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人物】泡在酒里的老头

 
【读者人物】泡在酒里的老头
2015-03-06 10:08:18 /故事大全 /被围观

妈妈高兴的时候,管爸叫“酒仙”,不高兴的时候,爸又变成了“酒鬼”。做酒仙时,他散淡洒脱,诗也溢彩,文也隽永,书也飘逸,画也传神;当酒鬼时,他口吐狂言,歪倒醉卧,毫无风度。仙也好,鬼也罢,他这一辈子,说是在酒里“泡”过来的,真是不算夸张。据爸说,他在十来岁时已经在他父亲的纵容下,能够颇有规模地饮酒。打那时起,一发不可收拾,酒差不多成了他的命根子。很难想象,若有三天五日见不到酒,他的日子该如何打发。

最初形成“爸与酒”的印象是在我三四岁的时候,那也算是一种“启蒙”吧。说来奇怪,那么小的孩子能记住什么?却偏把这件事深深地印在脑子里了。

保姆在厨房里热火朝天地炒菜,还没开饭。爸端了一碟油炸花生米和一个满到边沿的玻璃杯自顾自地先上了桌。我费力地爬上凳子,跪在那儿直勾勾地看着他,吃几粒花生,抿一口酒,嘎巴嘎巴,吱拉吱拉……我拼命地咽口水。爸笑起来,把我抱到腿上,极有耐心地夹了几粒花生米喂给我,然后用筷子指指杯子:“想不想尝尝世界上最香的东西?”我傻乎乎地点头。爸用筷子头在酒杯里点了一下,送到我的嘴里——又辣又呛,嘴里就像要烧起来一样!我被辣得没有办法,只好号啕起来。妈闻声赶来,又急又气:“汪曾祺!你自己已经是个酒鬼,不要再害我的孩子!”

五岁的时候,我再次领略了酒的厉害。那一年,爸被“补”成了“右派”,而我们对这一变故浑然不知。爸约了一个朋友来家喝酒。在昏暗的灯光下(也许只是当时的感觉),两人都阴沉着脸,说的话很少,喝的酒却很多。我正长在不知好歹的年龄里,自然省不下“人来疯”,抓起一把鸡毛掸子混耍一气……就在刹那间,对孩子一向百依百顺的爸忽然像火山一样爆发了!他一把拎住我,狠狠地将我掀翻在床上,劈手夺过毛掸,没头没脑地一顿狂抽。我在极度的惊恐中看到了他被激怒的脸上那双通红的眼睛,闻到了既熟悉又陌生的浓烈的酒气。一个五岁的孩子,只能有一个反应,就是咧开大嘴痛哭一场,赖声赖气地哭得自己头都昏了……后来我总是提醒爸爸:“你打过我!”他对这唯一的“暴力事件”后悔不已,说:“早知道你会记一辈子,当时我无论如何都会忍一忍。”

我对爸说:“我不记恨你,我只是忘不掉。”

网友评论: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