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 原来你是大败类

 
公子 原来你是大败类
2014-05-12 20:35:38 /故事大全 /点击:54414℃

宋长安此生有两大爱,第一是美人,第二就是钱。

她打算去一个既有美人又有钱的地方。

九月中,京城最大的赌坊。

长安一身男装,撸胳膊挽袖子,一只脚还踏在椅子上,大声嚷嚷:“下注下注!这局若是再输,小爷衣裳都押给你们!”

旁边的小丫鬟喜儿急忙捅了捅自家主子,小声提醒:“姑奶奶哟,您这半柱香都输了老爷三百两银子了,还玩啊?”

长安不耐烦地把喜儿推到一边,吱哇大叫:“玩,必须玩,谁不玩谁是孙子!”

众人呱啦呱啦鼓掌,“宋少爷真男人!”

“宋少爷好霸气!”

“在场的谁做孙子,宋少爷也不可能!”

一炷香后,长安做了孙子。

她低眉顺眼挨个请求,最后还是被请到了赌坊老板、美男公孙九的小单间里。

美男公孙九长身玉立,一袭松绿织锦长袍,斜眼瞟了瞟她,笑道:“在下的赌坊概不赊账,宋少爷一共欠下五百二十八两白银,不知要拿什么来还?”

长安一梗脖子,大义凛然:“有道是,士可杀不可辱,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小爷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要杀要剐,不用客气!”

“这”

长安又凑过去,嘿嘿笑:“贞、贞操要不?”

公孙九一张俊脸上长眉微挑,细细打量了一眼长安,带出一个十足的调笑表情:“在下对男人没兴趣。”

长安登时大怒,咣咣凿胸膛,“我是女人!”

“哦”公孙九若有所思,目光在某关键部位梭巡,撇嘴道:“恕在下直言,姑娘这种身材,将来孩子都恐怕要被饿死。”

长安

长安没忍住,一掌把桌子劈了。

轰隆隆巨响中,惊动了赌坊内外的所有汉子,汉子们拎着棍子冲过来:“宋少爷是不是又要砸场子了?”

“公孙公子莫怕!我们来救您!”

“快去给宋老爷去信!宋少爷这次要砸如意赌坊!”

长安有些纳闷:“怎、怎么回事?”

公孙九风度翩翩地挥折扇:“听说宋姑娘你这一个月砸了京城五家赌坊,所以今儿你来,我叫儿郎们早早做好了准备。”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长安怒,恶狠狠去抓公孙九衣领,公孙九斜斜一躲,还是未逃脱狼爪,“嗤啦”一声,松绿的锦袍被扯裂

“砰!”众汉子适时破门而入。

齐齐傻眼了。

公孙九衣衫不整地被长安压在椅子上,露出大片锁骨,笑眯眯偏头解释:“儿郎们不必吃惊,宋少爷不过是还不起了银子,”他看了看长安,似笑非笑,“想要以身相许罢了。”

众:“”

京城如意赌坊的老板公孙九是个败类。

长安如是说。

三天以后,长安躺在城南公孙家大宅子的护卫房里,有着些微的恍惚。

“长安!公子叫你过去一趟!”赵管事在门外喊。

长安低低应了一声,砐拉着鞋子,一路拖拖踏踏到了主厅。

厅里公孙九正抚弄着一只杂毛大狗,斜倚在宽大的椅子上,头也不抬:“会烧饭吗?”

“会啊。”长安不要脸地道,“烧饭算什么,我会烧九九八十一道宫廷御膳,还会用四种不同的肉类煮出一种最美味的汤,此汤万金难求,乃是我的看家手艺,名字叫‘青黑黄白一锅端’”

“行了,”公孙九打断她,“跟我出门一趟。”

“去哪?”长安下意识问。

“生意上最近不大顺,和我去打点一下。”

生意不顺她去有毛用?长安皱眉,果断拒绝:“不去!”

公孙九严肃道:“长安,注意你的身份!”

长安于是在心里深深地叹了口气。

不错,最狗血的桥段,为了那五百二十八两银子,她卖身到公孙府,做了个护卫。

要问有什么特别之处,那就是个每日都能见到公孙九的高等护卫。

她此时低人一等,勉强自己做出了一副恭敬样子,问:“公子可还有什么其他吩咐?”

“唔,你先去厨房给春花拿两只小油鸡吃。”

“春、春花?”长安目光扫到正在公孙九膝上撒欢的杂毛大狗,面皮抽了抽。

咋不叫秋月咧?

她点点头,一阵风般跑出去,又一阵风般跑回来。

“厨房在北侧拐角。”公孙九头也不抬,见长安不动,他不由挑眉,“嗯?”

长安:“我已经回来了。”

公孙九这才看到她手里已经提了两只小油鸡。他不自在地咳了一声,斟酌道:“你一个姑娘家来回跑那么快做什么,能不能学学女子的仪态?”

说着随手点了一名婢女:“你,对,就你,你去教教她,何为女子仪态。”

那婢女受宠若惊,红着脸弱柳扶风地走了出去。长安很乖地点头,在公孙九审视的目光中袅袅婷婷地走了出去

“呕”公孙九吐了。

长安诧异:“公子你怎么了?”

公孙九挣扎抬头:“我突然觉得你原来的样子就很不错,真的。”

“公子是我走的不好吗?”

公孙九痛心疾首:“一只母猪站起来,都比你走得好看”

长安:“”

春花把两只小油鸡吃得骨头都不剩,公孙九满意点头,带着一人一狗,直奔天下赌坊的王掌柜府里,给自己的生意铺子打点关系。

公孙九进去说笑聊天,长安得在外面老实候着。眼见日头偏西,肚子里咕噜噜直叫,长安四周瞧了一圈,鬼鬼祟祟从怀里摸出来一只偷藏着的小油鸡,张嘴——

春花嗷呜一声扑过来,小油鸡瞬间被一撕两半,长安惨叫一声扑上前去,“你还我小油鸡!你都吃了两只了你!这是我的!”

公孙九刚巧推开门,就见着了他新收的护卫和爱犬春花滚做一团,不由喝道:

“宋长安你住手!”

“公、公子?”长安顿住,袖子被扯掉了一只,嘴里还叼着一小撮狗毛。

公孙九没空和她废话,“我已经同王掌柜说了,今日要令他尝尝堪比御厨的手艺,你去露两手,唔,就做那个青黑黄白一锅端吧。”

长安对手指:“真、真要吃?”

“快去。”

长安去了。

半个时辰后,不负众望地烧出了一大锅香喷喷的汤。

公孙九不由眉开眼笑,“王掌柜,觉得这汤如何?”

王掌柜尝了一口,顿觉不错,咕噜噜喝了一大碗,好奇道:“公孙公子说的不错,这汤果然绝非凡品,不知可否告诉在下这青色的为何种材料啊?”

长安面无表情:“青虫。”

王掌柜吐了。

公孙九深吸一口气,坚强地举起筷子,筷尖颤颤移动到黑色的长条上,问:“这个呢?”

“黑虫。”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师妹 小心被拐
下一篇:小小未婚夫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