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者的算计

 
弱者的算计
2016-06-08 15:59:38 /故事大全 /被围观

  为了给儿子筹措一万元借读费,下岗女工明艳临时到南光食品厂做月饼促销员。这份工作无底薪,等款到账后提成百分之二十。从未跑过业务的明艳发现生意其实很好做,她很容易就打进了一家规模很大的民营皮革厂,推销出八百盒月饼,单价五十元,总价四万元,按规定可提成八千元呢。拿着对方签收的入库单,明艳喜不自禁,她以为儿子读书有望了,却哪想到江湖险恶。俗话说,会卖货的是徒弟,会收钱的才是师傅。等她上门收货款时,才发觉自己真是太嫩了点儿。那公司翻来覆去就是一句话:现在没钱,等票期到了再说吧。明艳当初只管开发客户,合同是食品厂的业务经理与皮革厂签的,她甚至不知道双方签的票期是三个月。眼看小学就要开学了,明艳急哟!她天天去皮革厂拜庙。一天,碰到一位同样上门讨货款的中年男子,那男子告诉她,端午节时他与这家皮革厂签了五百箱葡萄酒,要货时厂里人像慈眉菩萨,收到货后一个个就成了怒目金钢,把他当皮球到处踢。三个月票期到了也不结账,只甩给他两句话:要么货款打五折,反正你们利润高;要么去找律师,看你们有多大能耐。

中年男子还说,这家企业用这种方法吃油嘴了,遭他们暗算的供货商不知有多少,这老板背景很深,大大小小的供货商不论走白道黑道,从来没有赢过他的。明艳听罢,惊得腿都软了,如果只能收百分之五十,她不但赚不到分文,还要倒赔一万二!

明艳带着哭腔问中年男子,说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男人打量了她几眼,话中有话:当然了,你和我不一样,你年轻,又漂亮,只要放得开,事情就会好办多了。

明艳的脸一下子就红到脖子根,想生气,中年男子却递过来一张名片,面无表情地说:我姓孙,你跟胡老板混熟以后,请你帮帮我的忙,我上有老下有小,求他赏我们全家一条活路。

没几天,在总经理办公室,明艳担心的事情果然就发生了。胡老板一把抓住她的手,露骨地说,都什么年代了,不要死脑筋,只要肯做他情妇,不但货款马上给,以后有的是生意给你做。说着还把那又肥又涎的油嘴往明艳脸上凑。明艳厌恶得像吃了绿头苍蝇,她心里说,这辈子碰上你一次已经倒霉透了,哪个得了猪瘟才会跟你长期做生意!明艳边推边退,曲意逢迎地说:胡老板,你能看上我,也是我的福气。不过,我是那种很传统的女人,我认为,两个人能有这种缘分,不说百年修行,至少也修了十年八年吧,两人要好,总得隆重一些,我不强求拜天地拜鬼神,点两根蜡烛,营造个洞房气氛总要吧,不然,随随便便找张床就睡,我不成了?

胡老板第一次听说婚外情要有入洞房的程序,虽嫌繁琐,倒也兴致倍增,他阅女无数,很清楚这么正统的女人难得,便松开手,说:河西大酒店的新婚套房,有传统的,现代的,中式的,西式的,还有基督徒式、穆斯林式的,你要哪一种随便挑。明天下午六点,我们去那里。说罢,不等明艳找托辞,手一挥,就让她出去了。

明艳恨得牙根直痒痒,可是不敢发作。回家辗转反侧了一夜,她想到一个办法,虽然自知不怎么高明,但只能如此了。

早上,明艳把手机上0-9十个健全部设成单键拨号,而所拨号码只有一个,就是胡老板他老婆的手机。必要的时候,只需按住其中任何一个键三秒钟,就能与胡太太接通。

下午六点,胡老板准时开到明艳居民楼下,揿下车窗就喊:明艳,明艳,快走!还肆无忌惮地猛摁喇叭。搞别人的女人不但不藏掖,反而大肆张扬,这家伙平日的骄横,于此可见一斑了。明艳气得脸都青了,怕他闹得更响,只好连跑带跳地下楼,转出好几个路口,确信没有街坊看见,才钻进了胡老板的车。

车开出了很远,明艳才说:你那样大喊大叫,就不怕我丈夫听见?

你丈夫?胡老板狂笑了几声,对我来说,年轻漂亮的女人都没有丈夫!

你!明艳气得说不下去。

好了好了,这也犯得着生气?胡老板拍拍她的手背,得意地说,我不这样,你会这么痛快地下楼吗?如果我跟你和风细雨,你准会找一大堆借口,感冒啦,来月经啦,来亲戚啦,不磨蹭半天才叫见鬼呢。我的时间可是论秒算的,我可没有这么多闲功夫谈情说爱。

明艳感到了切骨入髓的屈辱,她恨不得掰下仪表盘上的香水盒砸碎胡老板的脑袋。她哆嗦着问:你没有闲功夫谈情说爱,那我们现在算什么?我陪你睡觉,你过瘾了拎起裤子就走,或者拎起裤子就签发票让我去取钱,我在你眼里还不是一只?!

胡老板见明艳真恼了,只好靠边停了车,拿好话安慰她。明艳趁机取出发票,挑衅地摊给了胡老板。胡老板愣了一下,哈哈一笑,在发票背面签上:同意支付。胡大彪。

明艳收起发票,佯装要开车门,说:发票签了,你就不怕我跑掉?

胡老板一把搂住明艳,说:你以为你能耍过我?我只要打个电话,即使是发票上面签满名字,你也拿不到一分钱,傻瓜!

关于这点,明艳倒不担心,她听那个推销葡萄酒的老孙说过,皮革厂的会计和出纳分别是胡老板的老婆和女儿,她们知道胡老板的德性,只要有胡老板的签字,对年轻女人的发票一般很快放行,因为她们实在不希望胡老板再添什么花事儿了。

当然明艳也不敢就此真的跳车逃跑,毕竟他们是一家,真把胡老板惹火了,想从他家女人手里拿出钱来也是做梦。必须两全其美,既不与胡老板闹翻,又能安全脱离虎口。这就需要通知太太了。手机在布包里,明艳见时机成熟,手指便暗暗使劲,按住手机上某个键几秒钟。估计对方接了电话,才问胡老板说:你说我们现在去河西大酒店开房,会不会被你太太发现?

胡老板嘴一撇:怎么可能?

明艳装作很担心:万一呢?比如,你的车泊在停车场,你太太正好也去停车……”

胡老板对明艳说,河西大酒店的老板是他铁哥们儿,这种事大家心照不宣,还互相帮忙,比如他为这种事去开房,车子从不停在公共泊车点,而是关进酒店老板的车库。

本故事地址:///gushihui/7169.html

所属专题:

更多精彩,请点击:弱者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