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者

 
惩罚者
2019-12-16 15:02:14 /故事大全 /被围观

接到报警电话,听闻又是山与城小区出了命案,负责案件的戴军不由得眉头紧蹙。

半年前,该小区住38栋602的一对夫妇双双遇害。

报案的保洁阿姨惊魂未定:“今早我打扫到6楼,发现他家房门大开,一股怪味飘出来,我一好奇,就走了进去……”说到这里,阿姨浑身哆嗦起来。戴军安慰了她几句,带人径直进了屋。

一踏进主卧,所有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受害夫妇浑身上下缠满了鞭炮,尸体被炸得皮开肉绽,散发出混合着血腥的焦煳味。屋里到处都是鞭炮碎屑,雪白的墙壁也留下一道道焦黑的印迹,整个房间宛如地狱。

经法医鉴定,受害者是在没有任何反抗的情况下,被凶手用利刃扎进心脏,一刀致命,死亡时间推测为凌晨2点到4点之间。

戴军蹲下身来查看尸体,思忖道:“没有任何反抗……睡得太死?凶手刀法再好,行凶势必闹出响动,另一个受害者肯定有反应,就算是多人同时行凶……”

正想着,一股淡淡的香味钻进了戴军的鼻孔,他使劲吸了吸鼻子,香味又消失了。法医见状,忙拉下口罩嗅了嗅,果然有一股若隐若现的香味。他立刻拿出刮匙,分别在两人的口腔黏膜和鼻黏膜轻轻刮了几下,然后放进了标本袋。

然而,接下来的勘查几乎一无所获,凶手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在这个过程中,戴军注意到墙壁好像新刷了一遍。他又调取了电梯和门口的监控,也没有发现可疑人员。

门窗没有被撬的痕迹,每扇窗户都安装了防盗网,戴军推测凶手可能持有602的钥匙,但为什么能躲过门口的监控?想到这儿,戴军迅速派人在本栋楼里摸排情况,结果令人沮丧:小区入住率极低,而且这些住户均有不在场证明。

戴军只好暂时从受害夫妇的周边人际入手。这一查不打紧,没想到惹来不少邻居大倒苦水:原来夫妇俩是G市下辖L县人,因为山与城小区就在通往L县的路上,距离县城仅有12公里,所以很多L县人来这儿买房子。L县人有半夜搬家的习俗,乔迁当夜会掐着点燃放鞭炮,一般是零点以后。放一放也就罢了,这对夫妇更过分,搬来的当晚居然放了足足一个半小时的鞭炮!大概是觉得不过瘾,又转战6楼楼道,两盏走廊灯被炸得粉碎不说,墙壁更是黑得一塌糊涂。

“当时就没有人站出来干预他们这种行为吗?”戴军问。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绑票
下一篇:无罪的凶手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