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奇的绑架

 
离奇的绑架
2015-12-18 19:50:27 /故事大全 /被围观

谢秋红是搞文物鉴定工作的,她丈夫朱子豪是机关干部,夫妻俩都有稳定而且不菲的收入。绝对超过了他们所在这座城市的平均生活水准。可是朱子豪仍然对现状很不满足。原因是现在有钱的人实在太多了,几百万元的花园别墅还没造好就已被订购一空,几十万元的轿车更是满大街乱跑,而他们呢?轿车没有,即使买了一套房子,也是用了15年按揭贷款,这就是说,买房的沉重的债务包袱必须在身上背15年,也难怪朱子豪时常要唉声叹气了。

丈夫心情不好,夫妻生活自然就蒙上了一层阴影。为了改变这种状况。谢秋红经过思想斗争,决定提前向朱子豪透露一个大秘密。这天晚上,当朱子豪又一次在为当月扣去的按揭款抱怨时,谢秋红对他说:“子豪,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们家也是很有钱的。”

朱子豪叹了口气说:“有钱?有多少?几十万元?几百万元?别做梦了你!我们俩的收入明摆着,天上也不会掉钱,又怎么可能会很有钱?”

谢秋红说:“天上不会掉下来,但地下会长出来呀!”

朱子豪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谢秋红说:“你等着。”她打开箱子,从箱底拿出了一个黄绸包袱,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解开。里面是一只镂刻着古老图案的陶罐。她指着陶罐说:“看到了吧,这是一只汉陶,是我们谢家的传家宝,现在价值500万元。”其实这只陶罐朱子豪以前也见过,土不拉叽的一点都不起眼,见谢秋红宝贝似的藏在箱底,还以为是一件对她有什么纪念意义的物品,即使是文物,也不会太值钱。现在见谢秋红这么说,他有些不太相信:“真的值500万元,你不会是编个美丽的谎言让我高兴高兴吧?”

秋红说:“我怎么会骗你呢!你知道我是怎么学会文物鉴定的吗?一开始就是为了弄清这只陶罐的价值。学习了不少这方面的知识,后来就干上了这一行。”她说得有根有据,神色间也没有一点说谎的样子,朱子豪便再也没有理由不相信了。家中藏有500万元。就好比汽车的油箱里装满了油,马力十足,朱子豪从此也变得容光焕发,待人接物俨然一副大款的派头,再也不愁眉苦脸唉声叹气了。

可是过了一段日子,朱子豪就发现,他们这大款其实只是水中月镜中花,那只汉陶虽说值500万元,可是放在家里,它就永远只是一只破罐子,他们还是得省吃俭用,每月抠出钱来去付房子的按揭。于是他对谢秋红说,把那只汉陶拿去卖了,有了钱先把买房款付清,再买辆好点的车,把所有的乐子都去享受一遍。做人就该及时行乐,有了宝贝却还要受穷,等于拿着金饭碗讨饭,简直傻瓜一个!但谢秋红坚决不同意,她说那只汉陶已经传了几代,她要是拿出去卖了,那就是十足的败家子。何况他们家现在条件虽说比上不足,但毕竟还在平均线之上,就更没必要这么做了。对此朱子豪很不高兴,却也无可奈何。

又过了一段时间,一天,朱子豪下班回家,赫然发现那只汉陶已摆在了客厅的陈列架上。他觉得很奇怪,这东西谢秋红一直都小心地藏在箱底,现在怎么舍得拿出来了?他问正在厨房里忙着做饭的谢秋红,谢秋红笑着说:“客厅那只是赝品,是我在古玩市场花几十块钱买来的。不过这赝品仿制得也确实高明,连我都不太分得出真假,更别说外行了。”她把那只真品拿出来,两只汉陶摆在一起,朱子豪左看右看,果然一点都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接下来就到了年底,各机关都开始忙于总结评比。朱子豪回家也没有以前那样准时了,常常是谢秋红做好了饭,他却打电话来说晚上要开会,不回来吃了。有时甚至还要出差,几天都不回家。谢秋红一直都很支持丈夫的工作,虽说今年朱子豪的开会和出差似乎比往年多了不少,但她仍毫无怨言。这天,朱子豪又打电话回来说晚上开会,让谢秋红不用等他了。往常开会,最多过了10点也就回来了,可是今天时钟已经指向了12点,朱子豪却还没有回来。打办公室电话没人接,打他的手机也关机。这一下谢秋红坐不住了,她披上大衣,小心地锁好防盗门,准备到单位去找他。

街上静悄悄的,寒夜的风吹得人行道的树影不住地晃动,谢秋红不由自主地往大衣里缩了缩脖子。说实话,在这样的深夜,让一个年轻女子单身走一段不算太近的路,还真要鼓起勇气来。幸好就在这时,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谢秋红赶紧招手拦住。她钻进车子,说了朱子豪单位的地址,车子又继续往前开了。过了三四分钟。谢秋红瞥了一眼窗外。突然发现车子并没有开往朱子豪单位的方向。赶紧叫道:“师傅,你走错了,不是这条路。”可是司机却连头都不回,车子也突然加速,在空旷的大街上飞驰。这一来谢秋红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颤声说:“你、你究竟想干什么?”出租车司机还是没有理她。谢秋红想拉开车门跳出,但她很明白,这样的车速,跳车是根本不可能的。她想喊救命,可是街上杳无人迹。即使街旁楼房里的住户,此时也早已关好门窗钻进了被窝,绝不会有人听得到她的呼救。就在这时。出租车“吱”的一声停下了,两边车门一开,又上来了一胖一瘦两名男子。把谢秋红紧紧地挟在中间。这一下谢秋红彻底绝望了,她知道此时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车子很快就驶出了城区,又转入一条小路,最后在一幢位于山脚的孤零零的小屋前停了下来。谢秋红被押进了小屋,这间屋子似乎已被遗弃多时,屋内积满了灰尘和蛛网,墙角甚至还长出了杂草。谢秋红问:“你们把我劫持到这种地方来,究竟想干什么?”

网友评论:

所属专题:

更多精彩,请点击:绑架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幸运贼
下一篇:地下阴谋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