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妹 小心被拐

 
师妹 小心被拐
2014-05-12 19:49:57 /故事大全 /点击:59111℃

前言:你不要回来了。在我能亲手为你洗清嫌疑前。

楔子

三月的扬州拂柳绿、杏花红,本是一年中最好的时节,如今却因为一桩无头公案尽显阴霾。

林添添静静地看着棺木中的十一具女尸,不同的家世背景,却曾是同样的年轻美丽。

方捕头捂着嘴鼻面有难色:“林小姐,这次你和卫少侠下山是为了去赴昆仑山庄的比试,这个案子你就不要再管了,你要是出了事,我该拿什么赔给林堡主?”

林添添眼中的焦虑一晃而过,却绝口不提昆仑比武:“死者面容平静安详,死前应该并无挣扎,外伤在颈上,全都是失血过多致死。”

方捕头点头:“衙门查了也有大半个月了,一点线索都没有,枉死的女子却还在不停地增加,久而久之外面都在传说城里来了来了食人血的血族妖物。”

“不可能!”

“不可能。”

两个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

除了林添添,另一个声音自屋梁而来。

循声望去,只见一人纵身飘下。他身材修长,黑衣黑帽,帷纱下露出白皙秀气的下巴,神秘之外平添风流。

方捕头如临大敌,林添添却是知道的,昨日有过一面之缘的古怪男子,偏爱这般神出鬼没。

她不服输的劲头又上来了:“夜熙,你倒是说说,凭什么不可能是血族?”

“那你又为何说不可能?”

“自然因为本姑娘有本事抓到装神弄鬼的真凶。昨日比试胜负未分,你要不要再跟我比比看,谁能摘得头筹,先抓到凶手?”说着她提袖,抬手冲夜熙亮出白净的掌心,神采飞扬。

夜熙抱肘轻笑:“既是你我二人的比试,可不许叫你的跟班帮忙。”

所指的,自然是那个对她几乎寸步不离的师兄卫长风。

林添添红着脸反驳:“就我一人!”

“击掌为誓?”

“击掌为誓!”

江湖儿女本是不拘小节,但当那带着薄茧的大手轻快地与她相击时,还是让林添添忍不住热了耳根。

只是那个时候的她还不知道,这一次的击掌,竟是整个悲剧的开始。

一、死里逃生,离奇失忆

虽然再三保证了不让师兄插手,但最后如果不是卫长风来得及时,林添添的一条小命差点就交在真凶手上了。

那时候,离和夜熙约定不过几日光景,她无意中盯上了一个风情万种的妆师男子。传言他替人上妆时一向自带胭脂唇脂,说是独门秘制,而林添添却怎么看怎么觉得,那些颜色艳丽得活像鲜血。

那日妆师入山神色匆匆,一看便知有异,林添添想叫上夜熙一道尾随,奈何怎么都找不到他,时不待人,她一狠心一咬牙就独自去了。

本以为凭她的拳脚,单打独斗也该十拿九稳,谁料还是不小心着了道儿。

记忆断在她一剑刺出去,对方一包迷香撒过来的瞬间,倒映在她双瞳中的圆月银辉烁烁。

“师兄,我那一剑,就将他刺死了?”

卫长风皱着眉,小心翼翼地替她的颈间上药,声色平淡:“衙门的人是在山中蝙蝠洞里找到他的,胸前插着你的剑,已被蝙蝠吸得想他残杀女子的那些手段,这就是报应不爽。”

“原来真是妆师杀人放血!我就说世上根本没有什么食人血的血族嘛,哈哈”

笑着笑着,林添添笑不下去了。

卫长风面上看起来越是古井无波,林添添就越是心神不宁。

“师兄”她小声讨好,“你生气啦?”

卫长风确实因为林添添的隐瞒心生怒意,但看到她苍白的小脸又不忍过分责备,半晌,只长叹了口气:“添添,我知道师父打算在昆仑比武后为你招婿,你执意留在扬州,究竟是为了多查案,还是为了躲避比武之行?”

语毕,林添添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爹爹早下了最后通牒,说昆仑比武后就会亲自为她安排亲事,而这次派她前去比试,更有提前见见各家男子弟的意思。

可从头到尾,她都只想亲自去寻自己喜欢的人,而不是爹爹为她选的什么乘龙快婿。还有那些携手山水、快意江湖的梦,又该怎么办呢?

脑中有谁的身影一晃而过,快得她抓不住。

林添添垂着头低语:“师兄,我不逃避比武了,可你一定要帮我,帮我说服爹爹,我不愿与不认识的人成亲。师兄你帮帮我,我只有师兄了”

卫长风极是受用,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我不帮你帮谁?这次比试,师兄定会为你折桂,劝说师父让你自主婚事。可好?”

少女终于破涕为笑,放肆地抓着男子的袖角擦鼻涕。

卫长风假装嫌恶地板起脸:“还有,真凶既死,你就不要再追查下去了,再让我知道你偷偷跑去衙门,还有那个什么叫夜熙的”

“哎哎呦,头疼起来了!哎呦,疼疼疼”

林添添抱头缩回被子里,耍赖般地在榻上滚来滚去,卫长风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悄声退了出去。

他以为她是受不了唠叨才装病,殊不知林添添是真的头痛欲裂。

那天晚上在山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她一点也不记得了。

山崖,洞窟,吸血蝙蝠,最后,师兄救了她可她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一些很关键的东西。

林添添摸着脖子上那两个小窟窿,又突然翻身起床,猫着腰在灯前飞快的写了一封密函。

她摸着白鸽毛茸茸的脑袋,立在窗前小声念叨:“白鸽啊白鸽,你一定要找到夜熙哦。如今,只有他才会相信我所说了吧。”

随着振翅声响起,一束白影冲入黑夜不见踪迹。忆起夜熙的身影令林添添莫名安心,她这才忍着头痛吹灯就寝。

二、噩梦惊魂,凶案再生

腐败潮湿的气息,混合着火把燃烧的味道。

她感觉有人在耳畔吐气低念。

“那帮迂腐的捕快,竟然把十一条人命全算在我头上,哼!最后那女人我明明中途就住手了,因为我根本看不上她啊。就算是要女人血做妆,我也是要挑对象的,就要像你这样年轻貌美,一点瑕疵都没有的处子血,才最美丽”

“啊!”

林添添惊叫着从榻上坐起,捂着耳朵不停地搓,心跳如雷。

太真实了,妆师所说的一字一句仿佛都在她的耳旁回响,也因为这个,才终于让林添添想起实情。

或许是中了迷药的后遗症,让她那夜的记忆碎成了片段。但她现在可以肯定的是,那夜妆师将她迷晕后拖进了附近的山洞,口口声声说,最后一个遭袭的女子并不是死于他之手。

如果真是这样,那另一个凶手是谁?

入住昆仑山庄好几天了,林添添迟迟等不到夜熙,越发心不在焉。也因此,即使是以双人剑闻名,试剑会的第一轮比赛,林家堡只有卫长风一人出战。

同样是家世不凡的千金小姐,玉玲珑处处爱跟林添添作对,她甩着长鞭含沙射影,娇声说有的人是无胆鼠辈,就爱藏头藏尾。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