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负责貌美如花 我负责仗贱天涯

 
你负责貌美如花 我负责仗贱天涯
2014-05-12 20:06:52 /故事大全 /点击:40276℃

【一】半路杀出个老冤家

清成县内最热闹的东大街上最豪华的一处,莫过于首富赵贵全的宅邸。

可此时此刻,宅邸外闹哄哄的,挤满了看热闹的围观群众:

“哎呦,这群人来头看起来不是什么正经人家啊,赵员外这次怕是有麻烦喽!”

“麻烦可不是一点点哟。你知道他们是谁嘛?就是城南五百里济和山青玄寨上的那伙强盗啊!”

“啊?原来是他们啊!可寨主怎么是个女的?”

“上任寨主司徒岳无后,就在打劫的时候从顺手牵了个娃,虽然是个女娃,但听说也是挺厉害一主儿。看他们今天这么大张旗鼓地造访,准没好事!这赵员外也不知是怎么惹上这伙人了!”

纷纷的议论随风飘进门内,落在了司徒镜的耳中。她满意地想:嗯不错,要的就是这样的气势!

摸了摸自己左耳下那个式样别致,闪闪发亮的耳坠,又理了理一身质地华美,滚着金边的黑衣,她这才不紧不慢地抬起头,看向面前吓得哆嗦的赵员外,笑眯眯地道:“赵员外应该没忘记咱们今日之约吧!”

赵员外抖着手从兜里掏出帕子,擦了擦汗道:“当然,当然,寨主的信,老夫已然看过。”

“那便好,”司徒镜俏丽的面容上浮出一丝笑,道,“那不知赵员外考虑的如何了?”

赵员外把帕子翻了个面,叠好,清了清嗓子,继续擦汗。

十天前他收到了青玄帮送来的信,只道听说他府中有一批货物要送往京中,便主动提出愿意派人马护送。

赵员外也的确是需要走镖的人没错,但问题是谁敢把自己的货物交给一伙强盗啊!谁敢保证他们走镖会不会直接走回自己寨子里去了?!

所以赵员外把额前的汗擦了又擦,十分为难。

而司徒镜今天有备而来,胸有成竹,便十分耐心地等待着答复。只是不失时机地地向旁边的小弟们甩甩眼色,后者立马作凶神恶煞状,开始龇牙咧嘴掰手腕扭脖子。

这些小弟们经过精心挑选的劣质长相,平素里就有“丑死人”的潜质,此刻一做凶相,愈发教人不忍直视。

于是赵员外两腿立马抖成了塞糠。

眼看这招十分奏效,司徒镜正准备趁着火候再吓吓他的时候,却不知从哪儿飘出一个声音,道:“司徒寨主今天带了这么多人来,人家员外就是不愿答应,怕是也不行哪。”

那声音温温润润,悠悠闲闲,还带着点调笑的意味。

众人循声望去,便见一个公子模样的人,闲庭信步从门外走了进来。

“你谁啊?打哪儿来的啊?”司徒镜身后一个小弟见这个男子文弱清瘦,显然手无缚鸡之力,便十分不满地呵斥道。

一转头,却见自家寨主脸色煞白,跟见了鬼似的。

而下一刻,司徒镜已经“霍”地站起身来,余光瞥了男子一眼,又转向赵员外一拱手,飞快道:“今天看来不是说话的时候,改日再会!”

说完健步如飞,直冲门外。

小弟们赶忙跟上,低声道:“寨主,这就回去了?”

“敌我双方力量估计严重不足,今天先撤!”司徒镜压低声音,严肃道。

“哎?帮主你指的是那个书生?可、可他就一个人啊”小弟不解。

走出大门,司徒镜一脚揣在他屁股上,呵斥道:“废话那么多干什么,快滚,给我圆润地滚!”

与此同时,不明状况地赵员外看向自己府中的客人,道:“左公子,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没什么大事,”左明舜看着门外的方向,微微一笑,道,“不过是遇上了一个故人。”

【二】当切糕小贩遇上城管

“轻纱坊的黑袍一天八十贯、锦绣苑的里衣五十贯、长辰阁的绣靴一天九十贯老大,就你昨天这一身行头的租金就不是小数目了,这还不算拉排场的五辆马车,租金一天可要我看看是多少哎哟!”

青玄寨大堂内,管账的小弟苦着脸念着账目,直到被司徒镜烦躁地一脚踹飞出去。

揉了揉屁股,小弟发出了最后的呐喊:“寨主你得赶紧想想办法啊,咱、咱们这回是真没钱了啊!”

说完扭身躲开飞过来的一只铜壶,一溜烟地跑了。

气鼓鼓地收了手,司徒镜两腿翘在桌案上,越想越觉得自己真是倒霉,还是还是倒了大霉,才会从的干爹手上接下了这个青玄寨寨主的位置。

原来以为寨主什么肯定是威武拉风、霸气侧漏的,哪晓得等她上位之后才知道,曾经十分霸气的青玄寨在经历了几代之后,里面早就是烂摊子一枚了。

不仅没钱,寨子里的人还一个比一个怂,一点发展前景都没有。

于是早期的时候,司徒镜本着“谁说女子不如男”的壮志,带着兄弟们卖过自制草鞋、批发过大白菜、甚至绑架过张员外家门口的那对石狮子为了致富,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只可惜弄来的那点小钱在寨子里这大几百张嘴面前,连塞牙缝都不够。

后来她也渐渐想明白了,如果继续跟前任寨主那样以打劫为生的话,一辈子都只能是山头的小土匪而已。只有想法子做些正经营生,才有光明的前途。

于是她想到了走镖这一条道。毕竟寨子里别的没有,傻大个儿倒是不少——虽然大部分都不太管用,但唬唬人也还是勉强可以的。

昨天上赵员外他们家,本想着展示一下自己的霸气,在吓吓赵员外的同时,也侧面体现一下寨中人马的可靠性,谁知冤家路窄,居然撞上了那个混蛋!

好好的一个差事,就这么付诸东流啊。

这说起来,还是一年前的事情。

那时候司徒镜刚当上寨主,有一阵日子特别难熬,都快揭不开锅了。而恰好她听说有一种叫做切糕的东西,在京城销量可观,且利润丰厚,好多人就靠这一夜暴富了。

于是她找了些黑道门路,人托人买进了不少,然后带着俩小弟,亲自就上了京城。

可上了街道,摊子还没摆稳,就被人给抓了。

抓她的不是别人,正是当时负责京城街道治安的京畿步军副统领,唯一一个让女土匪司徒镜狠狠栽了一次,并在很长一段时间成为她人生宿敌的左明舜。

那时候她看见这么一个身着白衣,模样清俊的公子,还无比热情地冲上去自我推荐呢,结果那公子折扇一摇,笑眯眯地冲她道出了一句话:“姑娘,在这京中卖切糕可是砍头的大罪,难道你不知道吗?”

司徒镜看着他傻傻地愣住了,直到被侍卫押了个结实,才迷迷糊糊地意识到情况:违法小贩撞上城管,还有比这个更悲催的么?

可是她只是卖个切糕而已,怎、怎么就成“砍头的大罪”了啊?!

【三】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寨主,寨主!”正发着呆,刚才刚下去的小弟又跑来了。这次步子还很急,一副慌慌张张的样子。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一表人渣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