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黑客

 
谁是黑客
2016-06-12 14:21:13 /故事大全 /被围观

芳芳的电脑坏了,只得又求助于老爸,因为老爸对电脑还算比较在行。谁知老爸看了一阵子后,摇着头对她说:“这回我搞不定啦,芳芳啊,老爸一来年纪大了,二来电脑方面有许多新问题我也摸不懂,以后怕是帮不上你了。”接着他拿出一张名片递过来,“听朋友介绍说这家电脑维修店服务不错,收费也挺合理,你把电脑扛过去试一下吧。”

芳芳扛着电脑,按名片上的地址找到了位于东昌路的那家“小辉电脑维修店”。这是一间极不显眼的小店面,一个小伙子坐在里头忙碌着,他大概就是老板汪小辉了。见到芳芳进来,他连忙十分和善地接待了她,问明何种故障后,熟练地打开机箱,经过一番察看和测试,更换了一个小零件,不到10分钟,电脑就修好了。汪小辉仅收了芳芳15元钱,还说有问题随时来找他,3个月内出现同样的问题均给予免费保修。

芳芳十分满意地回去了,心想汪小辉这人确实够实在的,做生意的现在有几个像他这样的人。

谁知回家没用上3天,电脑又坏了,这次不是同样的问题,系统提示找不到硬盘。没办法,芳芳只得又扛过去找汪小辉。汪小辉三下五除二就摆平了,也只是象征性地收了点钱。他告诉芳芳,她的电脑可能有黑客人侵了,以后上网要警惕一点,同时他还主动给芳芳的电脑安装了功能最强的防火墙。芳芳答应着,又向汪小辉要了他的QQ号,说以后再碰上什么问题,可以方便地在线请教他。

可是,麻烦没有因此而消失,相反,隔不了三五天,芳芳的电脑准要闹毛病,一会儿丢失资料,一会儿程序混乱……每次一出问题她就通过QQ立即向汪小辉报告,有的问题汪小辉通过远程帮助就直接解决了,解决不了的芳芳还得亲自把电脑扛到他店里去。汪小辉肯定地说,她的电脑一定是被黑客盯上了,但侵入的这种病毒非常奇特,它来无影去无踪,最新的杀毒软件也奈何不了它。还好,它并没有闯出什么大祸,每次都只是小捣乱一下,经汪小辉整几下就复原了。

所谓久病成医,几个月送修电脑的经验让芳芳也由一只菜鸟升级为小半个电脑专家了,可有一点她始终弄不懂的是,那个神秘的黑客究竟是谁呢?她得罪谁了?若是无冤无仇,对方为什么老是纠缠不休?芳芳也想过,黑客会不会就是汪小辉呢?因为他每次收费都很便宜,难道他是故意用这种方式细水长流?不会的,芳芳很快又否定了自己这种推测,通过这段时间与汪小辉的接触,相信他不是那种人。不过,他是不是另有企图?比方说,故意制造机会与我相处?想到这儿,芳芳不觉脸红心跳了,说实话,她感觉自己是有那么一点喜欢汪小辉了。

两人关系熟了,说话也就随意了。有一次,芳芳笑着说:“汪小辉你怎么就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呢?成天扛着电脑跑来跑去,你说我累不累?什么时候也劳你大驾上门服务一回呀?”

汪小辉一听,支吾了半天,说:“我……我走不开呀,这里就我一个人,我走了谁帮我看店?”

芳芳撅起小嘴,颇有点失落,看来在汪小辉心里我还没有他这间店重要!她索性摸底式地抛出一句:“你女朋友呢?叫她来帮你啊。”

汪小辉涨红了脸,低着头回答:“我没有女朋友。”

瞧他那腼腆的样子,显然不像在撒谎,芳芳心里不禁涌起一丝得意,便故意调侃似的说:“怎么会呢?看你长得还算个帅哥,大小也是个老板,人也不算很坏,身边应该美女如云才对吧?要不就是你眼光太高。”

听芳芳说完,汪小辉沉默了好一阵,突然平静地说:“没有哪个女孩会爱上我的,因为……因为我是残疾人!”

芳芳惊讶地望着他,脑海里似乎在嗡嗡作响,怎么可能呢?汪小辉看起来好端端的啊,怎么会是残疾人?

“这么久以来,你几时见我在你面前走过路?为什么我从来不提供上门服务?”汪小辉望着她,轻轻地说出:“因为我的腿脚有问题。”

汪小辉说完缓缓起身,一边往前迈步一边告诉芳芳,在几年前的一场事故中,因他个人的原因,给这条腿留下了遗憾。芳芳见他其实也没什么严重的问题,就是走起来右腿有点儿别扭,似乎不好着力。

当天回去后,芳芳心里一直久久难以平静。和正常人相比,汪小辉确实是存在缺憾的,难道自己就这样放弃他吗?现在放弃当然还来得及,只要不继续投入感情,和他保持一种普通朋友的关系就够了,但……她真的不忍放弃呀!从相识到现在,她越来越觉得。在汪小辉身上有许多令她难以割舍的东西,比起以前的男朋友来说,汪小辉能带给她一种安稳和温馨的感觉,似乎他就是自己命中注定了的情感归宿。

终于,芳芳下定了决心,要不顾一切去爱汪小辉,去包容他的缺憾,她相信汪小辉是自己这辈子最值得去爱的人。她鼓起勇气,向汪小辉表白了心意。汪小辉不敢相信地望着她,当明白芳芳并不是在开玩笑时,不禁感动地将她拥入了怀里。

接下来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如何让芳芳的父母接受汪小辉。妈妈还好说一点,爸爸这一关就比较难过,以前有几个条件看起来都不赖的小伙子,都是让爸爸给“毙”掉的。芳芳于是向父母大谈汪小辉的种种优点,直到父母有点心动的时候,她才委婉地说出汪小辉腿有微疾的事实。父母当即一愣,脸色也变了,芳芳再三强调说只是一点点,不碍事,最主要的是他人品好,既实在又能干。妈妈见芳芳这样坚持,便把目光投向爸爸,意思是让他“裁定”。

本故事地址:///gushihui/2015/21376.html

所属专题:

更多精彩,请点击:黑客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偏偏要酒驾
下一篇:我是特种宪兵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