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有吻

 
路人有吻
2014-05-12 20:33:18 /故事大全 /点击:382℃

楔子

林乔怕自己看得不真切,将车窗摇下了两公分。

不远处正拉拉扯扯的那两人,分明就是罗正清与田荔。

田荔面有恼色,看样子动气不小,而一向声色俱厉的罗正清此刻正好声好气地哄着她,似乎是想劝她上车。

林乔让司机往前挪一点,以便能有更好的视角,可一转眼,罗正清那辆黑色的奥迪就没了踪影。

刹那间,她有些疑幻疑真,中午的饭局喝得有些多,或许是醉得眼花了也说不定。

林乔揉了揉太阳穴,装作若无其事地问司机老张:“晚上还有饭局吗?”

老张趁等红绿灯的间隙查了一下行程:“晚上还有一场小型的品茶会,老爷嘱咐你一定要参加。”

是啊,她险些忘了,她父亲林政齐喜好饮茶,这每周一次的品茶会,从不允许她缺席。

林乔愣了半晌,无精打采地张了张嘴:“我先回家换套衣服。”

第一章 这是小女林乔

品茶会在近郊的一个茶庄举行。

路上耽搁了一会儿,林乔到得有些晚,她穿着素色的衣衫,站在门口致以歉意,然后脱了鞋,静静地坐到林政齐身后去。

谁都知道林政齐视这唯一的女儿如珠如宝,那女茶艺师便为她添了一杯茶,冲他行个礼,拿了工具逶迤而去。

除去他们父女,屋子里便只剩下一个穿着随意的年轻人。

林乔不去理那人,自顾自为爸爸续上一杯锡兰茶,她不用问也知道,这一定是爸爸新近为自己物色的相亲对象。

近两年,他很懂得见缝插针地安排这种相亲,甚至连品茶会也不放过。

“豆豆。”林政齐唤她的小名,又笑眯眯地转向那年轻人:“这是G省贸易协会会长的公子雷鸣,世侄,这是小女林乔。”

果然,这次又是富商公子哥。

林乔礼貌地冲那雷公子一笑,很快便又垂下头去,她虽对雷公子张公子陈公子都不感兴趣,可到底也不想失了礼数。

其实爸爸大可不必着急,他怕她鬼迷了心窍要跟罗正清结婚,可他也该问一问,罗正清到底想不想娶她?

两年前没娶,现在,便越发不可能了。

也无非拖一天是一天,林乔想,反正她有的是时间耗下去。

如果能耗到白头,那何尝又不是一种胜利?

然而这次的雷公子却是个知情识趣的,林乔那份疏远的客气,全落在了他眼里,他不等林乔赶他走,自己就先告辞。

“这是来之前家父专门给备的小礼物。”雷鸣双手托着一个小匣子递到了林乔面前:“希望林小姐能笑纳,如果能给薄面戴个三五日,家父想必会很高兴。”

他叫她林小姐,又疏远得这么恰到好处,林乔心底最后的那一分敌意也撤了个干净,倒是很愿意跟他交个朋友。

林乔便很随和地将那枚玉制的铜钱状项链拾起来,郑重其事地挂在脖子上。

他们做生意的人,连饰品也离不开钱字。

这两年相过的亲比吃过的饭还多,林乔这么随和的时候实在少有,林政齐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是踏实回到了胸腔里,这次说不定有戏。

他喜上眉梢地将雷鸣送了出去,回来便趁热打铁地说雷鸣的优点:“年纪轻轻就能帮你爸打理公司,为人还这么谦逊有礼...”

总之,处处比那满身铜臭的小商人罗正清强。

“爸爸。”林乔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了他:“我有些累了。”

爸爸的良苦用心,她又怎么不懂?自小失去了母亲,父女俩相依为命,随着工作调动在各个国家辗转流离,他自然是希望她有个好归宿。

可感情的事情若真由得了她自己,那倒天下太平了。

林乔想起白天在街边看见的那一幕,更加心烦意乱,她连晚安都忘记跟爸爸说,就匆匆地叫醒了司机老张。

“回市区。”林乔拉开车门坐在副驾的位置上:“去罗正清那里。”

尔后,林乔有些疲累地闭上双眼。

第二章 拖一天是一天的爱

天色已泛鱼肚白,罗正清仍旧坐在客厅里喝酒。

他的面前摆着一堆空荡荡的酒瓶,却一点醉意也没有,或许一个人越是想醉的时候,便越是醉不了。

林乔进来的时候,他十分清醒地递给她一罐酒:“陪我喝一会儿。”

指针指向早晨五点十分,林乔很温顺地坐到他身边去。

不过才几天没见,罗正清却忽然憔悴得吓人,胡子拉碴的,近似于流浪汉。

这么憔悴,是为着田荔吧?

林乔从他手里接过酒来,沉默着喝了一口,冰镇的啤酒顺着咽喉一路向下流,直流到心里。

凉透。

她一早就知道田荔的存在,刚跟罗正清走得近的时候便有人忠告她,罗正清有个青梅竹马的小情人,叫做田荔。

彼时林乔未经人事,以为爱情这回事最简单不过,女追男本就隔层纱,更何况她家世背景显赫,姿色也尚可,区区一个田荔,她才不放在眼里。

她以为只要掏心掏肺地对罗正清好,终有一天,她与他总会百炼成金修成正果。

两年了,七百多个日日夜夜,田荔仍旧横桓在他们之间,如鲠在喉,日夜煎熬着她。

林乔总算觉出了自己的幼稚,爱情这回事,本来就勉强不得。

她一直是在勉强他,勉强到宁愿忽略田荔的存在,勉强到她早已放不开手的程度。

林乔手握啤酒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来直直地看着罗正清:“你今天去哪儿了?”

“和几个朋友谈生意。”他的眼神有些闪躲。

她一向不管他生意上的事,他既是这么说,林乔便也不再追问,再追问下去,怕就把真相追问出来了。

多难堪。

林乔酒量一向好,可今天喝了几口便有些醉了,她靠到罗正清的怀里去,半是玩笑半是认真:“不如我们结婚吧?”

罗正清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她的头发,并没有把她的提议当真,却是问道:“怎么?你爸爸又逼你相亲?”

每次相亲之后,她都会如此反常。

林乔怔怔地盯着罗正清,险些就脱口问他,你是不是不想娶我?

可终究还是不敢问。

答案那么显而易见,即便林政齐举双手双脚赞成这门婚事,他也未必愿意娶她。

他不过一直拿爸爸的反对当借口罢了。

林乔渐渐就觉得没意思了起来,她将手中的啤酒一饮而尽,笑道:“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你想娶,我还未必想嫁呢?”

那些苦涩的液体,从喉咙一直苦到五脏六腑,林乔觉得自己真是没出息。

好歹她也是众星拱月的林大小姐,在罗正清面前却卑微得连尘埃也不如,俗话说得好,一物降一物。

林乔便认命地伏进罗正清的怀里,无论如何,至少此刻他的怀抱是真实的,这温暖总做不了假。

这样的爱,拖一天是一天。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不良校花
 
搜索
 
 
广告
 
 
广告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