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不可爱

 
公主不可爱
2014-05-12 21:04:15 /故事大全 /点击:1630℃

傻子是这世上活的最幸福的人。因为他们什么都不用想,总是随性而来,随性而去。

而我一直都记得:三年前,我是云国公主云莫离,而不是卫国的傻公主陈玉珂。

第一章做一名傻公主

阿爹很宠我,嗯,一直都很宠。当然,这并不是说我比其余的皇子女聪慧或是其他,而是因为——我很天真。宫里的人都说这是天真。事实上,我知道,还有一种说法,叫傻。

做一名傻公主是需要技巧的,尤其还是做一名讨人喜欢的傻公主。首先,我不能流着鼻涕脏着衣服,因为这样会惹人讨厌;其次,我不能指着侍卫哥哥说这是宫女姐姐,因为这样太假。我只能把玩着阿爹的头发一边作无聊状望着天空,待看见春回的燕子飞过便一脸惊喜:“看啊阿爹!是燕子是燕子,上次小五哥哥说他抓了一只,可漂亮可好玩了,还说不给珂儿,待珂儿什么时候抓到了就给送阿爹,不给坏小五!”

我叫他阿爹,众皇子女中,只有我拥有这等“殊荣”。

阿爹深深地看着我,眸子幽黑若深潭,似要将我看透。良久,宠溺地拍拍我的头,柔声道:“好,给阿爹,不给坏小五。”叹息一声,像是苍老许多,“若是他们能像你这般,该多好,我多期望他们也能像你这样,毫无顾忌地叫我一声阿爹。”

呵呵,是啊,他们是你的儿臣,他们都叫你父王,你们之间不只是父子,更是君臣。他们像爱着皇位一般爱着你,而唯一一个叫你阿爹如爱父亲一般爱着你的人,却是个傻子,是一个——要杀你的人。

多可笑。

第二章未婚夫妻

阿爹年近花甲,越发重视年龄。此次寿宴办得更是不可谓不盛大。

各国使臣皇子皆至,寿礼更是奇珍异宝五花八门,拳头大的夜明珠、金丝玲珑线织就的山河图、珍珠串成的一人高的寿仙像......

我扫了一眼各种寿礼,深深勾起唇角。无视众人讶异的表情,噔噔噔地跑上九重玉阶,到第五阶时站定,抬头仰望着玉阶上方高高坐着的那人,双手捧了一个精致的玉匣,睁大双眸,天真尽显:“珂儿祝阿爹万寿无疆,圣体永安。拥万里江山,享荣华万千。”

周围人不禁莞尔,阿爹哈哈大笑着走下台阶:“好!好一个‘拥万里江山,享荣华万千。”接过玉匣,宠溺地摸摸我的头。

他笑着打开玉匣,一时愣住,迟疑道:“这是”

“香囊呀。珂儿亲手绣的呢。”我将匣里的蓝锦香囊拿出,一脸邀功时的得意。

卫王好笑地看着那个名为香囊实为口袋的东西,上面用金线绣着五爪水蛇?针脚歪歪扭扭,确实不能让人联想到这是一条龙。嘴角一抽,视线上移:“珂儿绣得真好。”末了, 再摸摸我的头,“快坐回去吧。”将香囊系于腰间,不再看我的手。

我回了座位,将手藏在袖中,掩盖了被绣花针扎到的伤口。

才一会儿,便有太监通报:“楚国太子到——”便见一着金边白衣的优雅男子领着一群使臣步入大殿,气质高雅出尘,尊敬地弯腰行礼:“楚国太子公仪朝见过卫王陛下,祝陛下.”

后面的话我没有听见,仿佛全世界都静止了,周围人全都看不见了,只有他一个,只有他——那个我此生最爱的人,公仪朝。

我定定地看着他,袖中的手无法抑制地颤抖。

三年前还是楚国皇子的公仪朝。接下来他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都听不到,看不到了。我心里只有这两个字——阿朝。

反反复复。

曾经,楚国皇子公仪朝与云国公主云莫离是未婚夫妻,虽为两国皇族,但因两国交好便从小相伴,实乃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然,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在两人成亲的前一月,云国被卫国所灭,一夜之间,那么突然。

亡国那日,云国皇宫熊熊大火三日不灭,宫中无一人逃脱,皆被烧为灰烬

听说,公仪朝在废墟里挖了整整七天七夜,双手被磨得白骨可见,只为寻找那个叫做云莫离的人;听说,楚王欲立公仪朝为太子,而公仪朝却断然拒绝,并说此生不触皇权,不负那个叫云莫离的人;听说.......

傻阿朝啊,君命难违,你怎能拒绝?云莫离何德何能,值得你如此相待?

“玉珂,这赤豆糕味道甚好,尝尝吧。”我回过神,一片清明。抬眼便见不远处的公仪朝正疑惑地看着我,见我回神,回以温柔一笑。

心中一颤,方才是我失态了,竟盯了他那么长时间,不知有多少人看见,幸亏身边人提醒。

一碟赤豆糕放在身边的桌上,陈寻玉依旧是酷酷的模样,面无表情,只是眸光深沉,盯得我心里发毛。他刚刚那句话,是无意之言,还是有意提醒?

我回以甜甜一笑:“谢谢小二哥哥。”陈寻玉是我二哥,卫国二皇子,我总喜欢叫他“小二哥哥”,因为每次这样叫,他的万年冰山脸都会破功,五颜六色,色彩缤纷。

果然,他面色变了几变,咬牙道:“不用谢。”

赤豆糕甜得发腻,我心中更是五味陈杂。皇子成太子,公主非公主。相见不能相认,咫尺天涯,便是如此吧

散了宴会,我便被陈寻玉带到了御花园。黄莺婉转低低唱,芙蓉娇羞阵阵香。花开满园,芙蕖满塘。令我惊讶的是,他只问了我一些日常事,并未问我为何在宴会上如此失态,倒令我原计划好的那一套装疯卖傻计无用武之地。我暗自舒了口气,看来他对此事并未在意。临走时,他的眼神有些怪异,摸摸我的头。他说:“玉珂这三年来似是没长个子。”

我苦笑,受过削骨换皮之术的人,怎么长得了个子?

现在的我,是十五岁时陈玉珂的模样。而陈玉珂,今年本该十八岁。

在御花园摘摘花、拔拔草,终于等到了出来寻我的姚儿,遭了一通好骂。直至回了悠然殿,姚儿依然念念叨叨:“明明不识路还到处乱跑,净给人添麻烦!”

我一撅嘴:“姚姐姐又凶我。”跺了跺脚转身跑入内室,“不理你了。”

内室无人,这才发现自己手心里满是汗水。方才姚儿的话令我警醒:陈寻玉明知我不识路却单独带我到御花园,最后还将我独留在那里。一向谨慎细致的二哥怎会做这种马虎事?

莫非他怀疑我不是陈玉珂,此番行为是为了试探我?

我顿觉呼吸沉重,仿佛有一座大山压在胸口。若猜测是真,陈寻玉必须得死。

事实证明,灾祸这东西总是成群结伴而来的。第二日便得了消息:公仪朝向卫王求亲,欲娶六公主陈玉珂为妻。

我心中一惊,若想两国交和,为何不娶大姐或四姐,偏偏要娶我这个无势的傻公主?莫非公仪朝被驴踢了脑袋?最重要的是,我若嫁他,大仇如何报?

我费尽心机谋划三年的计划岂不是要付诸东流?

所属专题:

更多精彩,请点击:公主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网游之江湖再现
下一篇:失足医妃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