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档案之楼道移尸案

 
法医档案之楼道移尸案
2014-05-12 21:22:41 /故事大全 /被围观

刑事现场勘查车呼啸着开到巷口停了下来,我、大宝和林涛从车上鱼贯跳下,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二十分钟前,我们接到指令,在市郊的一处居民住宅区内,发现了一名死者。

这里位处偏僻地带的繁华区,相当于一个小集镇,周围有很多住户及商铺。现场是在这个区域中心的一片二层小楼中。东西走向的小巷子由两侧的二层小楼夹成,小楼连绵数十米。小楼的一楼是一片商铺,商铺大门互相对开,都面向小巷子。每几个商铺的中间会有通往二楼的楼梯。

“这里挺繁华啊,居然会有人在这里杀人。”林涛说。

我皱起眉头看了看十几米开外,小楼的尽头挂着警戒线,警戒线里的人员已经被请出警戒范围,几名警察在楼道里进进出出。

警戒线的一侧,两名警察拿着小本子,正在向一个白发老头询问。

“大爷,你再详细地说一下你发现尸体的经过。”

“最东头的那边楼道很少有人走,所以才一直没人发现吧。”老头坐在一边台阶上,吸了一口烟,伸出左手指了指右边,“我家就住在二楼最东头,但我也是习惯在西头楼梯上楼。”

我看了看身后西头的楼梯。因为巷子的最西头连通大路,而最东头是个死胡同。所以,一般人从大路归家,都是走西头楼梯上楼,再沿着二楼的走廊走回自己家中。

最东头一楼的店铺都是关着的,贴着“招租启示”。可能是因为位置不好,所以没有人愿意租来做生意吧。

“这几天,我总觉得一出家门就能闻见一股臭味。”大爷说,“在二楼走廊里找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什么。今天我突然想起,会不会是东头楼道里死了猫狗?结果下去一看,哪里是什么猫狗,是一具绿色的尸体。”

听报案人这么一说,我知道尸体已经高度腐败了。人体死亡后,会逐渐腐败。肠道内的菌群会导致腹部最先开始腐败,在腹部呈现出绿色,称之为尸绿。尸绿会逐渐蔓延全身,然后随着尸体内腐败气体的集聚,尸体膨大,眼球、口舌突出,形成腐败巨人观。在潮湿的环境里,巨人观看起来就貌似黑绿色。

“这个楼道没人走吗?”警察追问道。

大爷深吸了一口烟,说:“也不是没人走,但是很少有人走。”

躺在一楼楼梯间角落里的,是一具女尸,高度腐败。楼梯间停放着几辆自行车,锈迹斑斑、满是灰尘。自行车靠墙停放,旁边躺着尸体。

女尸下身赤裸,光着双脚。上身的衣服倒还完整,但是胸前全是血迹干了和腐败液体混合后的痕迹。

我简单看了看尸表,除了颈部的一处创口之外,没有发现其他伤口。

“她是颈部受伤后死亡的。”我钻在楼梯间里,因为楼梯间矮小,所以有些憋闷,“看起来应该是一把单刃刺器形成的刺创。”

“二楼我们都查了,一共住着11户人家。”派出所民警和我们介绍说,“除了203室的王雅捷没有找到以外,其他十户人家都联系上了。这11户人家有的是在楼下开商铺的,也有在外打工的。其中5户是一家三口,6户是独居。”

“哦?”我问,“独居的这几家是什么情况?”

“除了报案人和那个王雅捷以外,还住着两户老妇人,都是六十岁以上的孤寡老人。”派出所民警说,“另外还有一个老头,还有一个打工仔。这个老头长期卧病在床,靠邻居帮忙和街道的救济过活。另一个打工仔长期在外打工,我们电话和他联系上了,他现在还在上海。”

说话间,我们走上了二楼。二楼的走廊比一楼宽敞,可以并肩走四五个人。走廊的一侧是每一家的大门,另一侧靠着大路,有一道半人高的砖砌实心的围墙。

走廊被楼梯和卫生间分为三段。东、中、西各有一个卫生间和楼梯口。我走进东头角落里的卫生间看了看,这是一个老式厕所,墙上贴着白瓷砖,门口有一个洗手台,里面有五六间隔开的厕所。男女共用,靠木板隔断隔开。

民警说:“每个隔断里都看了,周围的垃圾也都看了,没有发现什么特别有价值的线索。”

“死者至少死亡一周以上了。”我说,“周围的垃圾堆也该被清理过了,肯定是找不到的。”

腐败的发生,从尸臭产生到尸绿、腐败静脉网和巨人观,是需要一定时间的。一般在潮湿、炎热的环境下,三天就可以形成巨人观。而在这个夏秋之交,温度不高的环境下,则需要一周的时间。从尸体腐败的现象来判断死亡时间,靠的是法医的实战经验。

“我们怀疑死者就是失踪的王雅捷。”民警说,“不过尸体已经高度腐败,所以没法辨认。现在我们已经开始在联络王雅捷的亲戚朋友,期待用她的物品照片来进行一个辨认。” 大宝见现场获得不了更多的线索,提议先去验尸。

一进解剖室,我就发觉解剖台的尸体把整个解剖室都熏得很臭,于是赶紧戴上口罩,打开了解剖室的排风装置。

尸体的腹部被腐败气体充斥,鼓得老高。但从死者腐败后仍不显粗的大腿来看,她不是个胖子。

我用手术刀划破了死者的腹部,只听“噗”的一声,腐败气体开始往外冒了出来。切口附近的腐败液体被气体一掺和,鼓起泡沫。

我拉着大宝、林涛二人走出了解剖室,说:“等等吧,等臭气被排完了,再去干活。”

少顷,当我们重新走进解剖室的时候,尸体的腹部已经瘪了下去。我们脱去死者的上衣,开始解剖。

死者全身没有发现第二处严重的损伤,于是我们仔细解剖了她颈部的那处创口。

创口位于死者颈部偏右,创口不长,但是很深。死者颈椎前面的筋膜都有一个小破口,破口下有一小片乌黑的血迹。这是一个生前的损伤。也就是说,凶手的刀,直接从颈部前面刺到了颈椎。

经过对颈部神经、血管的逐根分离,我们找到了死者的致命伤——颈动脉离断。

我抬头想了想,说:“楼梯间居然不是第一现场。颈动脉作为颈部重要大血管,一旦破裂,就会往外喷血。有的时候,血能喷到好几米外。而楼梯间似乎没有发现血迹。”

“有的有的。”大宝纠正道,“楼梯间里地面上基本上全是深色的液体。那应该是血液和腐败液体的混合吧?”

我摇摇头,说:“那是血泊,不是喷溅状血迹。死者的颈部中央中刀,说明她不是处于低头的状态。既然如此,血迹就应该往墙面上喷。可是墙面上丝毫喷溅血迹都没有。说明那里不是第一现场。”

“那是移动尸体后的现场?”林涛问。

我点点头说:“是藏匿尸体的现场。”

解剖完重点部位后,我们又对死者的胃内容进行了分析。死者的胃是充盈的,从还未消化的胃内容物里,我们确定了死者最后一餐的进餐成分——西红柿、蘑菇、肉和面条。

所属专题:

更多精彩,请点击:法医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屯子里的杀人案
下一篇:少年噩梦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