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婶和阎婶

 
王婶和阎婶
2019-04-30 22:30:53 /故事大全 /被围观

石油大学的家属院里住着两户人家,一家姓刘,丈夫是教书的老师,妻子王娟,人们管她叫王婶。另一家姓徐,丈夫是总务处长,妻子阎秀莲,人们管她叫阎婶。

两户人家一墙之隔,拆了墙就是一家。王婶和阎婶年轻时,是一个村里长大的好姐妹。那一年村里的徐三旺,部队集体转业去新疆石油师,急匆匆回山东老家娶走了阎秀莲。后来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的时候,徐三旺代表工宣队进驻石油大学,阎婶看教数学的刘老师人挺老实的,便把王娟介绍给了他。

王婶和阎婶没有正式工作,当了一辈子家属。刘老师大学毕业,他真的是太“实”了,教了35年的书,嘿,光吃进的粉笔灰,怕是能堆成座小山呐!在全校的老师中,一点不出众,就像戈壁滩随处可见的一块石头。教学水平一般般,论工作态度、师生关系、为人处事……总而言之,“平平常常”四个字就全概括了。

世上最难出头的,就怕沾上这四个字。因此什么“先进”、“优秀”,通通没有他的份。连“表扬”都难得有机会,恨得王婶直骂老公:“不开窍,哪怕你做一件与众不同的事也好嘛!”

徐处长就不一样了,别看他小学毕业,没多少文化,心眼子活泛得很!方的不来来圆的,硬的不来来软的。凡是碰到对他有用的人,尤其是那些当官的,逮着机会总要一把抓住,热情得能抓下你的袖口头子,非要请你喝几杯……

再加之天生一张灵巧的嘴,专迎人家的好,尽说些过年的话哄你高兴。所以能平步青云,由工宣队员、总务管理员、总务科长、副处到处长,一路顺风顺水。把个阎婶乐得成天合不拢嘴,从来不肯正面瞧人,走路头抬得高高的,洋洋自得,左右顾盼,一心要看看都有谁在羡慕自己。

有人说:嫉妒是天生固有的,因为人心是肉长的嘛!时不时地会受到嫉妒之火燎烤,即便是隐藏得很深的人,生活中似乎也很难摆脱它的影响。

早年间,王婶和阎婶儿女还没有长大成人,徐管理员托人买来台黑白电视机,阎婶站在墙头上高声招呼王婶的孩子:“大毛、二毛,快来我们家看电视,演的是《霍元甲》,好看得很……”声音之高比门前老榆树上的喇叭还响,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当年学校里能买得起电视的总共也就那么三五家,阎婶当然有理由显摆一阵子。

大毛、二毛放下手里正做的作业就往外面跑。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水管王
下一篇:最凄惨的笑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