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了衣裳,谁知道我是谁

 
脱了衣裳,谁知道我是谁
2017-01-11 10:45:13 /故事大全 /被围观

1。长得一样也有错

上高三的苏殊阳家里很穷,可他却跟本城大富豪陈世强的儿子陈天高长得一模一样,脸盘、五官无一处不像,个子也一般高。不一样的是,苏殊阳是个好孩子,在校品学兼优;陈天高是个坏孩子,学习成绩最差,还经常惹是生非。

这天下课的时候,苏殊阳来到校园边的操场上玩。衣着光鲜、穿金戴银的陈天高跟上来,揪着他的衣领骂道:“苏殊阳,你他妈也配跟老子长得一样!”

苏殊阳平静地说,“我也不想跟你长得一样,可是没办法。”

“我有办法!”陈天高说着一拳砸到苏殊阳的脸上。

苏殊阳没还手,捂着脸问:“你为什么打人?”

“我把你的眼打斜、鼻子打塌、嘴打歪、脸打扁,看你还跟我长得一样不一样!”陈天高说着又朝苏殊阳的脸上打了一拳。

苏殊阳顿时怒不可遏,奋起还击。可他刚还了陈天高一拳,王皮、刘非、白毛一拥而上,抓住苏殊阳往死里打。王皮他们都是陈天高的“死党”,苏殊阳被打得在地上乱滚,脸上被打出血来。有不少同学在一旁围观,但都惧怕陈天高的淫威,没一人敢上前制止。只有欧阳菁菁从教学楼跑过来:“别打啦,再打要出人命了!”

欧阳菁菁是陈天高的女朋友,她知道陈天高和王皮他们不会把她怎么样,所以才敢上前阻拦。欧阳菁菁上前把他们拉开,又把苏殊阳从地上扶起来,扶着他往教学楼走,边走边掏出自己的手帕擦他脸上的血污,并骂陈天高他们没人性。让苏殊阳不明白的是,欧阳菁菁没有把沾有他血迹的手帕扔掉,而是叠起来放进了口袋里。

这一段时间,几乎每天放学的路上,陈天高都要带着他的那帮“死党”追打苏殊阳。苏殊阳常被他们打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回到家里,父亲苏家良看他这样,心疼地问他被谁打了?苏殊阳是个懂事的孩子,父亲是下岗职工,靠蹬三轮车养家糊口,把他拉扯大,又供他上学。他不想再让父亲为他担惊受怕,就谎说他在学校是篮球队中锋,身上的伤痕全是和队友们碰撞、跌倒造成的。

在周末和假日里,陈天高常常开着他老爸的“大奔”,带着他的“死党”们在大街上横冲直撞。苏殊阳很害怕。以前陈天高带着他的“死党”们追打他,就是受点伤也只是皮外伤,并无大碍。要是他开着“大奔”故意撞自己,那可是死路一条啊!于是苏殊阳买了一个小圆镜带在身上,每逢在大街上走路时,就把小圆镜拿在手里,时不时通过镜子的反光看看身后左右有没有陈天高驾着“大奔”出现。

这天是周末,一早苏殊阳去菜市场买菜,突然从镜子里看到陈天高驾着“大奔”从身后朝他直撞过来。苏殊阳赶紧跳到马路牙子上,躲在一棵大树的背后,这才逃过一劫。王皮从车窗里探出头,冲苏殊阳狂喊:“算你小子命大!”

对这场未遂车祸,苏殊阳百思不得其解。仅仅因为我跟陈天高长得一样,他就要把我置于死地吗?看来问题没那么简单。但那又是为什么呢?苏殊阳决心一定要弄明白其中的原委。

这天,陈天高带他的那几个“死党”来到公园里,坐到长椅上打电话。苏殊阳悄悄地跟踪到这里,藏在不远处的花丛中。陈天高对着手机用命令的口气让对方过来陪他,对方好像不情愿。陈天高骂道:“你他妈别给脸不要脸!要不要再让王皮他们去请你?”对方听他这么说好像是害怕了,这才同意过来。陈天高又恶声恶气地说:“那就快点儿,别让老子等得不耐烦!”

不一会儿,陈天高要等的人来了,是欧阳菁菁。听刚才陈天高打电话的口气,苏殊阳判断欧阳菁菁并不喜欢陈天高,只是迫于他的淫威,才勉强跟他处朋友。欧阳菁菁不仅是全校公认的美女,而且品学兼优,和陈天高这样的纨绔子弟不是一路人。

欧阳菁菁在陈天高旁边坐下,陈天高让她坐近点,她才勉强坐了过去。接着陈天高要吻她,她拒绝了。欧阳菁菁为阻止陈天高对她动手动脚,就说:“你先老实点儿,我想知道你为什么总是欺负苏殊阳?”看来,欧阳菁菁还不知道陈天高撞苏殊阳的事。

陈天高轻描淡写地说:“谁让他长得跟我一样呢。”

欧阳菁菁说:“恐怕这不是理由吧?”

陈天高有点不耐烦了:“这关你什么事啊?”

欧阳菁菁故作委屈道:“看来你把我当外人了。”

陈天高这才说:“这事只能你一个人知道,我也不能告诉你更多,苏殊阳是我老爸的私生子。”

苏殊阳听了,惊得差点儿从花丛中跳起来。接着他又听见欧阳菁菁问陈天高:“这事苏殊阳知道吗?”

陈天高说:“怕是还不知道吧,他那样的穷鬼,要是知道,还不早找我老爸生事了。”

苏殊阳全明白了,看来他真的是陈天高老爸陈世强的私生子,陈天高怕他日后跟自己争家产,所以才要置他于死地。可他到底是不是陈世强的私生子,只有回去问他父亲苏家良了。

苏殊阳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了,可他父亲苏家良还没回来。父亲在大街上蹬三轮车载客,每天都是很晚才回来。

等到父亲苏家良回来时,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面对父亲,苏殊阳话到嘴边又打住了。父亲才四十多岁,正值壮年,可他的腰却弯得像一张弓。父亲下岗那年母亲就离开了他们,当时苏殊阳才六岁。父亲一个人撑起这个家,含辛茹苦把他养大成人,自己却累出了残疾。如果他再追问自己是不是陈世强的私生子,这不是朝父亲的心窝里捅刀子吗?

苏殊阳想,反正陈天高已经认定他是他老爸陈世强的私生子,已经对他痛下杀手了,目前最要紧的是如何对付他。苏殊阳一夜辗转反侧,最后终于想出了一个对付陈天高的绝招。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古墓惊魂
下一篇:台湾孤儿
 
搜索
 
 
美图欣赏
  • 身段迷人的爆乳肥臀性感萌妹子邪恶漫画H图

    身段迷人的爆乳肥臀性感萌妹子邪恶漫画H图

  • 2017.2.12

    2017.2.12

  • 日本性感之神作品欣赏

    日本性感之神作品欣赏

  • 空姐制服爆乳细腰黑丝美腿性感美女动漫H图

    空姐制服爆乳细腰黑丝美腿性感美女动漫H图

  • 最新动漫电击性感美少女

    最新动漫电击性感美少女

 
 
 
故事大全
 
  • 最新专题
  • 热门栏目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