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宪兵

 
我是特种宪兵
2016-06-13 00:41:00 /故事大全 /被围观

1929年,蒋介石在南京组建了一支特种部队——中国宪兵。这支部队共8个团,约6000人。每个人行军极快,枪法极准,战斗力极强;擒拿格斗、开车驾船、攀壁骑马等,亦无所不精!1937年12月,日军兵逼南京,古金陵眼看就要沦陷,中国宪兵奉命出击,最后除62人撤出,其余全部战死。此62人均属宪兵一连残部。他们退至武汉,转战重庆,并在一个历史的瞬间形成两派:一派跳进深渊,无恶不作;一派投向光明,去了延安。为了刺杀毛泽东,一派不择手段;为了保卫毛泽东,一派英勇献身……

1937年12月。

六朝古都南京,在猩红色的太阳下颤抖!

狂涛般的日军完全突破了南京外围阵地!

兵临城下,日军架起一排排小钢炮和几十门大口径炮,朝着拥有500多年历史的南京城墙猛烈轰击。刹那间,砖石飞迸,烟尘滚滚,炮弹的爆炸声震天动地,强大的气流将一具具尸体抛向空中。紧接着,日军的三菱式轰炸机向城中轮番投弹、扫射,繁华的市区顿时化作了一片火海,大街小巷全是逃生的人群。煤炭港更是火光冲天。

中华门外,日军炮火威胁着27个藏兵洞。

长江上,日本海军第11舰队正全速前进。飘着星条旗的美舰“巴奈”号和飘着米字旗的英舰“瓢虫”号被雨点般的炮弹击沉。

巍巍耸立了860余年的钟楼被炸塌了半边,明太祖时期兴建的几个衙门被几个重磅炸弹炸得七零八落,只剩下一个摇摇欲倒的门框。有些街区已面目全非,坑洼不平的大街上四处都是瓦砾、砖石……

日军似乎打定主意要把南京从中华民国地图上抹掉。

此时,南京卫戍司令部院子里,站满了风尘仆仆前来请求增援的将士。

司令唐生智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各处报来的消息都令他心惊肉跳,楠木大案上,电话一个接一个地响着,几乎每一个电话都是告急报丧:东城墙北段危急,负责守卫的团长、副团长相继阵亡;南段卫队营已使上了大刀;311师师长捂着被打出来的肠子,嘶哑着嗓门向他哭诉,要求增援;西边315师旅团干部伤亡过半……从前沿抬下来的伤员已占满了医院的房舍、通道和院坝。

唐生智对着电话吼叫、骂娘,一味地命令各部坚持到最后。他刚放下这个电话,另一个电话又响了起来。尽管不愿意,他又不得不拿起话筒。

“哦,是肖副司令!”唐生智道。

“嗯,你那里情况怎样?”宪兵司令部副司令肖山令问道。

“嗨,中华门告急,中央门告急,雨花台告急,东西两线告急,光华门已经升起了小日本的太阳旗!老伙计呀,我已经将税警团、盐警团、卫队营、手枪营全部搭上了。眼下,第五军已过长江,宪兵队又被委座一纸电令控制住。可以断言,我唐生智将成为民国建国以来第一个丢失首都的将军!”

“唐兄不要灰心丧气。我看不如这样,你我身为军人,不能置国家存亡于不顾,委座的电令可以不听,不是常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吗?委座远在汉口,他不知这里的具体情况。这几天,我已经将宪兵队8个团全部收拢,现在就交给你指挥。”

“好好,那就命令宪兵队全线增援:一团二营、三营与二团全团支援蛇山、龙潭一线;八团、一团一营分别增援王敬久的87师,即光华门、中央门;三团、七团驰援孙元良的88师,地点雨花台;四团到幕府山一线接防,把宋希濂的36师换下来;五团到红毛山,六团去水西门……”

宪兵营房,哨声四起。

荷枪实弹的宪兵队伍,以连为单位分别开赴中央门、光华门、雨花台、蛇山、红毛山、幕府山等20多个阵地。

光华门外,259旅旅长见宪兵一连赶来,信心大增,他与副连长张维国略一商议后,就率部开始反攻。

宪兵强大的火力,压倒了日军的三八式步枪。一个日军机枪手不服气,端起歪把子猛地站起来扫射,被张维国一个点射打了个四脚朝天。紧接着,几枚手雷在日军掩体后爆炸,宪兵们趁着浓烟迅速冲上去,夺回了沙袋防线,占据良好的攻击位置,随后开始夺城。

日军居高临下,宪兵们只能依托残墙废墟进攻。二排长冲到墙根,正欲搭木梯攀墙,不料一枚手雷在他身后爆炸,二排长立即成了血人。与此同时,张维国扔出的手雷也在墙下炸响,两个日军被炸落城墙。

墙根是日军的射击死角,枪不好使,大家就扔手雷。当一枚手雷刚在张维国脚边着地,就被张维国一脚踢上城垛爆炸。接着,宪兵们开始叠人梯,第一名宪兵翻身上墙,却被一枪射中。第二个位置是张维国,他先抛出一枚手雷,趁着手雷爆炸,翻上城垛猛烈向日军扫射。随后,一连十余名宪兵也陆续攀上城垛向日军袭击,很快,城垛上的日军被全部击毙,太阳旗被踢下城墙,光华门阵地收复了。

不甘失败的日军继续用炮火轰城,用坦克攻击城下工事,战况急剧恶化。

下午三时,雨花台被攻破。三时半,中华门被攻破。日军从中华门拥入城内,36师、荣誉一师在宪兵的掩护下,退入城中与日军进行巷战。

蛇山、龙潭一线,炮火连天。

四时许,肖山令在阵地上与唐生智通话:“唐兄,宪兵兄弟催要弹药,为什么还没送到?”

“弹药库已被日机炸毁,宪兵兄弟就好自为之吧,我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了。”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唐兄,弹药是战士的血呀!眼下挹江门、水西门、中山门、玄武门、通济门已到了崩溃之边缘,龙潭、蛇山、红毛山一线宪兵大部腹背受敌。咱们既无弹药又无援军,南京沦陷将在眨眼之间!唐兄,你就恳求委座快调点儿援兵或者空投些弹药,以解宪兵兄弟之急用吧!”

“你以为委座会听我的吗?陈诚、白崇禧他们把部队全拉走了,谁给你们增调援兵?谁给你们空投弹药?南京这会儿早已没有飞机了!肖副司令,我唐某没有人家的权力大,你的这 6000宪兵恐怕要被我葬送了。这讨万人唾骂的差事就让它落在我唐某身上吧!现在,万般无奈,我只好宣布:撤退,全线撤退!”

电话里,这位南京卫戍司令长官下达了最后一道命令。

号声、哨声、枪炮声、呼叫声响成一片。

硝烟中,一些有战斗力的部队竟放弃了抵抗的机会,盲目地寻找撤退路线。

部队与部队抢道,城区秩序大乱,军心民心完全丧失。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谁是黑客
下一篇:陪嫁井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