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眉捕快

 
白眉捕快
2014-05-12 20:45:42 /故事大全

一、童人阵

夜,对很多人来说每一夜都和平常一样。每到夜幕降临,南昌城外东郊的荒坟地上便是草木萧萧,一片萧瑟,即便是在阳光普照的大白天,经过此处的行人,也不免提心吊胆,夜晚更是鲜有人敢经过。不过也有胆大不惧怕的,譬如瞎子阿炳,每一夜都带着孙子虎子宿于此处,别人胆战心惊的地方,对于他来说,却也是一个安静的夜宿地。

“这一夜和平常有些不一样。”阿炳虽然双眼已经失明,但他的嗅觉却很灵敏,鼻子能闻到别人闻不到的气味儿。天空乌云密布,大雨将要倾盆而下。虎子枕在阿炳的一条腿上歇息。阿炳皱着眉头沉吟,从背囊里拿出了二胡搭在另一条腿}:,阴沉的天气让他想拉一首曲儿。

“就拉《将军令》吧!”阿炳自言自语道,吸了一口气,拉动胡弦。阿炳的二胡是一把残破的普通货色,但经他这一拉,阵阵清远嘹亮的弦音从这残破的二胡中高亢地传开。

“啊——”突然远处传来一阵凄厉的叫声,这声音竟然无比的凄惨。

“怎么了?”将要睡着的虎子一下跳了起来。

“虎子,不要理会。”阿炳将虎子按了下来,又继续拉着二胡。阿炳说不要理会,其实是没能力理会,他们爷孙一个老残,一个弱小,在这荒郊坟地上,实在没能力去理会其他事情。

那声惨叫过后,夜色里又沉寂了半晌,但接着就响起了一阵慌乱的脚步声,这脚步声正在向着他们奔来,而且来得很快。阿炳终于放下手中的二胡,全神贯注听着脚步声。

“河在哪里?河在哪里?”长长的蒿草被拨开,一个面部七孔流血的矮壮男子疾速地跳到他们身前,焦急地问道。

“哇!”虎子吓得哇一声哭出来,缩进阿炳的怀里。阿炳抱着虎子,惊恐地回答道:“此处并没有河,离这儿最近的河在北边。”

“北边?”矮壮男子闻言一脸的痛苦,这时又听见有细细的脚步声响,东面和西面都有人正奔过来。矮壮男子急忙向北跑去,才跑出几十步,一个黑衣男子从蒿草中施展轻功,一跃而出,挡在矮壮男子的身前,接着,从后方奔来一个白衣女子。这女子提着油纸灯笼,双脚点在长草上向前奔走,犹如脚不点地一般,来得飞快。这两人一前一后将矮壮男子堵在道路中间。

一阵疾风吹来,四下长草瑟瑟作声,白衣女子冷笑了一声,双眼像是盯着猎物一般望着矮壮男子。她接着轻跳一步,跳到了阿炳爷孙的身前,她并不说话,双手却如迅雷疾电一般刺向爷孙二人的眼窝。阿炳只感觉到一阵阴森森的气息袭面而来,他紧紧地抱住了孙子。

白衣女子的手刺到半空中后却突然紧急缩回,如避蛇蝎,因为这时她才看清,这爷孙二人一个已经瞎了,一个正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她。

女子不禁起了怜悯之心,冷冷地问道:“你们是谁?”

阿炳急忙答道,“我是阿炳,白天在南昌城中拉二胡,夜晚在此夜宿,已经十多年了。”

女子:“你让你孙子不要看,不然我会毁了他的招子。”

“虎子不要看!”阿炳急忙捂住虎子的眼睛,连大气都不敢出。他们只听到女子又跳了过去,跟着便听到了矮壮男子哀求道:“你们放了我吧!”

“去跟阎王说吧!”女子的这一句话后,便传来一阵长刀破风的声音,紧跟着是男子的一声闷吭。

阿炳紧紧抱着虎子,却听到远处又有脚步声传来,但这脚步并不快,节奏不急不慢,听脚步声,像是一个路过这里的路人。

白衣女子和黑衣男子听到脚步声,用长草掩盖了矮壮男子,白衣女子向着阿炳道:“你们千万别乱说话!”跟着两人施展轻功,跳到了路边的长草后。

过了一阵,一个五十来岁年纪、中等个子、背脊微驼的男子提着一个暗黄的灯笼踏步走来。他的模样,在南昌城之中寻常见,再普通不过了,他唯一特别的是眉毛,两条眉毛都是白色的。

“阿炳,又在拉二胡?”白眉男子和阿炳打招呼,他和阿炳竟然相熟。

白眉男子打完招呼后,脚步不停,继续往前走,走出十几步时,阿炳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陆”

随着阿炳的这一声,白眉男子在路中停住了脚步,他静静站在路中间,随着他深吸了一口气后,他右手快速地拉刀出鞘,看向路两旁,道:“出来吧!”

一黑一白两团影子从路旁一跃而出,白衣女子向阿炳道:“你居然敢提醒他,看来你们的招子真的不能留了!”

白眉男子道:“你以为阿炳不叫我,我就不会发现了?”白眉男子指着路中长草盖着的地方,道,“你们刚刚杀了一个人!为什么要杀人?”

黑衣男子阴森森地笑:“不如你到黄泉路上去问他!”说完这句话,他已雷霆般迅速出手。他使出的是南少林一派的降龙伏虎罗汉拳,这是极霸道极刚劲的拳法。他出拳快,出手重,尤其是在第一拳。

高手相争,胜负往往就在一招之间,第一拳常常是很重要的一拳。黑衣男子很有把握,这一拳击出之后,即便不能一拳击倒白眉男子,至少也能抢得先机。占了先机,剩下的事情就容易多了。

可这一次他算错了,他势如雷霆闪电的一拳刚击出,眼前忽然一花,他要挥拳痛击的人已经不见了。

白眉男子已经飘在三丈之外,他回头对阿炳道:“阿炳,能不能拉一首曲子解解闷?”阿炳闻言急忙拉动胡弦,悲戚的二胡弦音响起,弦音夹杂着风声,一时之间簌簌瑟瑟。

白衣女子向着白眉男子步步靠近,她抽刀的动作很慢,但是刀拔出后,她刀横胸前,向着白眉男子横刀切去。

闪、转、挑!白眉男子的应对一气呵成,在三招过后,他已经转守为攻,他的刀将白衣女子笼罩起来。

白衣女子惊恐地看着有无数的刀在自己眼前晃动,跟着在漫天刀风中突然闪出一根瘦长的手指,在她肩上轻轻一点,女子就此瘫倒在地。

这一点似乎没用什么力气,但白眉却借着反弹的力道一个转向,向着黑衣男子击去,一霎间刀风又起,黑衣男子尚未反应过来时,白眉男子的刀已经停在他眼下,离他咽喉三寸的距离。

黑衣男子忍不住大口地呼吸,惊魂未定之时,他被对方的手指点了一点,摔在地上。

白眉男子收刀回鞘,向着这一黑一白二人问道:“你们是谁?”

黑白二人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像是身体受到了重创一般,他们皆不回答白眉男子的话。白眉男子心知自己出手并不重,他们二人不至于如此,他们定是在假装,于是不屑地道:“你们且假装吧,我要看看他是谁。”白眉男子说着走到路边拨开长草,长草下掩盖着的尸体已经冰凉,白眉男子伸手将他扳过来:

白眉男子刚一扳肩膀,那尸体突然一偏头,手握短剑朝着白眉男子刺来。白眉男子大吃一惊,疾退,那尸体却跟着一跃而起,一剑向着白眉男子追来。

所属专题:

更多精彩,请点击:捕快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针侠
下一篇:夺师嫂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