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惨叫声

 
午夜惨叫声
2014-06-17 08:55:13 /故事大全 /点击:1508℃

午夜12点,一座竹影婆娑的别墅楼内,温教授正在灯下看书。

一只蚊子飞来,在他耳边“嗡嗡”叫着,他不得不放下手中的书去逮蚊子。蚊子落在墙上的挂钟旁,他凝神静气去拍蚊子,突然,女儿温佳佳的房内传出“啊”的一声惨叫,让他猛地一惊。他侧耳细听,别墅复归平静。可能是女儿惊梦了吧?教授没再挂心,继续埋首书中。当墙上的壁纸渐渐发白时,教授的意识才变得模糊,慢慢进入了梦乡。

翌日清晨。7点。一辆豪华轿车停在教授的别墅门前,一个穿着考究、举止潇洒的中年男人打开车门走了出来,按响了门铃。仆人王姨笑容可掬地迎接他。他飞步来到二楼温小姐卧室前,轻轻叩门。半晌,门没有开,于是他加大了叩门的力度,边敲边喊:“还不快起床,大懒虫!”门依然没开,他又掏出手机,打温佳佳的床头电话,可只听见电话铃声爆响,却不见伊人出得房来。男人顿感事态严重,急叫醒正在熟睡的温教授。温教授用钥匙打开女儿的房门后,一幕惨景映入眼帘:长发凌乱的温佳佳躺在床上,胸口插着一把锋利的尖刀,顺着衣襟流到床单上的血,黑红黑红的已经凝固。她的脸色惨白,表情惊愕、痛苦。温教授大叫一声就背过气去,男子尚理智些,一面让仆人照顾好教授,一面急忙用电话报了警。

刑警队大队长楚天舒接到报警,迅速带领一班人马赶到了案发现场。

经法医鉴定,温佳佳的死亡时间为昨夜11点至12点之间。凶手共刺了两刀,伤口几乎重叠。除了那把插在死者胸口的尖刀,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犯罪痕迹。可见凶手作案后对现场进行了清扫、破坏。楚队长只好向刚刚苏醒的温教授了解情况。

温教授是个物理学教授,在学术界颇有声望,家资也丰厚,家里有三个佣人:女佣王姨,司机张程(王姨的儿子),还有一个管管花草的老园丁。温教授早年老伴去世,一直没有再娶,只有这么一个女儿相依相伴,而今老年丧女,他悲痛欲绝,老泪纵横,在楚队长的安慰和询问下,他忽然想起昨天午夜女儿房里传出的那声惨叫,楚队长连忙记下了这个重要线索。当楚队长问到温佳佳出事前有无异常表现时,教授回忆说:女儿昨晚最后一个见的人是他的男朋友小冯。小冯在外地读研究生,曾是温教授的得意门生,跟温佳佳恋爱三年多了,这次请假回来看温佳佳,临别前教授在家设宴为小冯饯行,席间温佳佳心情不太好,几乎没吃什么东西,却喝了不少酒。小冯把温佳佳送回卧室时,大约是九点多钟,然后小冯就赶晚上10点30分的火车回学校了,是司机张程送他上的火车。温教授说完这些情况,还特别叮嘱楚天舒,不要把这个噩耗告诉正要准备毕业答辩的小冯,楚天舒点点头,然后问道:“最早发现你女儿被杀的人是谁?”

“是我和温教授。”一直守候在温教授身边的男子抢先答道。

“你是温教授的家人吗?”楚队长看了看教授身边的男子问道。

“我是温佳佳的老板。我叫曾凡。”男子避开楚队长锐利的目光答道。

有着丰富办案经验的楚队长觉得这里面有文章,于是又问道:“一大早,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我……我有事找温佳佳。”

“什么事?”

曾凡愣了一下,说:“这是商业秘密,无可奉告。怎么,你怀疑我吗?”

“不,我在例行公事。”楚天舒态度严肃地说,“你可以走了。”

曾凡走后,楚天舒又一一询问了教授家的佣人,他们均称住在一楼,没发现任何异常情况。

楚天舒回到队里,觉得报案人曾凡一大早去找温佳佳,其中必有隐情,他决定查清他的底细。很快,派去调查曾凡的刑警查明,曾凡是本市著名企业的老板,大学刚毕业、年轻貌美的温佳佳是他的秘书。已有家室的曾凡与温佳佳关系非同寻常。

第二天,新的情况发生了,法医在对温佳佳的尸体进行解剖时,发现她已经怀有两个月的身孕。这一情况的出现,让楚天舒感到了案情的复杂,也让他对案子有了一个清晰的思路——情杀!

为了弄清温佳佳究竟怀的是谁的孩子,楚队长首先提审了曾凡。

“昨天早上7点,你找温佳佳干什么?”楚天舒威严地看着曾凡问道。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解剖背后的谋杀
下一篇:伪造的现场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