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的秘密

 
空姐的秘密
2014-05-12 21:04:20 /故事大全 /点击:1073℃

楔子

十年前,时景亦带着谢朝露,去了镇上新开的录像厅。那时还没有网吧,高中男生普遍的课余消遣,就是去录像厅看两块钱一场的录像带。那些年最流行的带子,就是《泰坦尼克号》和《古惑仔》。

谢朝露穿着宽大的校服,扎着马尾辫,双手不自然的绞在一起,扭扭捏捏的低着头,半天不肯进去。时景亦留着陈浩南式的发型,长发遮在眼睛上面,斜睨她:“喂,如果不是为了抄你的英语作业,我才不会翘课带你来看无聊的《泰坦尼克号》!别耽搁我时间行不行?”

刚上高一的女孩子,对爱情充满了憧憬。谢朝露本以为,时景亦会像jack一样,温柔而深情。可这个相貌有七分像jack的时景亦,令她倍觉自尊受伤,失望而怅茫。

这种感觉,一直伴随着她和时景亦相处的每段的时光。

他考上了飞行员,他进了航空公司,他被封为南航最帅最酷的机长在他越来越优秀卓越的成长过程中,她扮演了什么角色呢?起先是他要好的同学,而后是他无话不谈的铁哥们。再然后,他们酒醉之后,做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事,再再然后,她放弃旅游杂志主编的优渥待遇,降低身份去考空姐,争取和他日日相见日日新,顺便与那些觊觎他的女人做斗争。再再再然后,他提出了分手。

每一段令人刻骨铭心的爱情,其实都有一个洒狗血的骨架支撑。她的闺蜜们,大骂时景亦是渣男时,谢朝露却没有对他非议埋怨过半句。

有些恨与爱,只能埋种在心底,深深隐藏,打落牙齿和血吞。

【一】时景亦,时机长

“朝露姐,听说曾经叱咤南航,连续三年稳坐第一帅哥宝座的‘电眼机长’时景亦,要回来啦!”

飞机升空,刚飞行平稳。谢朝露正有条不紊的往餐车里摆放饮料,林娜突然连珠带炮似的冲她说了这么一句话。

大筒可乐瓶“咚”的摔在地上,谢朝露缓缓弯下腰,面无表情的捡起来。

林娜还在絮叨时景亦的往昔功绩,中途不时夹杂着“他眼睛真迷人”“他不当明星太可惜了”“他真是帅呆了”之类毫无意义的花痴话。

谢朝露唇角轻轻勾起,一直涵养很好的听着。准备工作终于做好,乘务长吩咐开始派发饮料,谢朝露率先推餐车出去了。

林娜兴致勃勃的翻早年的南航内刊,希望能翻出时景亦的照片,证明自己所言不虚。乘务长一脸无语的叫她住手。

“以后不要在谢朝露面前提时景亦了。”

“为什么?”

乘务长只好言简意赅的告诉她两人曾经的关系。林娜惊讶八卦的瞪圆了眼睛:“那那朝露姐还能待在南航这么多年?我要是她,有这样的经历,早离职了!”

“少说话多做事!”乘务长正打算训斥这个新来的实习生一顿,以正风气,胸前对讲机急促响了,有人报告:“经济舱有乘务员和乘客发生争执,乘务长马上前去调解处理!”

她一阵风似的赶去了经济舱,许多乘客已经离开座位,扎堆看热闹了。

谢朝露一头一脸的橙汁正滴的淋漓,她对面的孕妇还不放手,死死揪着她臭骂:“你这个狐狸精!勾男人勾到我老公头上,你知道不知道什么叫廉耻?”

“女士你消消气!”乘务长急忙拉开那孕妇:“有什么误会,咱们慢慢说清楚”使着眼色,她示意谢朝露赶快走。

谢朝露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有些满不在乎,有些嘲讽讥诮。本来她有机会避开的,她却似是故意的,抬眸扫了那孕妇一眼。

几分钟前,她被那孕妇迎头泼橙汁,再顺手抽了一耳光时,她都似木头一样垂着眼睫。这时候她忽然和人家对视,无异于火上浇油,是最明显不过的挑衅。那孕妇很快尖叫着朝她扑过去,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我打死你个狐狸精!”

眼看谢朝露又要挨耳光,一个瘦削高大的人影,忽然打斜里冲出来,稳稳挡住了那孕妇的手。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来人的身上,瞬间,个个俱是一怔,神色各异。

他是个高大俊逸的男人,五官俊美的仿若雕刻,一双眼睛星光璀璨。他脸上带着慵懒而玩世不恭的笑容,却有着邪魅冷酷的气质,令在场很多女人的心,齐齐跳了一跳。

谢朝露瞳孔陡然紧缩,双手狠狠握成拳。乘务长失声喊了出来:“时时景亦,时机长!”

【二】我根本不屑于勾引他

“美女,乘务室的沙发很舒服。就当为了你的孩子着想,不如大家一起过去聊聊天!”时景亦只开口说了一句话,那孕妇的态度就软化了,板着脸不再生事。危机成功解除,乘客各就各位,经济舱恢复了井然秩序。

这就是传说中的美男效应啊!乘务长慨叹着,满脸赔笑,带那孕妇去了乘务室,又是端茶又是递水。

谢朝露和时景亦并排走在后面。

她脸色苍白,头脸上都包裹着黏糊糊的橙汁,那感觉像糊了一脸蜘蛛网,陈旧的记忆灰扑扑劈头盖脸打过来,她木然迎着,耳边有浪花撞击岩石的汹涌声在不断的响。

她听到他问她:“这三年,你过的好吗?”

他们相处了十年以上,时景亦从来没这样问候过她。因为她从来都紧紧痴缠着他,几乎让自己无时无刻都处在他眼皮底下。现在,他终于有机会问这句话了。

真是自作自受啊!谢朝露轻眨着眼睫,自嘲的笑了。

她步伐不停,高跟鞋踩在过道地毯上,犹如踩在棉絮里。很自然的,她回转头,直视着他那双漂亮的眼睛,温柔平和的答他:“挺好的。”

他像触电似的一震,避开了她的目光。

他早已不是机长,现在的身份是头等舱的乘客。按规定,他是不能进乘务室的。她见他跟着来,也不阻止。两人走进去,她以空姐标准的姿势站定,一副温婉娴静的样子。

他大大咧咧坐去了乘务长和那孕妇的对面,端起桌几上的咖啡抿了一口,清贵优雅,一副机长巡视底层工作的气势。

氛围一下子怪异起来。

乘务长干咳了一声:“这个,朝露,你给雷女士解释一下情况。”

谢朝露半垂着眼帘,平淡的说:“雷女士的丈夫我确实认识。他是头等舱的贵宾,每月出差都乘坐我们这班航机,时间久了难免熟识。他邀请我喝咖啡,我去了。”

时景亦瞄一眼手中的咖啡,把那杯子轻轻放在桌上,再也没动过。

雷女士冷笑:“只是喝咖啡那么简单吗?我老公每晚躺在我身边,给你发肉麻的求爱微信!如果不是你勾引他,他能这么做?”

谢朝露眼神清洌,直直盯着她:“你有看到我回复过他的微信吗?”

雷女士一怔:“那倒没有。”

目光灼灼起来,谢朝露的声音越发温柔:“我们同是女人,我也不想在你面前说假话。这些年,追我的男人,我玩的男人,多的数不清。你丈夫那种胖子,根本入不了我的眼。我可以用这条性命向你保证,我根本不屑于勾引他!”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点石成妻
下一篇:一表人渣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