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故事:老巡警的最后一案

 
中篇故事:老巡警的最后一案
2016-06-30 17:36:11 /故事大全 /被围观

1。板房惊尸

民国某年深秋的一天,天气晴好,流经上海郊外某小镇的蒲溪两岸,野生的芦苇芦花飘白。一个常年割芦苇编席的汉子,沿溪割了半天,又累又乏,一抬眼,看到了前方不远处那个无人居住的破旧木板房,便奔过去打算歇歇脚。推开吱呀作响的板房门,割席汉子探头一看,呆愣片刻后吓得“啊——”的一声大叫,拔腿就向镇巡警所跑去。

小镇民风向来淳朴,很少发生治安案件,镇巡警所只有三个巡警,为首的是个姓顾的老巡警,本是淞沪警察厅的一名分署长,只因办事固执己见不知通融,“寿头寿脑”的有点拎不清,因此人送绰号“顾老寿”。顾老寿最终得罪了上司,前年几个上司联手做了个局,贬了他的职,把他处分到这个偏僻的巡警所吃闲饭,眼看就要退休了。

听说蒲溪岸边木板房里有具男尸,顾老寿好不惊诧,当即带领两个属下赶了过去,果见木板房里有一具脊背朝天、趴倒在地的男尸。男尸整个头脸栽倒在板房一角浸漫过来的水凼里,已腐烂得看不清五官,分明已是死去有段时间了。死者后脑勺颅骨凹裂,旁边扔着一把沾着干涸血痕的羊角锤,由此可知死者是遭人背后突袭而亡的!所幸死者手脚和衣履完好,上身穿时髦的皮夹克,下身穿着小镇当地人常穿的灯笼大裆裤,脚蹬松紧囗绒布鞋,半土半洋的,左手无名指上一枚硕大的喜鹊登梅银戒指很是显眼。一翻死者的衣兜,竟“叮叮当当”滚出一堆大洋钱,数一数,整整二十块。

顾老寿尚在盯着那片水凼俯身沉吟,一个巡警惊呼起来:“这,这人是皮小乐吧?看看这身打扮和这二十块大洋钱!没想到他竟然被人砸死在这里了!”

说起皮小乐,话还真有点长。他自小就在镇上长大,十来岁时因为无人管顾,成了偷鸡摸狗、骗吃骗喝的无赖少年。镇上老少人见人嫌,他也实在混不下去,便离开了小镇到几十里外的上海滩闯荡。一晃又是十年过去,今年开春,皮小乐突然衣着光鲜地回来了,穿着锃亮的皮夹克和皮鞋,脖子上吊的怀表和别在胸兜上的派克笔都金光灿灿的,手里也似乎有花不完的钱,还提着一根被称为“司的克”的文明棍,举手投足活像个富豪阔少爷。大家一番议论,都觉得他这么些年在上海滩混发财了。

更令人惊奇的是,皮小乐没过几天居然就向在镇十字街头开“厢里香”饭馆的女老板叶玫瑰求婚!叶玫瑰是个寡妇,开饭馆多年积攒的钱并不多,又是个其貌不扬的半老徐娘,想再嫁一直没人愿意娶她。真不知翩翩青年、白面书生似的皮小乐看中了她什么!两人一拍即合,很快结了婚。婚后,叶玫瑰自然对皮小乐宝贝得不行,皮小乐也入乡随俗,剃了个精光葫芦头,衣着打扮几乎与镇上人一般无二,挎着叶玫瑰的臂膀在街上走来走去,还一口一个“亲爱的”,少夫老妻如胶似漆,着实令人肉麻!

皮小乐能说会道,说起上海滩十里洋场光怪陆离的奇闻怪事眉飞色舞,叶玫瑰闻所未闻,着实感到有趣——小镇虽和上海滩近在咫尺,但风气封闭保守,百姓们大多安守祖传的家业,很少有人像皮小乐这样出去闯荡讨生活。

皮小乐对叶玫瑰的小饭馆不屑一顾,一眼灶锅几张饭桌,想发财只怕到猴年马月,远不如自己投资玩股票!叶玫瑰曾听说如今上海滩风行什么证券交易所和玩股票,有的人一夜暴富成了百万富翁,也有人倾家荡产跳了黄浦江,不由对皮小乐的话半信半疑。

皮小乐神秘地告诉她,自己有个铁哥们在证券交易所当结算股票交易量的“黄马甲”,能将股市最机密的行情打电话透底,自己便低买高抛,这两年大洋钱赚了个盆满钵溢!而如今自己也无须回上海,只消每天到镇上新开的邮电所打打电话、汇汇款子,所雇的经纪人便会为自己打理一切,自己便可坐吃结算后的股息红利了!

叶玫瑰听得半懂不懂的,却已动了心,拿出自己压箱底的十块“鹰洋”交给了皮小乐,让他为自己买股票。两天后,皮小乐把一张旗昌公司的股票给了叶玫瑰。让叶玫瑰喜出望外的是,几乎每个星期,她都会收到一张股息汇款,两个月下来,所得红利就已经抵得上二十块鹰洋了,足足翻了一番!肥水不流外人田,在叶玫瑰的鼓动下,她的各路亲朋好友也将大把的洋钱交给了皮小乐,买花花绿绿的各样股票,果真每星期坐吃“股息”,这真是闭门家中坐,财从天上落!一传十,十传百,皮小乐简直成了财神爷。

小镇虽小,但由于地近上海,浙东的丝绸、生漆、皮货、盐等各类土特产都打这儿过,不少商户坐地转手发卖,因此镇老街上的老财东不少,很早就有“四象八牛”之说——家财过百万被称为“象”,过五十万则被称为“牛”。当下老财东们也纷纷找到皮小乐要投资股票。皮小乐起先婉言拒绝,老财东们的投资意向反而更强烈了,不时来纠缠。没奈何,皮小乐只得来者不拒,这下,厢里香饭馆门庭若市……

所属专题:

更多精彩,请点击:中篇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善恶一盏灯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