厚通过后视镜发现古尸动了一下,他回头一看,古尸竟然真地坐了起来,一双恐怖的黑眼睛死死地盯着他……单独行动秦一青和胡远厚喜欢偷盗文物,他们互 ...
 
2016-12-14
  日落    相传,在西方日落之国,有一个撒旦的恶魔。他曾是上帝座前的六翼天使,负责在人间放置诱惑,后来却堕落成了魔鬼,被看作与光明力量相对的邪恶、黑暗之源 ...
 
2016-12-14
  鬼婴儿    这段时间,钻石王老五刘一飞找了个新女友,她叫万小玲。万小玲身材高挑,面貌俊秀,自从和刘一飞见过面后,她就被刘一飞的潇洒和俊逸所折服。两人订婚后 ...
 
2016-12-14
  人体纪念碑    查晃是个画家,这天他背着画夹独自进山写生。正走着,两只硕大无朋的凤尾蝶翩然从面前飞过,五彩斑斓的颜色让他眼前一亮,不觉就跟着蝴蝶走了下去。两只 ...
 
2016-12-14
  太平间里有掌声    安定医院太平间的守夜人是个姓程的老头。程老头有个儿子,刚四十出头,身体健壮,可惜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傻子。程老头没啥爱好,就爱说两段山东快书。别 ...
 
2016-12-14
  我还活着    张师傅从新疆天山雪建筑企业退休有五六年了。退休后他就回了老家上海。退休金一直是从公司往上海汇款。最近,他却突然接到公司通知,让他照一张手拿当地 ...
 
2016-12-14
  诡异双面人    土著人头上的草帽转了一下,脑后的耷帽遮住了前面的脸,这个时候,探险家突然惊呆了,他看到一张恐怖的面孔正从土著人的脑后冒出来……19世纪末5月的一天 ...
 
2016-12-14
  幽灵巴士    李晓东大学毕业后,就被招聘到市公交公司当了一名司机。跟着老司机熟悉了两天路线,第三天就独自当班了。李晓东对这份工作还算满意,但也有烦心的事:首 ...
 
2016-12-14
  黑色的欲望水晶    沉没的真相无力吐出气泡,炸裂成无数碎片,散向旁边的罪恶之花……一深处的沼泽不断地吞噬着。沉没的真相无力吐出气泡,炸裂成无数碎片,散向旁边的罪恶 ...
 
2016-12-14
  迷宫隔间    刚踏进办公室,他就愣了。他在小公司里奋斗了大半辈子,不景气的风轻轻一吹,小小的公司就跟着摇晃起来。他慌忙地央求老板:我替公司卖命了这么多年,有 ...
 
2016-12-14
  迷雾中的那盏灯    九九重阳节那天,我和老公开车去山中求子,结婚五年了,我们一直没有孩子,求医问药,花了不少钱,也被四处流窜的野郎中骗过,所谓病急乱投医,我们不放 ...
 
2016-12-14
  碾脂榭    可是她的脸,她的脸——她的脸平平的,似一张白板一样。上面空空的,没有五官,什么也没有。街角不知何时开了一家小店。古旧,占了一幢德式小楼的一角。 ...
 
2016-12-14
  连锁图    别开电脑!今天下午我一回到公司,正打开电脑要工作时,坐隔壁位置的年轻小伙子家劲就突然从旁边探头来对着我警告一声。我的手指按在电脑开关上面,满脸 ...
 
2016-12-14
  灵魂光顾的别墅    孟翩然原是一家外企公司的白领,自从丈夫下海经商成为广告设计公司的总经理后,她便辞掉了这份工作,在家做起了全职太太。这段在家的日子里,她常常阅读 ...
 
2016-12-14
  红气球    现在博勒加尔就像个红白相交的雪人,喉管敞开着躺在大雪覆盖的荒地里。雪地只有村长、警察、勒皮克以及后到的万松大夫的脚印。有一年冬天,著名侦探勒皮 ...
 
2016-12-14
  会哭泣的颅骨    皮埃尔想着,他感觉到有一双手在悄悄地摸着他的头颅,从后脑勺开始,一直摸到颈下,由颈下,又转而向前,自下巴那里,慢慢地游移到前额。很完整,很完美 ...
 
2016-12-14
  亡魂作客    初夏的深夜,万籁俱寂,郊外一所房子的客厅里,电视机还在忽闪着不肯休息,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年轻男人却已经进入了梦境。猛地,他一跃跳了起来,在屋子里 ...
 
2016-12-14
  穿越千年的目光    宁顺远喜欢探险,这阵子他来到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这里占地辽阔,要好几天才能走出去。这天晚上,宁顺远在树林里的一块空地上搭起帐篷,又在旁边燃了一 ...
 
2016-12-14
  追魂狗    川黔公路边有一个生意十分红火的狗肉店,独家独户,背靠青山,店主叫毛升。毛升的店里专卖狗肉,招牌上写得明白:品鲜狗肉滋味,看狗刨狗好戏。这狗刨狗 ...
 
2016-12-14
  血红玫瑰    吴云迪是个追债杀手,也叫赏金猎手,拿人钱财替人追命债是他的工作。吴云迪枪法好,这并不值得炫耀,值得炫耀的是他高超的滑板技术。追命债,他从不开车 ...
 
2016-12-14
  神秘的水滴    洞穴内的水流卷起一股黑色的旋涡,像一匹狂暴的野马向他发出愤怒的嘶吼,如果他晚上来两秒钟,极可能会被卷进旋涡,葬身水底。美国人奥森得到一张藏宝图 ...
 
2016-12-14
  游戏鬼屋背后    海报上面是一个漂亮的金发女子,她的眼珠是蓝色的,此时,在她的一只眼睛里,有一行殷红的液体正在快速往下淌……一古妍是个孤僻的女孩,过分安静,在学 ...
 
2016-12-14
  鬼屋有块摄魂镜    小李缓步朝前走,他有一种感觉,这间屋子其实很深,非常非常深,仿佛永远也走不到头似的。鬼屋是一间衰败的老瓦房,在四周现代化高楼大厦的包围中,显得 ...
 
2016-12-14
  亲吻我的墓碑    一个刚刚上完钢琴课的16岁少女。冰冷的雨水,惊恐的黑眸,颤抖的皮肤,还有喉咙里发出的尖叫,构成了一段段破碎的片断。A2002年底,陈明卖掉闹市区的三居 ...
 
2016-12-14
  长头发的骷髅    这根头发很长,绝对不可能是张立友留下的,只可能属于那具消失的人体骨骼标本,一具长了头发的骷髅。一也许是多灌了几杯猫尿,新生张立友居然跟人打赌, ...
 
2016-12-14
  神秘的眼睛    朱家大院坐落在枫山脚下,它的主人朱思史是明朝的一个大官。数百年过去了,历经朝代变革,这座大院仍完好无损地保存下来,现在已经成了旅游区的一个重要 ...
 
2016-12-14
  心中的魔鬼    这天晚上,鲍文把车停在离家不远的树林边,借着夜色的掩护,悄悄向家里走去。鲍文一边走,一边四下张望,为了不被人撞见,他特意绕过正门翻墙入院。就在 ...
 
2016-12-14
  男人影    林子文是个摄影师,由于人长得帅气,又善花言巧语,身边总不乏美女!可他几乎不在一个地方久待,因为时间一久,总有一些女子会喋喋不休地纠缠着他,令他 ...
 
2016-12-14
  你知道什么叫做回声鬼吗    这是发生在某城市医院里的故事:每当夜深人静,这家医院肿瘤科所在楼层的卫生间里,不时会莫名其妙地听到女人可怕的怪笑和哀嚎声。一个静谧的午夜,值班 ...
 
2016-12-14
  复活的千年女尸    泽明城刚刚从床上爬起床,就接到朋友王志的电话,泽明城一听,笑着说:你是没睡醒,还是找错人了?我可不是个做生意的人!王志在电话里告诉他,两个月前 ...
 
2016-12-14
  白猫    我很讨厌地铁。特别是每天上下班的高峰时间,地铁内人潮涌动,每一扇门前都拥挤不堪,无论是上车还是下车,都像被活活拽去一层皮。最近地铁频频发生事故 ...
 
2016-12-14
  婴茶    一、讨茶在整个旅行团中,吴启华恐怕是最沉默寡言的。他独自一人,每到一个地方便专心拍风景,上了车后就摆弄自己的数码相机,很少和人讲话。没有人知道,就在 ...
 
2016-12-14
  公墓电话    床上,脸色苍白的老人费力地转过头来,抓住郑晖的左手指,一股冰凉沁入骨髓,令郑晖毛骨悚然。老人喘息了一阵,然后奄奄一息断断续续地对侄子说:电话… ...
 
2016-12-14
  找妈妈的孩子    夜行列车呼啸着沿着京广线前进,摇摇晃晃中,乘客们都昏昏欲睡,车厢内只剩下几盏昏暗的灯光。凌晨3点时小茗例行巡视,窗外寒风凄紧,景物变幻,小茗突然 ...
 
2016-12-14
  镜光魅影    一进入那家精品店的时候,沈碧还是心事重重的样子,冯天的脸像一卷色彩鲜艳的胶带,在她眼前来回地晃。刚才她和冯天在画室里为这次两人合作获得的一个奖项而 ...
 
2016-12-14
  司机公墓    苏阳原本在一家小企业里当驾驶员,虽然工资不高,但旱涝保收,撑不着也饿不死。他原本打算这辈子就这么凑合着过了。谁想到突然来了场金融危机,他上班的小企 ...
 
2016-12-14
  红衫鬼影    一、鬼雾红衫人桥镇多桥,三条小河汊蜿蜒穿行在白墙黑瓦之间,古民居人家住得拥挤,全靠小石桥勾搭着街巷。这里说的是老桥镇的场景,新桥镇没那么紧巴巴 ...
 
2016-12-14
  会说话的钥匙    两个小时前,乔染的姑妈乔老太太提出要上厕所,于是乔染小心翼翼地把姑妈扶进盥洗室,将她安顿在抽水马桶上,把一本园艺杂志放在她手边的小桌上,又按照惯例听 ...
 
2016-12-14
  血色高跟鞋    这天是罗文女友安雅的生日,为了讨安雅的欢心,罗文答应送安雅一件生日礼物。哪知从银行取完钱,搭公交车去商场的时候,钱却被扒手偷了去。罗文急得像热锅上 ...
 
2016-12-14
  等你回来    1白素拒绝了女医生的挽留,一个人摇摇晃晃地回到了家。和她一起等电梯的那个胖大婶,一直不停地偷偷打量白素。进电梯时,胖大婶还好心地伸手扶了她一把:白小 ...
 
2016-12-14
  电梯通向异度空间    大约是封闭、狭窄的空间易使人产生莫名的恐惧,而电梯却同时具备这两个条件,所以才会作为种种传说的高发地。医学上认为,这是幽闭恐惧症。患者会在数分钟内 ...
 
2016-12-14
  夜娃    乱坟岗惊魂王健已经三年没有回家了。自从到科学院工作,他就像上了套的机器,时刻都在运转。他考这门学科,就是不相信世上真的有灵异,但和张教授跑遍全 ...
 
2016-12-14
  天空的颜色    飞扬公寓、单身女人,未见和其他人来往。在她的身边似乎总有一个小孩在陪伴着她,她每天送小孩上学、放学、和小孩说话,但事实上这个小孩是不存在的。但,公 ...
 
2016-12-14
  蜡像惊魂    陈士东和苏秀去宁江市蜜月旅行,有一天他们去文锦园游玩。文锦园里有一个蜡像馆,在国内小有名气。里面有很多根据中国历史经典故事摆设的蜡像群场景,所有的 ...
 
2016-12-14
  高炉冤魂    天津有一块飞地,在河北省涉县境内,该片区域是由天津援建的铁厂,虽地处河北省但行政上归天津管辖。有一套独立的公安司法系统由天津直接管理。大概是解放后 ...
 
2016-12-14
  阴阳河    上海的郊区,密密麻麻的遍布着很多村庄。因为是平原,无遮无挡的,那些零星散落的村庄如同无意洒落的珍珠,构成了上海郊区一道道美丽的风景。傍晚时分,那袅袅 ...
 
2016-12-14
  水边的白衣女郎    细雨画廊坐落在城中的一条僻静的林荫道边,画廊有大幅的玻璃墙,映着街道上绿树的斑驳光影,隔断室外的车鸣和人声。室内的色彩来自那些美丽的画,油画、水彩 ...
 
搜索
 
 
 
Copyright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手机看故事站点地图SITEMAP 所有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