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躺平 你随意

 
我躺平 你随意
2014-05-12 20:26:57 /故事大全 /点击:1330℃

我冒牌大哥经常嘲笑我,说我这个武林盟主其实应该是武林萌主才对。

他说,哪有人听说流星蝴蝶剑是很厉害的招数后,就直接命令工匠在所有武林盟同胞的兵器上都刻上蝴蝶花纹的?而且那蝴蝶画的巨幼稚!

我披着貂毛披风坐在雪亭,无奈的往上翻了翻眼。

他说,哪有人喜欢上了一个采花贼,就在整个正道范围肆意捕捉,弄的那些不近男色的采花贼都闻风而逃,全去骚扰魔教妹子了。

我无聊的戳了戳面前紫金炉里,故意装死一动不动的肥胖冰蚕。

他大手一扬,“正道信徒恨死你了!魔教教主恨死你了!!”

我望着被雪覆盖的无苍山,看着那阳光普照所透露出来的满地晶莹,终于说了一句属于盟主威武霸气的话,我说:“我就是让他恨我,让天下人讨厌我。”

大哥收起他二不拉几的表情,认真的问:“你就这么不想当这武林盟主?”

我斜睨了他一眼,起身走开,“你要愿意当,你当啊。”

大哥顿时痛心疾首的看着我,他说:“若不是我穿越而来,失了武功,我一定愿意代替你江湖称霸!”

我说:“行了,你快去闭关修炼吧,千万别打扰我泡汉子。”

大哥一脸受伤的遁去了无苍山的山洞,而我望着无苍山下冰封万里的苍茫大地,突然又想到了他。

我是在灯火阑珊处,遇见他的。

他一身青衫风流,微笑动人,看见看着他发愣的我,就直直走来,邪邪一笑:“小妹妹,你这般呆呆的模样可真好看,走,哥哥带你去买糖。”

随后,他就把我的脸蛋摸了又摸,带进了一个密封的房间,他说:“小妹妹,哥哥看见你就特别喜欢,你喜不喜欢哥哥啊?”我看见他色眯眯走过来的样子,竟然害怕的哭了。

随后他开始解我的衣带观察我的表情,但还没行至一半,就被一白底黑靴一脚踢飞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那么胆大美艳的男子被人一脚踢飞的,随后他炸毛恼羞成怒的一举一动都让我印象深刻。

后来我回忆,我恐怕就是喜欢上了他炸毛的样子。

这月冬至,冰雪未化,但集镇热闹。

我百无聊赖的一身男装下山,却不料在人群中又看见了他。

玉扇轻摇,面惹桃花,还是那般明艳与招摇。

我在那一瞬间心跳加速,大脑当机,随后就不知今夕何夕了。

直到一柄扇子顶在我的下巴上,有人说:“哟,这位小姐女扮男装好生惊艳,不若就以此着装与本大爷一起做些快活事?”

如此犯贱的声音,正是当年欺负我的“采花蝴蝶”花折玉!

我回神了,却又愣住了,随后难堪,继而暴怒,夺过他的扇子就对潜伏在我周围的眼线说:“小姐?你哪只眼睛看见本公子是小姐了?来人,给我把这个轻薄狂徒拿下!”

四处涌出的江湖好汉一瞬间将他围住,花折玉惊慌失措的看着我。

一旁的江湖好汉不由摇头:“真是白痴,把我们这么英俊的公子当小姐,不是自己找罪受吗?”

另一个在旁边帮腔:“就是,天下之间谁不知我们公子好男色。”

花折玉的脸色在一瞬间急变,我却做了个无需多言的手势,“走,带回我房里去。”

到此,他终于放弃自己的文雅形象,破口大喊:“来人啊,救命啊!有人强抢良家妇男啊啊啊!”

但他最后的话被我用一块破布堵回了嘴里

本盟主据说有些风流任性,我觉得那是胡说。

本盟主分明是英俊潇洒,温柔过人,就算是待一只被我五花大绑在床上的采花贼也是一样。

此时,花折玉正被我的人嘴里塞着布头,四肢绑成大字躺在床上。

他看见我推门进来的时候,整个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惊慌失措。

其实花折玉不算真正的采花贼,他只是有一个变态嗜好的失足少年,说他是淫贼可能更好听一点,因为他特别喜欢手口并用的调戏少女,然后看她们惊慌失措的脸。

我不知道这个嗜好有多么的让人精神愉悦,于是我决定趁今天有机会好好体验一番。

我走到花折玉被绑的床边上,微微对他一笑,只见他立即动弹了一发,警惕的看着我。他的眼睛可真明亮,看得我不禁就用手摸上了他细嫩的脸。他惊诧了一刻,立马四肢动弹挣扎起来,口中呜咽的叫喊了起来,我见状淡淡一笑,就用手从他脸上划到他下巴上一勾,将他的头猛地一抬,伏下身低声道:花公子,听说你想和我做些风流事,不知你我今日从哪一步开始?

花折玉闻言就瞪大眼,随后就猛地一闭眼,四肢捶着床,呜咽着开始嚎起来。

我的心莫名就为他合上眼时带着些许泪光而颤动的卷长睫毛而打动,心跳不由分说的快了起来。事实上我从未试过与哪个男子这般接近过,不过为了报他当年把我调戏哭之仇,这场戏我决定还是继续演下去。

于是我拿手细细的在他脸上抚摸,他被我越摸嚎的越大,就在我觉得他挣扎的要把整个床都摇垮的时候,我的手摸进了他的衣衫。他整个人突然就安静下来,睁开眼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那时我与他鼻尖相对,隔得特别近,于是我甚是无辜的眨了眨眼,他立即就表情痛苦的巨嚎起来,我一见忙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收回手,对他道:“花兄这般痛苦莫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花折玉猛地点头。

我继续道:“花兄有话想说?”

花折玉继续点头。

于是我犹豫的拔开了塞在花折玉嘴里的布,下一秒我就听到了这一段惊世骇俗的叫骂——

“我操你妈的死断袖,你不要以为爷是个淫贼就可以对爷为所欲为,爷他妈就算是淫贼也是有操守的,不是你们这群死断袖可以染指的!士可杀不可辱,你他妈今天要不是不放过爷,爷以后就跟你没完!”

他的声音是带着一点痞痞的正太腔,平时说话只能感觉出他的温柔年少,现在却完全暴露出他炸毛的本质。

于是我学他邪邪一笑,就说:“花兄是要在床上跟我没完吗?”

花折玉的脸瞬间就由红变紫,我看再逼他下去搞不好真的会出事,于是找了个台阶下,抚着他的胸口温柔的说:“哎呀,花兄不要生气,步某刚刚只是跟你开个玩笑,既然花兄不太愿意和步某断袖,那步某今天也只好跟花兄陪个罪,放你离开了。”

花折玉许是没料到我会我会这么说,水汪汪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却依然带着怀疑和试探的看着我,“你要放我走?”

我不由装作可怜的低声一叹:“不过花兄走后,最好永远不要出现在我视线里,不然我怕有一天,我忍不住又会把你抓回来的。”

“草!”花折玉顿时有种被我玩坏了的感觉,但很快他静了下来,一脸冰冷的说:“那敢问公子高姓大名,今日大恩深厚,花某他日也好如数奉还!”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男友扮演游戏
下一篇:心动女乞丐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