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公子 束手就寝

 
花花公子 束手就寝
2014-05-12 20:13:59 /故事大全 /点击:73952℃

爱上一个花花公子,原打算绝不放手的她却因误会重重不得不选择放弃。他一直以为自己会对很多人好,却不会爱上任何人,可笑的是,他连自己的心是什么时候交出去的都不知道,当知道的时候,却又太晚,阴差阳错之下,他和她是否还能在一起?

.谁入了谁的眼

秦江南是个天然的发光体,他是那种即使被藏进口袋里也要戳破袋子露出点锋芒来的人,秦江南还喜欢穿带有花朵图案的衬衫,很诡异的品味,却硬是能穿出一股子潮气来,风流落拓而不显得娘娘腔,秦江南“花花公子”的名号也是由此而来,用秦江南自己的话来说,那叫春意盎然。

秦江南其实没有长着一双桃花眼,却全身都开满了桃花。

蒙古包内,漂亮的鄂温克姑娘几曲歌毕,秦江南就已经用蒙语跟她热络地聊了起来,同事都笑闹着起哄,只有展颜将自己缩在一片阴影里,安静得像个木偶。她一直将头压得很低,葱管似的手指被她掐出了一道道红痕。

“颜颜,你怎么不吃?”有人冷不丁地凑过来道,“公司难得组织一次公费旅游,你可千万别替公司省钱啊。”

秦江南回头看了她一眼,便又接着将下巴转了回去。

展颜被冷不丁的声音吓了一跳,抬头的时候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她指了指半根青菜都没有的饭桌苦笑:“这一顿饭吃下去,恐怕三天都不会饿了,你们先吃,我出去转转看,欣赏欣赏传说中的通辽阿古拉大草原。”

说着起身就要往外走,不料身子猛地一晃,旁边的人横出一只手臂将她牢牢扶住,温热的体温隔着一层单薄的布料清晰地传来,那人道:“没事吧?”

展颜瞅着那截花花绿绿的衣袖,胸口像是被一把蜜糖制成的匕首给捅了一下,又甜又疼,她甚至连话都忘了说,慌慌张张地推开他的手就跑了出去,隐隐约约听见背后传来的议论声。

“秦江南,你还不快去追啊!”

“这个,她现在大概最不想见的人就是我吧?”

“啧,你小子算了算了,真不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才能入了你的眼。”

“喂喂,貌似我才是莫名其妙被人雪藏的那个吧?”

展颜静静地在蒙古包外站了一会儿,确定不会有人追出来了,才慢慢地抬脚往远处走去。

别人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才能入得了秦江南的眼,可是她知道。

半个月前。

公司里忽然传出一个流言,说是董事长没有儿子,只有个年方二十三的女儿,未婚,并且董事长近年来的身体一直不太好。这传言暗暗隐藏着一个讯息,谁能娶得董事长的宝贝千金,那整个公司也将会落入那人之手,此消息一出,不管是真是假,已婚的男人捶胸顿足,未婚的小青年跃跃欲试,办公室里男人们的工作热情空前高涨,都希望自己能够得到董事长大人的青睐。

彼时展颜正拿着两个杯子去打水,听到这件事的时候手指头一抖,热水立刻烫红了她整个手背,回去的时候被秦江南瞧见,握着她的手好一顿猛吹。

展颜想了想假装漫不经心地道:“江南,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董事长没有儿子,你若是被他相中的话,那前途可是大大的有哦。”

“这是全公司公开的秘密好吧。”秦江南一边给她搽着药膏头也不抬地回道,“我怎么会不知道,我就是冲着董事长那宝贝千金才来的啊。”

展颜的大脑嗡地一响,半晌没回过神,片刻后抽回手,微微垂下长睫毛遮住眼底的情绪,淡淡地问道:“秦江南,那我呢?”

“你说什么?”秦江南头也没抬,霸道地将她的手又拉了回去,“乱动什么,药还没搽完呢。”

展颜没再说话。

几乎公司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是一对恋人,包括她,可原来几乎所有人都认定的事情也未必是真的。秦江南,你既无心,又何必来招惹我。

后来展颜就开始渐渐疏远秦江南,保持着纯粹的革命友谊的距离,秦江南倒也潇洒,一个转身,就将曾经的温柔多情送给了身边的甲乙丙,也直到那个时候展颜才明白,原来有的人可以对每一个人都很好,却都与爱情无关。

秦江南的眼中从一开始就只有董事长千金一人而已,其他的人当然谁都入不了他的眼。

2.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自从阿古拉草原回来后,展颜就很少再见到秦江南,一方面是她故意躲着他,另一方面实在是刘轩缠她缠得紧。刘轩是她在迪拜认识的朋友,前后追了她有六年,有时候她也在想,如果点头答应的话会不会就不再这么累。秦江南的花心程度,如果他敢称第二的话,那么没有人敢称第一,他实在算不得什么好男人,可她却偏偏就是稀罕。

展颜还记得第一次跟秦江南见面是在一家叫“巧克力森林”的餐馆,那天的气温格外低,雪花夹杂着西北风吹在脸上刀割似的疼。她走进餐馆找了个没人的位置坐下,一抬头就看见了对面穿着花花外套的人,他的发丝桀骜地挺立着,左耳上戴着两枚莹紫色的耳钉,一边吃着套餐一边运指如飞地发着短信。

展颜点了一份套餐,秦江南忽然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笑道:“咱们俩点的是情侣套餐哦。”

展颜顿时尴尬地涨红了脸,刚要说点什么却又听秦江南道:“骗你的啦,别急着吃,刚从外面进来还是先喝点东西暖暖胃比较好。”

一直到很久以后,展颜都不知道那天他们吃的是不是情侣套餐,却在那一刹那被他的温柔迷了眼。

其实仔细想来,秦江南待她一直都是很好的,她饿的时候他能跑三条街给她买吃的,她肚子疼的时候他能半夜爬起来踹开她家的门。

只不过他可以前一刻对你往死里好,下一瞬就能在身上刻下其他女人的名字。他对她的温柔,是一种极致的残忍。

正想得入神,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扭头,毫无意外地看见了刘轩,皱了皱眉,刚要借口走开,刘轩却抢先神秘道:“颜颜,今晚跟我去一个地方,过了今晚,如果你还是拒绝我的话,我绝不再缠着你。”

展颜沉默了一会儿,并没有拒绝。

几个小时后,西提岛酒吧。

一个穿着时尚身材火辣的美女推门而入,来人留着及腰的酒红色波浪长发,眉眼微微上挑着,带有几分桃色,她的目光在酒吧内环视一周,最后停在一个身穿花花衬衫的男子身上,微微一笑走上前去。

“江南,什么时候到的?”

秦江南原本斜身轻靠在吧台边上,一手随意地插在口袋里,一手曲肘抵在吧台上,百无聊赖地转动着手中的高脚杯跟吧台调酒师小姐搭讪,闻言转过头来,眼睛一亮,吹了个响亮的口哨:“哟,阿昕,你今天可真漂亮。”

流里流气的话,赵昕却毫不在意,错身飞快地在他的脸颊落下一个热吻,秦江南微微眯起眼,令人看不清眼底的情绪,声音喑哑低沉道:“阿昕,若是挑起我的火今晚你可得负责浇灭哦。”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